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专家另类观察中国缘何成功?

14/03/19

作者/来源:余东晖 中评社 http://bj.crntt.com

  华盛顿3月12日电当美方在贸易谈判中要求中方进行结构性改革时,美国知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盖保德(Albert Keidel)却提出在美国学界显得“另类”的观点。他认为,中国成功的经验正源于在自身设限与外来占有之间求得平衡,通过政府主导的力量进行经济调控;美中贸易谈判背后的黑暗力量来自美国对于中国成功可能在安全上影响美国的恐惧。

  在美日研究所(USJI)与乔治·华盛顿大学日前举行的“改善中日关系:对亚洲经济与战略多边主义意涵”研讨会上,现任乔治·华盛顿大学兼职教授的盖保德提出了上述现在美国学界会被视为相当“不合时宜”的观点。他对中评社表示,难以想象中国政府会按照美国的要求,撤除政府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曾在世界银行任职的盖保德认为,中国、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共同的一条成功经验就是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在设立障碍(handicaps)与外来占有(penetration)之间求得某种平衡,在极端保护主义与发达国家大举进军之间寻找中间地带。他相信,中日双方应当通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谈判进行协作,为多边贸易投资协议设立一套“东亚标准”,并且利用“一带一路”这样的机会进行合作,将“东亚标准”应用于其它急需发展的穷国。

  最近完成专著探讨中国经济崛起的盖保德在研讨会上总结了中国的成功经验。对内工具包括:投资占GDP比例高达30%到40%;设立总的投资管理机构;投资强调公共产品;国家发展银行运行良好;不独立的中央银行;渐进的国内金融自由化;为避免长期瓶颈进行补贴;有效约束不满于发展项目团体带来的社会不安。对外工具包括:贸易保护所有新兴领域;鼓励加工贸易的外商直接投资;对外国金融流动的严格监管;严格回避货币升值;积累外汇储备;公共开支不借外债;与外商直接投资相关的技术获得;海外学习训练的成熟工人;沿海市场自由化试验区。

  在西方崇尚自由市场的政治经济学人看来,中央银行必须保持独立,但曾担任美国财政部东亚事务办副主任的盖保德认为,过度强调中央银行的独立,就会让中央银行受制于银行业,过于专注金融价格稳定与银行资产安全,不愿意向利润较少的基础设施和公共产品投资。他指出,补贴作为国有企业的“暗号”,就是要国有企业即便不是最有利益的事情也要去做,以突破长期发展的瓶颈。

  盖保德承认,中方的做法在西方常被看成是扭曲市场,但他认为,这不是扭曲市场,而只是让这些做法最优化,为中国这样的国家所用。在市场状况并非最佳的经济体,需要一种引导式的做法,来处理成长过程中涉及投资贸易、技术获得、项目空间等问题。为巴西、埃及等国政府借鉴中国成功经验做参谋的盖保德建议,正在主导美国退出后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CPTPP)的日本面临重要机会,应当表现独立性,在美中之间做诚实的经纪人(broker),因为美国推动的支持发达国家向穷国不受限制地完全进军的极端观点,明显不是中国的选择,而中国成功与日本、韩国是一样明显的。

  中评社记者问盖保德:您说的这些成功经验,正是被美国挑战。您认为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谈判会否逼迫中国改变这些政策?盖保德回应:这个谈判不可能在事实上让中国放弃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的领导地位,不可能改变中国政府在推进经济长远发展中发挥的作用。他认为,特朗普现在并不急于给中国施加更多制裁,也许最后可能会有一种口头上挽回面子的方式,让人听上去觉得中国正在撤除对于经济增长起关键作用的政府领导角色。

作为美中经济问题专家,盖保德强调,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还只有美国的七分之一到八分之一,还有长路要走,需要更多更好的投资,需要保持经济较高的增长,难以想象中方会按照美方的要求撤销政府在经济中的主导作用。他指出,在贸易谈判背后的黑暗力量来自于对中国成功的恐惧,担心中国成为巨大经济体所资助的军力增长,至少给中国在东亚区域以优势,来抵消美国的区域进入与阻绝能力,从而给美国带来安全挑战。他认为,这是美国现在对华政策更深层次的思维,而不仅仅是关于贸易。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