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五月风暴历史

28/02/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在1971年4月启动整顿新加坡报业的政治行动。华文报称之为五月风暴,因为政府在1971年5月2日以南洋商报颂扬共产主义和挑拨华文沙文主义情绪的罪状逮捕商报东主,总编辑与社论主笔。

崔贵强的《新加坡华文报刊与报人》(1993) 共有206页,其中1页约800字简短记录了一些双方的重要文字来往。

书内解释五月风暴的原由是:‘华文教育也开始从蓬勃走向式微。华校经费短缺,学生鋭减;而南洋大学也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学位不受承认,毕业生前途茫茫。这一系列的教育问题,引起了一般人的隐忧,成为报章报道与评论的对象,形成一个尖锐的课题,从而触发了所谓五月风暴的事件’。

逮捕三人后政府文告指出:‘自1970年初以来…方针就逐渐改变,一方面炫耀着共产主义,同时又借着语文和文化问题鼓动起种族和沙文主义情绪…把政府描绘成为一个压制华文华教的政府…把政府说成是数典忘宗的二毛子’。

政府文告也指出有外来势力介入:‘由国外组织,通过内在工作人员,在当地制造破坏和麻烦事件…新加坡政府必须,也将一定继续采取行动,来对付那些愿意为国外势力所利用而加害于新加坡的人们’。

政府的书面声明列举了很多报章的评论文字以指证商报玩弄两面政策:‘商报的马来西亚版并没有渲染共产党的成就,也没有针对华文及华文教育问题企图鼓起种族主义的情绪…马来西亚版对该国政府的教育政策都大致给予支持…新加坡版,不但大事渲染共产党的成就,并且也故意制造一种形象,使人误以为华文和华文教育正在为了生存问题和一个对华教充满敌意的政府展开一场生死的决斗’。

政府文告中也再三强调,扣押南洋商报要员,绝非压制报章的言论自由。

南洋商报否定了颂扬共产党的指控:‘本报一路来既没有发表过专门介绍共产主义制度的文稿,形容共产主义制度为毫无瑕疵,也从未支持过它的政策…我们坚决反对任何种族主义,为的是我们认识种族主义正是本邦多元社会的敌人’。

南详商报也否定了两面政策的指控:‘随着星马的分家,本报组织上也由一分为二,已经不再是一个总机构,而是分成为两个独立的报社组织…在两地出版的报章内容方面,多少会有不同的反映,这一点与编辑方针无关’。

五月风暴已经是38年前的旧事,水落石出,指控与反驳两造之间何者为真何者为假也已一目了然。人民行动党政府压制华文华教的说法完全不具争议性。华文华教面临生死存亡也一样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在新加坡历史上,李光耀先在1979年全面结束了有百年历史的传统华文教育体系,之后于1980年又结束了华文教育体系的最高学府-南详大学。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