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國在亞洲影響力

12/03/09

作者/来源: 丘巒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中評社香港3月12日電 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將會發生何種變化?這是美國一直關注的問題。不久前,美國又釋放出中國在10年後會成為在亞洲影響力最大的國家的輿論,其意圖當然很深。但是無論如何,全世界都知道,中國在亞洲影響力最大是遲早的事,這是無可阻擋的,但也是不必擔憂的。

  美國著名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SIS)不久前對名為“亞洲地區主義的戰略性觀點”的調查報告組織研討。這一始於2006年的調查報告,通過訪問亞太地區9個國家(美國、日本、韓國、中國、泰國、印尼、印度、澳大利亞及新加坡)的“戰略精英”,研究“亞洲地區主義”。這些“戰略精英” 雖然不是政府官員,但都在各自領域內擁有相當的影響力。調查發現,上述“戰略精英”普遍預期中國地位會顯著上升。“10年之後,哪一個國家會成為在亞洲影響力最強的國家?”對於這一問題,65.5%的受訪者給出的答案是中國,31%的人認為是美國。對於“今後10年,自己國家與哪一個國家間的雙邊關係最重要”,約59%的受訪者認為,美國與中國的雙邊關係將是最重要的,認為與美國關係最重要的人占36%。在回答這一問題時,77%的中國受訪者認為,中美關係是最重要的,美國受訪者中持相同觀點的人也達到76%。只有16%的美國受訪者認為,10年後日本將是對美國最重要的亞洲國家。

  以這樣的調查數字作論據,可以得出多個方面的結論來:第一,中國在亞洲影響力具不可遏止的發展趨勢。第二,中國在亞洲影響力提升,美國則下降。第三,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可以受到外力制約,延緩時間。

  在這樣的結論主導下,美國智庫就會思考對策,而又會有多個方面的選擇:第一,選擇與中國加強合作的方式來繼續維持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第二,選擇制衡的方式來阻止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提升速度。第三,選擇對華接觸與遏制雙管齊下的方式維護美國在亞洲的最大利益。

  事實表明,多年來,美國一直採用的是第三種方式。所以,在亞洲,中美之間一直維持的是非敵非友,亦敵亦友的關係。更早之前,美國是要推動第二種方式的,是企圖用政治、軍事手段來遏制、來阻止中國在亞洲的發展速度和影響力的。

曾記否?在2000年至2005年,美國內部的聯合日本遏制中國發展的呼聲達到了高潮階段。美國認為,美日加強兩國的軍事一體化措施,旨在增強美國在東亞的軍事力量,遏制中國。為遏制中國擴大所謂的霸權,必須強化日美同盟以維持對中國的牽制。美方為此做了很多不該做的動作,特別是如何調整和利用美日同盟、採取軍事手段壓制中國方面,美國費盡了心機。

當時東亞形勢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不僅中國發展和影響逐漸擴大,日本、東盟等都在調整自己的角色,東亞國家之間的經濟、政治聯繫日益密切。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評論國際形勢演變時甚至認為國際政治的重心正向亞洲轉移。美國要繼續把美日同盟作為其亞太安全政策的核心,加強對亞太地區的控制,使日本的轉變保持在同盟之內,對中國繼續保持牽制。

  而美國《大西洋月刊》2005年6月號更是發表新保守主義學者卡普蘭的文章《我們應如何與中國作戰:另一場冷戰》,建議美國把軍事實力的重點從中東轉向西太平洋,並與亞洲各國建立新型盟友關係,共同遏制中國的強大。

  但是,中國沒有隨雞起舞,絕不上當,非但不採取硬碰硬的對策,反而更加注意施展柔軟的身段。在對亞洲的外交策略上,中國做到了強化“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實行“睦鄰、安鄰、富鄰”的政策,目標是維護和平與穩定,加強交流與合作,追求繁榮與發展,實現互利與共贏。

  具體而言,中國著力解決亞洲國家最為擔憂的一些問題,如:一,邊界問題。中國釋出最大誠意,與周邊國家妥善解決了歷史遺留下來的邊界問題。二,戰略問題。中國同許多亞洲國家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2003年10月,中國成為正式加入《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的首個非東盟國家,進一步增進了相互信任。三,經濟問題。2002年11月,中國同東盟領導人共同簽署了《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定》,正式啟動建立自由貿易區的進程。四,國際問題。在國際舞台上,中國同亞洲其他國家協調立場,互相支持。中國支持它們在維護國家主權、反對大國霸權主義鬥爭中的正義行動。

  中國國際問題專家認為,中國的亞洲政策思維具有如下特點:首先,中國把發展亞洲國家間的多邊關係當作一個主要的外交手段,因為多邊關係直接影響到中國的國家利益;其次,中國逐漸把亞洲看成一個整體,而不是一個個分裂的有衝突的個體。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國長期面對國際社會中流傳的中國威脅論的指責,中國想盡一切可能來降低中國威脅論的負面影響,甚至為此提出了一些發展亞洲外交關係的新口號。中國致力於共建一個和諧安寧的亞洲地區,並試圖創造一個雙贏的區域環境。

  由此可知,中國如果真的在10年後會成為在亞洲影響力最大的國家,最根本的因素,是中國採取了一條符合亞洲整體利益,有利亞洲團結合作、繁榮發展的正確路線。因此,中國在亞洲的影響是正面的影響,這樣的影響力,不會受到亞洲國家的排斥。

  事實上,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不可能因為中國的影響力上升而就受到嚴重損毀,如果美國的亞洲政策對亞洲團結發展有利,誰會排斥之?中國的亞洲政策,沒有站在抗拒美國的影響力的方面,與美國合作,共同促進亞洲的繁榮,是中國樂意選擇的路線。

  胡錦濤與奧巴馬即將會面,我們期盼以此為新起點,美國政府明察亞洲形勢,更多採取與中國合作的政策,這對美國維護在亞洲的利益和影響力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