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粤语面对华语英文冲击放异彩

30/04/19

作者/来源:光华日报 https://www.kwongwah.com.my

面对华语英文冲击 突破方言困境粤放异彩

英语和普通话席卷全球,方言唯有在家里或乡会才能传承。

浪奔浪流……粤语方言在槟城,就像八十年代《上海滩》电视剧主题曲一样,在人数不多的广东族群间滔滔奔流,传承起伏!

广东话拥有古老渊博的文化背景,早在唐代就非常盛行,在国际间被定位为深具影响力的华人方言。中国近代史上很多出类拔萃的名人,其中不少是广东人,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孙中山、梁启超、康有为、洪秀全、冼星海、詹天佑、阮玲玉、李小龙等等。

上世纪80年代间,受到新加坡政府推广普通话来取代方言的冲击,大马华社积极跟风,学校严禁甚至处罚学生讲方言,导致愈来愈多新生代和方言渐行渐远,不懂得讲他们上一代的方言,唯有粤语是例外,在方言困境里大放异彩。
槟城南海会馆青年团及妇女组会议,都以广东方言进行。

过去几十年,香港电视剧及粤语流行曲风靡全球,家家户户都在争睹“千王之王”、“亲情”、“网中人”、“楚留香”等通俗港剧;大人小孩在电视机前跟着叶丽仪唱“上海滩”、陪汪明荃唱“万水千山总是情”、学男人声的徐小凤握紧拳头唱“勇敢的中国人”…那个无港剧无粤语流行曲不欢的年代,年轻人甚至把讲粤语当成一种潮流。

从广义上来讲,粤语方言能够受到普罗大众的欢迎,有它多方面的优点。其中,在词汇表达方面,粤语方言的比喻和想像力生动活泼,不管是赞人或骂人,粤语方言就像唱歌那样直透人心,比如大家常说的“画公仔画出肠”、“食死猫“、“鬼打鬼”、“放飞机”、“煲电话粥”、“佛都有火”、“多个香炉多只鬼”…字字珠玑,令听者如沐春风或哭笑不得。

随着近代中国的崛起,到处都在讲华语跟中国人交流做生意。方言无可避免受到冲击,逐渐被中国政府倡导语言统一的普通话所取代。
槟城广东乡会活动,一半以上依然讲粤语方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广东族群聚集的霹雳和吉隆坡,街头巷尾都在讲广东话,来到现在人潮多的吉隆坡茨厂街或怡保闹市,听到的很多已经是普通话或英语。

在槟城这个继福建人之后,广东族群占第二的华人居多城市,粤语方言是否同样受到冲击呢?

《光华日报》记者分别访问了槟榔屿广汀会馆会长拿督李永光、南海会馆主席白裕斌、东安会馆主席任永强及槟城广州府五福堂主席准拿督梁景辉,听他们怎么说。

李永光:广东家庭续保留方言

槟榔屿广汀会馆暨顺德会馆会长李永光说,粤语是一种非常活泼而入时的方言,根据他的观察,即使到现在普通话席卷全球化社,槟城广东族群团体和广东家庭成员之间,一半以上依然保留讲粤语方言的习惯。

他说:槟城福建人居多,在外面大家都用福建话交谈,也可能这样,许多槟城广东乡会和广东家庭的成员之间,大家都下意识地主动以粤语方言交谈,不让粤语方言流失。

“像我这样一个出生在广东家庭的成员,父母都跟子女讲广东话,我们这一代也受到影响,跟儿孙讲广东话。唯有从家庭开始,方言或家乡话才能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现代父母为了让子女适应环境,很多都放弃了方言,跟下一代讲华语或英语,我还是会经常提醒自己,以身作则,多跟下一代讲方言。”

任永强:粤语在槟仍占一席位

东安会馆主席任永强说,粤语方言,生动活泼,加上这几十年港剧暨香港流行曲的推波助澜,粤语方言在槟城依然仍有他的一席地位,很多槟城人,即使粤语方言讲得不流利,也听得懂。

他说,方言的流行,也须制造诱因,才能传承下去吧。

任永强举例:10多年前,在前会长拿督黎兆荣的策划之下,东安会馆每年主办全国粤语流行歌曲比赛,吸引很多年轻人参加,参赛者很多不是广东人,但为了唱好广东歌曲,他们都很努力学好歌词发音而积极学讲广东话。

白裕斌:乡亲坚持粤语交谈

南海会馆主席白裕斌说,槟城的广东族群都很团结,几乎所有广东乡会,成员之间都自然而然以粤语交谈。

他说:如今很多年轻人都不讲方言,甚至害羞讲家乡话,而以华语或英语交谈。在南海会馆,如果年轻人不讲自己的方言,长辈都会当面调侃和提醒不要忘本。

白裕斌说:在南海会馆,不只老一辈讲粤语,在会庆上,历任主席和执委都以身作则以广东话致词;而在青年团或妇女组的会议,大家都已经习惯用广东方言交流。

他说,南海会馆近年重新组织传统粤剧班,每年中秋节期间举行粤曲交流大会,在发扬粤曲之间,吸引不少年轻人学唱地方戏曲,促使年轻人学习粤语方言的兴趣。

梁景辉:用方言拉近距离

槟城广州府五福堂主席梁景辉说,在槟城,广东族群聚在一起,或知道对方是广东人,都会自然地以粤语交谈,用方言来拉近彼此的距离。

他说,槟城广东人家庭,如果父母都是广东人,都会跟子女讲方言。不过来到最近这二十年间,学校都提倡讲华语或英语,很多长辈为了迁就下一代,也就跟孙儿讲华语或英语,导致新生代与方言愈来愈疏远。

梁景辉说:方言正在流失,现代父母应尽量多跟孩子讲方言,讲他们的家乡话,小孩子学习能力强,多学一种语言,让他们多一种适应能力,也从方言中灌输他们根在何处。

“我也借此呼吁所有乡会负责人,在乡会活动里,以身作则,一定要讲自己的方言,唯有这样,方言才能传承下去。”他说。

---

分类题材: 南洋华社_nychinese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