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巨额索赔南洋大学

28/04/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整理

坊间散见的一些资料有助梳理与回答事关林语堂与南洋大学的纠葛关系。如何评议林语堂?听其言观其行。公道自在人心。原文抄录。各段文字之间不具连贯性。

1、林语堂走后门进南洋大学?

四面楚歌中听说有人要请赛珍珠吃饭,林语堂立刻提出,希望把自己的座席排到赛珍珠旁。林语堂当晚就把自己在英文报纸上发表的几百篇短评翻出,送到赛珍珠下榻的酒店。

林语堂在政府部门工作过,深知运作规则,他直接找教育局主事蒋梦麟申诉,蒋看在昔日都是北大同事的面上,下令禁止使用《标准英语读本》。

在北大教书期间,林语堂与鲁迅、孙伏园等人过从甚密。他深知孙伏园在出版界人缘较广,于是就着意托请孙伏园代他向出版商接洽。

武汉国民政府垮台以后,除任大学教授等职务外,他也想另辟蹊径,像周越热那样编一部中学英语课本,做个有钱书生。

见周越然编《模范英文读本》盈利多,便求孙伏园帮他牵线,恰开明书局想出英文教材,原来找的作者方光焘又抽不出时间。

孙伏园先跟北新接洽,但未能成功。原因是林语堂要求签约后每月先预支300 元版税,北新感到风险太大,没答应。

2、林语堂为金钱到南洋大学?

林语堂看重钱,会赚钱,在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文坛,人所共知。他拥有高收入,也是遭人诟病的一大原因。

吃饭问题成了头等大事。穷则思变,林语堂想的第一个办法就是“一稿两投”。同样的内容,写一份中文的,写一份英文的,这样可以得两份稿费,不至于有道德上的限制。

随着《模范英文读本》的销售量不断攀升,拿到了数十万元版税的周越热由穷书生摇身一变而为富家翁,建起了花园洋房,购置了大量古书,过起了优哉游哉的闲适生活。周越热的迅速成功使不少人眼红,其中有一个人便是当时已经颇有名望的林语堂。

《开明英文读本》。书籍上市后市场反应很好,一个月内加印好几次,连带着开明书局也兴旺起来。林语堂趁热打铁,一连推出《开明英文文法》、《英文文学读本》(上下册)、《开明英文讲义》(三册)等系列教科书。

源源不断的版税,让经济窘迫的他,变成了上海文坛数一数二的富人作家。欣赏的人,赞他是“教科书大王”;不客气的人,说他是靠教科书起家的“暴发户”。

林语堂离开《论语》编辑部,也是因为经济纠葛。林语堂提出,《论语》销量翻了一倍,编辑费也得相应涨到200元。林语堂自认为合情合理,时代书店总经理章克标气冲冲地向邵洵美抱怨:“语堂这么搞,分明把《论语》当成自家的菜园子,重利轻义,是一个门槛精。”刚巧,良友图书公司准备办刊物,盯上了林语堂,开出编辑费每月500元,并提供专业办公室一间的优厚条件。林语堂便脱离了《论语》编辑部。

1934年,是林语堂最倒霉的阶段,主持的杂志《人间世》严重亏损。

1938年,林语堂在中国银行存了23万银元,抗战结束后物价上涨6万倍,几近血本无归。而林语堂为研究中文打字机,又花光了10万美金。上世纪40年代末,林语堂几乎破产,曾向赛珍珠借钱,遭绝。

可惜那时,虽然林语堂收入颇丰,他却产生了发明中文打字机的浓烈兴趣,并为此费掉了几乎天文数字的家财,最终濒临倾家荡产。此刻他想向赛珍珠丈夫借钱支持发明,没想到却被一口回绝。

3、林语堂人品如何?

林语堂留学是胡适掏自己腰包赞助的,回国后林却投向与胡适对立的“语丝派”。

一次饭桌上几名广东籍作家讲粤语别人听不懂,林语堂便用洋泾浜来逗趣,鲁迅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难道想用英语来压中国的同胞吗?”林哑口无言。

开明书局出版林语堂《开明英文读本》。新书刚推出世界书局便出了林汉达《标准英语读本》,其中多抄袭。林汉达自觉理亏,给林语堂写了个字条表示歉意,林语堂立刻将其发表在报纸上,世界书局大怒,以诽谤罪将开明书局告上法庭。世界书局胜诉。

林语堂的《吾土吾民》。赛珍珠和她的第二任夫君努力促销此书。异国风情的故事出版为美国畅销书,赛珍珠定此选题,因她意识到经济大萧条后,美国读者想看些异域情调来减压。然而,《吾国与国民》取得了成功,在国内却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书中也调侃国人陋习的内容,被指为“卖国家和卖人民”。

1936年初,中国抗战爆发在即,中国时局相当混乱,为了林语堂有个安静的写作环境,也为了自己的出版生意着想,赛珍珠夫妇慨然邀请林语堂一家五口来美定居搞创作。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对林语堂,这无异于逃离苦海,一步登天。其后,林语堂因在美国消费较高而移居巴黎,

除了林语堂的天赋与个人努力之外,赛珍珠夫妇的提携与帮助也是分不开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林语堂走向美国、走向世界的引路人。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赛珍珠,林语堂是否还会走向大西洋彼岸,成为“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使者与桥梁。

但当林语堂研发中文打字机经费问题向她们求援时,却遭到了拒绝。面对赛氏夫妇在他患难之际的冷酷无情,回想自己过去对于钱财的“潇洒”态度,此次林语堂再也忍无可忍,决定讨回19年期间他应该得到的版税。他委托律师向赛珍珠要回所有的著作版权,并且态度十分坚决,一点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赛珍珠感到非常突然和吃惊,她打电话给林语堂的女儿林太乙,追问林语堂是不是疯了。但林语堂没有给赛珍珠任何情面和斡旋的空间,坚持自己的决定。

1951年之前,他们的友谊还是保存的。即使在林语堂经济最困难的时期,他和庄台公司也没有经济纠纷。事实上,庄台公司尽量帮他渡过难关。这一时期指的是林语堂在家发明中文打印机,这个研发花了他12万美元,把所有积蓄都搭上了。

也可能出于经济的拮据,林语堂要求将绝版书的版权收归作者。之前他的海外版权由庄台公司代理,行规是代理方收百分之五十佣金。林语堂此时认为颇不合理。双方的心里阴影继续扩大。

1953年,林语堂在没有通知华尔希的情况下与别的出版商签约。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