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警方对范国瀚进行调查

06/03/19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4-3-2019)

警方调查正在对范国瀚进行调查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terryxyc/posts
/10157264917938919?tn=K-R

警方现在正在调查范国瀚于2018年12月13日未获得准证情况下在国家法院往外进行抗议活动(见网址:Jolovan Wham 及 Singapore Police Force)您晓得吗?

范国瀚是在国家法院外拍摄了一张自己持着“撤销对许渊臣及丹尼尔.德.科斯塔的起诉控状”。
就我而言,

对于警方进行调查范国瀚的行动,我并为此感到到惊讶。我感到震惊的是,为什么警方在国家媒体的配合下编制了有关范国瀚触犯有关刑事的罪状。

首先让我们看看他们是怎样报道有关事件的。

《亚洲新闻频道》报道说,

“在回应《亚洲频道》的询问时,警方说,范国瀚在2018年11月向警方申请在国家法院外举行一场抗议集会。范国瀚的申请被拒拒绝了。

在《公共秩序法令》下,国家法院是宪报告被列为属于严禁保安的禁区。

范国瀚完全清楚知道,(要在国家法院外举行抗议活动)需要向警方申请准证。可是,于2018年12月13日,范国瀚仍然继续在国家法院外进行抗议活动。”

《海峡时报》的报道说,

“警方在2019年3月2日星期六说,他们正在调查社运活动分子范国瀚涉及在未获得警方许可证情况下,于2018年12月13日在国家法院外进行抗议活动的案件。

现年39岁的范国瀚在2018年11月曾经向警方申请在国家法院外界运行一场抗议活动。警方在2018年初通知范国瀚有关的申请被拒绝了。

在《公共秩序法令》下,国家法院是宪报告被列为属于严禁保安的禁区。

范国瀚完全清楚知道,(要在国家法院外举行抗议活动)需要向警方申请准证。可是,于2018年12月13日,范国瀚仍然继续在国家法院外进行抗议活动。”

现在的问题是,

假设‘记者’不厌其烦地再询问警方,或者是范国瀚,他们将会知道,范国瀚在2018年11月向警方提出申请在国家法院外的抗议活动许日期是2018年12月10日。这是“国际人权日”。

因此这一部分的说辞对我来说是感到惊讶的。警方在提供给媒体的讯息是要编造一个印象说,范国瀚于2018年12月13日在国家法院的新闻,是不顾警告完全有意识地要触犯刑法。

在未对范国瀚进行任何起诉之前,警方就已经设定了范国瀚是在国家法院前进行一场抗议活动。

当时的事实情况是,

范国瀚手持着一张书写着文字的纸张在站在国家法院前面拍照。当时并没有任何的官员前来干预、或者是逮捕他的行为。这是不是意味着当时范国瀚的行为没有什么意义、或者是由于时间上通太过短促,未能引起驻守在国家法院的保安人员的注意。

与此同时,范国瀚在国家法院外拍摄照片,就像媒体摄影者在国家法院拍摄嫌疑犯是一项正常的工作,这样的情况怎能视为是触犯; 《公共秩序法令》下有关的条款呢?

然而,警方和媒体仍然是编制了有关范国瀚的行为是足于确定为警方对范国瀚进行调查的正当性。

警方是属于公务员。他们必须对公民采取公平的态度和保护公民。这起事件已经为我们敲起了警钟,警方的已经超越这个范围了。警方这样的行为是要舞蹈公众人士,他们对范国瀚触犯刑事的指控是属于个别独立性的。

当《公共秩序法令》进行修正后,尽管许多人都在怀疑警方会滥用法令赋予的权限,对抗议者使用致命武力并逮捕附近的任何人,以掩饰他们对付和平示威抗议活动,以及禁止媒体现场报道有关当时的行为。对我来说,警方改变这样的策略证明了一点,当警方犯下暴行时,他们不得不为此向公众人士撒谎。

国家媒体在这起事件上就是重覆了警方所说的话。他们没有进行的独立性调查和逻辑性的分析。某种意义而言,这就是行动党政府所喜闻乐见设立的国家媒体。
让重覆李显扬先生所说,

“这是不是我们所要的政府?”

请浏览以下网址: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police-investigating-acti…
https://www.straitstimes.com/…/police-investigating-jolovan…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