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范国瀚紧急声明

05/03/19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3-3-2019)

转载自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
=10157154550509810&id=723779809

警方人员故意误判我于2018年12月13日持有一张用A4 纸张书写的照片。我在那张纸张上写了要求新加坡政府撤销对许振恩和丹尼尔.德.科斯塔(Daniel De Costa)两位先生的起诉触犯刑事诽谤案件。

警方在《亚洲新闻频道》和《海峡时报》发表的文章说,我于2018年11月相警方申请在国家法院外进行一场抗议行动。我的申请被拒绝了。它们说,我非常清楚有关的抗议行动是需要事先申请的,而且抗议行动的场所是在《公共秩序法令》下划定的禁区。但是,我仍然进行这场抗议行动。

无论如何,警方所提及的有关我要申请组织的一场抗议集会是在去年12月10日。我是申请在‘世界人权日’当天在国家法院外举行这场集会。目前警方对我进行的调查有关我持有的这张照片,是我于2018年12月13日拍摄的。这与我尝试申请在‘世界人权’组织在国家法院外举行集会无关。警方把我申请有关的集会与我与2018年12月13日拍摄的这张照片联系在一起是在误导公众舆论的。

警方于2018年12月5日通过电邮拒绝了我在‘世界人权日’集会的申请时,并没有同时予以说明拒绝允许在国家法院外的理由是因为国家法院是属于法律划定的禁区。

我申请的于2018年12月13日组织的‘世界人权日’活动并不是一场抗议活动。我在国家法院外拍摄照片并上载到社交媒体网站的目的,是为了表达我与两名被起诉者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假设这就被认定为是举行另一场户外抗议活动,在我拍照后,我不会马上离开。

警方也同时告诉媒体,指责我‘故意漠视新加坡的法律’。更确切地说,事实是新加坡政府政府漠视在新加坡共和国的宪法约定,赋予新加坡公民拥有的和平集会的权利。

更进一步地说,这张照片显示我是单独一个持着A4纸张。警方把我的行为认定为是一张集会,这是对英语的含义的一种践踏。根据牛津大辞典注释,一项集会指的是,‘一群人基于共同的目的聚集在一起’。

假设新加坡政府继续把和平活动行为,就是拍摄一张照片也定性为触犯刑法,那么,它就不能够自称是一个发达和民主的国家。《公共秩序法令》是于2009年实施的。它的目的是为维护公共秩序和保护个人的安全。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警方已经启动了有关的调查工作。尽管我的行动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但是,我个人的手机已经被他们充公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