今天

陈六使教育贡献 立功不巧大业

12/05/19

作者/来源:大马华人周刊 2013年1月12日
http://www.chineseweekly.com.my

本周人物 陈六使 南洋大学之父

陈六使(1897-1972)出生于福建省同安县集美乡。他在七兄弟中排行第六,因而取名六使。由于家贫,只在族亲陈嘉庚创办的集美小学读过几年书。他在1916年19岁时南来新加坡,在陈嘉庚的谦益公司旗下的树胶园工作,因而对树胶这个行业很熟悉。1925年,他和三哥文确创立益和树胶公司,他自任经理,大力发展树胶生意。由于经营有方,到了50年代,陈六使是与李光前等齐名的大胶商。他后来也投资银行业和保险业。

社团方面,他曾长期担任新加坡树胶公会主席。1950年,他继陈嘉庚之后出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和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是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商界领袖。

两陈办学重点不同

陈六使一生最大的功绩是创办南洋大学,使华文教育大放异彩,及为新、马两地乃至东南亚各地培养各领域的人才。

陈六使会创办南大,是深受族亲兼他最初南来时的雇主陈嘉庚“倾资兴学”的影响。他也大力支持陈嘉庚的教育事业,包括出资协助新加坡的华文中小学以及集美学村和厦门大学。同样是兴办华文教育,陈六使和陈嘉庚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陈嘉庚具有“中国情意结”,他重视祖籍地中国,最终要“落叶归根”,因此他办学的重点放在福建省,尤其是厦门和集美。陈六使是把新加坡当作“第一家乡”,因此他要的是“落地生根”,申请成为新加坡公民,办学的重点在新加坡。

两陈办学重点之不同,反映出他们对“国家认同”的不同立场。陈嘉庚认同中国,最终回去中国,去世后葬在厦门鳌园。陈六使则选择效忠新加坡。这 是时代背景使然,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

创办南洋大学的背景

陈六使会创办南大,是因为新、马华校高中毕业生升学无门,华文中学缺乏师资来源,以及华文教育面对危机。以往新、马的华文中学,师资来自中国;高中生毕业后,如果要升学,除了少数去美国和英联邦国家之外,主要也是到中国念大学。

在中国共产党于1949年取得中国大陆的政权之后,英国政府基于反共立场,基本上切断新、马华人和中国大陆之间的来往。若要去中国大陆,就“有去无回”,出去之后不准再回来;也不准中国人入境。因此,华文中学面对缺乏老师和高中毕业生没有地方升学的困境。加上英国殖民地政府大力扶持英校,抑制华校的发展,新、马的华文教育面对生存危机。

创办一所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兼重英、巫文的大学,成为迫切需要。因为创办南大的四大理由是:(一)为中学生毕业生广开深造之门;(二)为中学培训师资;(三)为本邦造就专门人才;(四)为适应人口增加及社会经济发展之需求。可见陈六使是眼光远大的商人,他倡议创办南大,是掌握了时代的脉搏。

不过,英殖民地政府,受英文教育的华人上层精英以及马来社会都有反对创办南大的声音。幸好受英文教育的巴巴,在商界和政界都有广泛人脉,时任马华公会总会长的陈祯禄,挺身而出,支持创办南大。他甚至在马来亚电台的英语节目中,和反对创办南大的马来亚大学副校长薛尼.肯因(英国人)辩论应否创办南大的课题。陈祯禄的及时支持,使反对的声音减少,也使创办南大所受到的阻力减少。

捐款活动风起云涌

要落实南洋大学,必须拥有足够的资金来源,才能把南大兴建起来。陈六使本人捐500万元,先捐200万元,另外300万元分10年捐献,每年交30万元。他也促成由他担任主席的新加坡福建会馆,献出在新加坡岛西面裕廊区的一块523英亩土地作为南大校地。

新马两地的华人富商巨贾,几乎都出钱出力捐助南大建校基金,如:高德根、连瀛洲、刘玉水、林连登、陆运涛、胡文虎、黄桂楠等人都有捐助。李光前捐助等于实收捐款10%的款项,捐出104万元。

新、马两地的华人社团、银行、商号、工厂以及企业也纷纷慷慨解囊。更令人感动的是,捐助南洋大学成为新、马两地的华人的“全民运动”。南大的资金,固然主要来自工商界,但影响更深远的,是来自中下层的华人,以各种不同方式捐助南大。他们把用劳力辛苦赚来的钱捐助给南大。所用的方式包括:义卖、义演、义唱、义驶、义剪、义踏、义载、义赛、义展,献薪等等。这使创办南大的义举深入民间,“南大”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也唤起人们更加关注华文教育的发展。

这一切,都源自陈六使的号召 。

林语堂事件

南大开始时聘请“幽默大师”林语堂博士(1895-1976)担任校长。林语堂到任之后,南大尚未正式上课,但因建校问题,南大财务问题以及南大行政权问题与陈六使意见不合;双方无法协调。最后是由陈六使个人自掏腰包付了30万元的遣散费让林语堂及他带来的教职员团队离开。林、陈的冲突,主要是办学理念的不同。林语堂是要办“第一流的大学”,按照他的理念,最重要是要有足够的钱,建富丽堂皇的建筑物,用高薪聘请“名师”来教导学生。换言之,他想的是培养出“精英份子”,注重的是“质”。

陈六使的出发点不同。他是按照本地的实际需要,让新、马乃至东南亚各地的华裔子女,有机会接受大学教育。他有近乎“有教无类”的理念,南大不求拥有富丽堂皇的建筑物,但收费要尽量低廉,以便尽可能更多符合入学要求的学子能进入南大之门,以便将来为社会和国家服务。这是一种 “量”的考量。

换言之,这是“精英教育”和“普及教育”理念之争。事后回顾,陈六使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南洋大学来自华社全体,也是要让全体华社的子女都有机会进入南大深造。南大毕业生的杰出表现,证明南大招生“质”“量”兼优。

被李光耀褫夺公民权

陈六使为了争取政府承认南大学位,以及要维护南大的自主权,和林有福政府及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政府都有争执。

1963年9月21日的大选新加坡历史上一场关键性的选举。为了希望南大毕业生有机会在新加坡立法议会为南大发言,陈六使支持所有参选的南大毕业生。当时有15位南大毕业生参选,其中新加坡社阵10人,人民行动党2人,其他党派3 人。

大选后的第二天(9月22日),新加坡政府以“亲共”为理由,宣布吊销陈六使的公民权。具讽刺的是,陈六使是间接协助李光耀上台的人。因为在1951年,陈六使担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期间,他和叶平玉、高德根等人带领总商会和其他团体,向殖民地政府申请让华人拥有公民权。直到1956年,政府才批准,有22万名华人获得公民权。在1959年的大选中,在林清祥等左派领袖领导下,这批华人选民绝大多数支持人民行动党,使李光耀得以上台执政。他反过来把协助他上台的陈六使的公民权吊销。

当然,在1959年支持人民行动党政府上台的受华文教育的新加坡人,也绝对不会想到,在21年后的1980年,当年矢言维护华、巫、英、印四种语文平等的李光耀,会在1980年把其他源流的学校全部关闭,只保留英校,把华文教育连根拔起。

陈六使被褫夺公民权之后,被迫辞去南大理事会主席之职,使政府接管南大的阻力减少,改组了南大理事会,也对南大本身进行各种学制改革,并强行把南大搬迁到新大校园,最终以南大与新大合并的名义关闭了南大,由陈六使创办的南洋大学,在人为的政治因素下走进了历史。

南大学生人才辈出

南大从1956年正式开课,到1980年被迫关闭,前后存在了25年,共培养出1万1千多名毕业生,包括在本校毕业的硕士生和博士生。

南大学生很争气,有数百人在国外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成为国际知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等等,在欧美澳纽、香港、中国、远自非洲、日本的著名大学任教;有者成为联合国专家。在新、马两地,南大毕业生更是贡献良多。新大、南大、南洋理工大学,出身南大的学者担任重要教职。新加坡之前的华文中学,华文报章都是靠南大毕业生支撑。南大人在新加坡工商界也有很好的表现。

政治方面,南大毕业生加入人民行动党的不少。只是由于该党实行独尊英文的“语文歧视 政策”,南大毕业生即使后来在外国名牌大学拿到博士学位,也没有人有机会担任部长,最高官职只是担任副部长。反对党方面,社阵国会议员谢太宝被李光耀关押了32年,是全世界坐牢最久的政治犯,体现了南大生“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另外,领导工人党团队突破人民行动党对集选区的垄断者,是一位南大最后一届的毕业生。

南大生在马来西亚各领域也是贡献良多。马大和理大有多位教授出身南大。拉曼学院、拉曼大学和新纪元学院都曾经由南大人掌校。马来西亚的华文报章编采人员,华文独中的校长、教职员和董事,很多是南大生。

在商界,南大生在各工商领域都有很大的发展。他们之中有人领导中华总商会和各州华人商会。华人社团也有很多由南大生领导。政治方面,参加执政党的南大生担任过部长和各州行政议员。反对党劳工党和民主行动党都有南大生当选国、州议员。

小结:华人重视“立言、立德、立功”之“三不朽”。陈六使虽是受教育不多的商人,但凭着他创办南大对新、马华文教育的贡献,是“立功”的不巧大业。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