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医生不够有限开放杯水车薪

29/04/19

作者/来源:张志刚 https://www.speakout.hk

香港医生不够是事实 有限开放杯水车薪

对于香港政策范围上的问题,个人一直列在首两位的是房屋和医疗。房屋的问题论者已多,而且问题的严重性早已尽见人前,在此毋须喋喋。但医疗的问题,目前还未行到深水区!

香港目前的公共医疗服务,大体来说,不能说是差,当然间中会有一些医疗失误,专科医疗服务轮候时间也是偏长。但撇除这些容易见报的负面新闻之外,社会上普遍的民情而言,对香港公共医疗服务仍然算是满意,尤其是在以生产总值约3% 的水平而言,就更是物有所值。

但以目前的公共医疗服务水平,其实也是不断在恶化之中,最主要的两个因素,其一是因为内地和香港两地人士愈来愈自由流动,内地有能力来港使用私人医疗服务的人数也愈来愈多,这种趋势是阻无可阻、禁无可禁,而且发展下去,需求只会愈来愈强烈。当私人医疗市场在利润上升带动下,医护人员很自然由公营部门流转到私营部门,这也是形成公营医护人员「大逃亡」的其中一个主要因素。

而另一主因就是香港人口老化愈趋严重,目前香港人口年龄中位数已经是44 岁。香港老年人口愈来愈多,而老年人对住院需求是非老年人的6 倍。人口不断老化,对公共医疗服务需求就一路直线上升。

香港医生够还是不够,不同人有不同讲法。有一位资深医生跟我说,他认为医生总体人数是够的,但细分之下,就出现不平均,例如愈来愈多的医生从事医疗美容,这方面供应充裕,但处理急症的就出现短缺。

这种分佈不平均固然会让问题恶化,但是否就代表总体供应足够?团结香港基金日前发表报告,就算以公私两方面的医生数目来计算,以每1000 名人口为基础,德国有6 名、英国3.69 名,都远远超过香港的约1.9 名,就算以新加坡为指标,也是约2.4 名,也在香港之上。所以够与不够,拿这些国际指标比较一下就一清二楚。如果再加上内地潜在需求,香港这个医生比例数字就更加被其他发达地区甩得远远!

内地来港医疗需求 阻遏无从

香港不够医生,从哪个角度来衡量都是一个事实。而内地来港的医疗需求,现实上也是阻遏无从。就算我们不去理会私人市场,但政府也一定有责任管理好公营医疗服务那一块,尤其是大部分已经退休的人,他们也会由有公司医疗保险支持的私人医疗市场,转移到公营医疗部门。所以保证公营医疗部门有充足人手或最低限度的充足人手,这是医管局和政府的首要责任。

现时争拗的海外医生回港执业的问题,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有限的开放,而焦点所在,亦不过是实习期这一个程序。过去那些符合基本条件回港执业的医生,要重新考试,是其中一个障碍,但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不能做回他们本来的专业。第二是那一段实习期。这两个措施都是非常「赶客」的招数。今次要修改的,就是希望留人而不是「赶客」,但结果还是全数被否决。投票结果出来之后,全社会哗然,政府也表示极度遗憾,立法会议员也乘机提出私人条例草桉,威胁由立法会或政府修改条例。

医生的专业自主,不是一种必然的安排,况且就算是以专业自主的模式进行,也不是不设任何限制和底线。在香港社会,大家都尊重医生,都非常肯定他们对香港市民的贡献,所以也对一些可能存在专业自主的问题,都予以包容,让这制度自我纠正和调节。但一旦去到像今次的否决事件,对医务委员会,以至整个医生专业自主的形象打击甚大。虽然后来找出千百个藉口,说是投票方法的问题,但都没有充分的理据,因为这是决策投票,而不是随机掷毫决定。决策投票一定有事前的讨论和酝酿,以及投票人的政策取向。结果是最接近原议的也以一票之差落败,往后的也只会输得愈来愈远。原本以为可以过关的第一选择,一定是有几名委员临阵倒戈。他们的倒戈,就让一直受人尊重的医生和医生专业自主的形象受到严重打击。

当然,医务委员会也意识到今次「玩大了」的恶果,所以找来一些技术性的藉口之外,也希望尽快再次开会通过决议,阻止事情进一步发酵。但今次就算成功修正,也只是影响到非常有限的医生,对医生短缺的问题只是杯水车薪。如果这个短缺不解决,一旦遇到某一件突发医疗事故而触发大规模民意反弹,那就不是找一些技术藉口,又或者小修小补可以解决。

原文转载自《明报》 2019年4月25日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