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双语跻身国际舞台

03/05/19

作者/来源:黄自强 中央社 https://udn.com

新加坡小国大战略 双语跻身国际舞台

新加坡「双语政策」受各国推崇,英语是普遍沟通的行政工作语言,不仅接轨国际,更兼顾境内华裔、马来西亚裔与印度裔等多元族群。双语政策让这个位于马来半岛最南端的城市国家,成为东南亚国家间政经发展的领头羊,不过,双语政策欲竟全功,仍有诸多挑战待克服。

1965年独立的新加坡虽以英文为行政工作语言,但没有立即在各级学校推动以英文为第一语言,1979年《吴庆瑞报告书》出炉,才确定以英文为主、母语为辅的双语教学比重。从1987年起,全国各级学校(除了特选学校之外)提供英文为第一语言的课程,「母语」(中文、马来语与坦米尔语)则列为第二语言。

新加坡现阶段教育体系是以英文为主轴,辅以华语、马来语或坦米尔语等母语,在小学、中学的求学阶段,华语、马来语或坦米尔语是必修课程。以华人家庭子女为例,他们在学校就多半修读华语作为「母语」课程。

已故的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是推动双语政策的关键人物,他曾于《李光耀回忆录:我一生的挑战 新加坡双语之路》书中,剖析推动双语政策的心路历程。

李光耀指出,从英国殖民时代起,无论法律文件或官方文书都是使用英文,英文就是新加坡的工作语言。透过英文可以与世界接轨,因此所有的人都要学习全球大多数人使用的语言。

李光耀认为,推动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的重要基石,他也强调,在华人占75%的新加坡,以英文为主导的双语政策,并非要消灭中华文化或中文教育。

现任总理李显龙于2016年出席马来语师铎奖颁奖时表示,双语政策对新加坡政经发展功不可没。鲜少有国家能像新加坡在面临生存发展挑战之际,仍能坚持学生从小学到初级学院不仅要学习英文,更要能有效掌握母语的学习成效。

李显龙认为,双语政策让新加坡人拥有良好英文能力,在全球竞争激烈环境中站稳脚步,掌握发展利基,更能持续使用母语与亚洲其他社群沟通。

研究星马地区华人社群发展的文藻外语大学东南亚学系筹备主任林文斌分析,新加坡独立之初,政治菁英对境内的多元族群、身处于「马来世界」的处境十分清楚,独尊任一族群语言为官方语言,皆可能挑起与邻国的紧张关係,甚至有可能因此发生动乱和战争,以前殖民政府的语言作为官方语言最保险,更能以英语接轨国际。

他指出,新加坡华人约占75%,马来人15%,印度裔约10%,日常用语经常相互使用,多少均略懂其他族群的语言,诸如不同族群的人都採用马来语「巴刹」(Pasar)称「菜市场」,新加坡国徽上也印有马来语Majulah Singapura,中文意指「前进吧!新加坡」,这也是新加坡国歌歌名,公开场合就是以马来语来演唱,军队中所有口令都是马来语。

李光耀对国际局势变化甚为敏锐,当中国于1977年文革结束,他便判断中国开放改革将改变国际政经架构,随即在1979年推出要华人放弃方言的「讲华语运动」。由此不难推论出新加坡的语言政策是追求「国际标准」,不仅英文如此,连以中国的普通话─汉语拼音、简体字为新加坡的「华语」,也是追求国际标准。

新加坡华人众多,如果年轻一代不懂中文,无法受惠于中国经济崛起带来的利基。李光耀于2011年第11届世界华商大会闭幕谈话指出,推动双语政策虽然让他面临政治挑战,但如今新加坡所获得的成就,就证实当初这项政策的正确性。

如今使用方言的新加坡人大减,改用英语,以年轻的新加坡华人来看,所谓的母语─华语除一般口语沟通外,书写能力仍嫌不足。新加坡不乏有识之士关注这个问题,认为双语政策不应该是英文至上,因为这样的结果反导致真正精通双语的人才愈来愈少。

新加坡各级学校中的教学语言就是英文,无论物理、化学、数学、历史或地理等科目的教科书、教学与考试,都是以英文进行,在这种大氛围环境之下,年轻华人缺乏学习华文的积极动力与环境。

新加坡前华文媒体工作者明永昌分析,双语政策立意甚佳,但真正通晓诸如英文与中文两种语言的人并不多见,新加坡普遍都以英语为主要的第一语言,中文程度恐难以达到理想的双语标准,因为涉及中文使用的场合不多,工作场域多以英文为主,华语使用多半限缩在家中与父母等长辈沟通使用,大多仅能表达简单的口语,成为「半桶水」的尴尬情形。

即便新加坡近年大力推动中文学习,但公开场合出现的中文语法谬误仍不在少数,最为人知的莫过于2017年6月间发生的「听说『渎』写」事件。第38届新加坡讲华语运动开幕之际,标语牌竟将「听说读写」误植为「听说『渎』写」,新加坡新传媒8频道新闻引述网友意见说,「这项失误等于在亵渎中华文化」。

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任教近10年的马来西亚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Sultan Education University)中文系副教授魏月萍强调,新加坡政府推动双语政策有其历史渊源与特定的时空背景,也有特选学校作为主要是英文与中文的重点栽培学校,新加坡社群媒体不乏有存废的讨论,但特选学校培养出的人才可以说是新加坡的菁英。

魏月萍指出,要准确掌握两种语言,拥有相同听说读写的功力,着实不容易,新加坡推动双语政策多年,投入诸多心力与经费挹注,仍出现诸多中英文翻译谬误的情形。

新加坡虽不乏有精准掌握中、英文的人才在政府与民间扮演关键角色,享受双语政策的果实,不过,魏月萍也希望了解在受惠于双语政策的人之外,又有哪些人因政策而游离在外,反而成为「受束缚者」?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副教授陈重安指出,新加坡双语政策成功与否,端视如何定义。如果目的是要让新加坡人都能用英文沟通,兼顾保有基本母语能力,新加坡基本上很成功;不过,实际的情况是英文是强大的主流应用语言,却排挤掉国民其他语言的能力。

他强调,如果双语政策的目的,是要新加坡人拥有良好或基本英文会话能力,又同时保有强大母语能力,能利用母语流利地听说读写,欣赏诸如书法等族裔文化等角度切入,双语政策就是失败的。

如今的新加坡愈来愈像一个单一语言国家,已不常听闻年轻一辈用母语沟通,即便有,也仅是穿插在英文会话中,新加坡的年轻一辈并不以为意。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