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东盟:下一步怎么办

26/02/09

作者/来源: 马燕冰 《世界知识》http://news.xinhuanet.com

成员国之间矛盾和冲突增多;

日益蔓延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引发经济衰退——

2008年12月15日,东盟外长会议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举行。会议的主要内容有两项,一是《东盟宪章》正式生效,二是商讨如何应对日益蔓延全球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东盟宪章》原定于12月中旬在泰国举行的东盟首脑会议上生效,但由于11月24日以来,泰国反政府势力占领曼谷的素万那普机场,持续将近一年的政治危机白热化,泰国政府几乎陷于瘫痪,东盟首脑会议被迫推迟到2009年2月底举行,该议题也就移至东盟外长会议上。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东盟作为一个成熟的地区组织,虽在推动地区一体化方面取得进展,同时也面临着各种挑战。

东盟从1967年成立至今,走过了艰难和曲折的道路,不仅在地区的政治、安全、经济合作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而且不断加强内部协调,对外以“一个声音”说话,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影响不断扩大。但近年来,东盟的发展出现了一些问题,一体化之路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内部矛盾增多,

解决地区争端力不从心

2008年,泰国与柬埔寨因为柏威夏寺及其周边数公里的土地主权问题,在边境上发生军队对峙,甚至兵戎相见,造成人员伤亡;新加坡、马来西亚在相邻海域中的一个小岛——白礁的主权问题上各不相让;缅甸与孟加拉国在有争议的海域军舰对峙;泰国南部多次发生恐怖袭击事件,泰方指责马来西亚政府纵容本国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插手了这些袭击。对这些争端,东盟发挥的调解作用非常有限。

这一方面是因为东盟地区各国内部问题增多,政府对地区问题根本无暇顾及。如自2008年5月以来,泰国政局激烈动荡,数度引发流血冲突,导致沙马、颂猜两任总理相继下台。虽然泰国从下半年开始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但其政府在国内都无法正常运作,更不要说关注地区问题了,东盟首脑系列会议也被推迟举行。马来西亚政治纷争和种族矛盾上升,总理巴达维与前总理马哈蒂尔斗争激烈,前副总理安瓦尔欲乘机“翻案”,巴达维被迫宣布于2009年3月提前将权力交予副总理纳吉布。另外,马来西亚国内华人、印度裔等少数族群对政府的不满上升,未来政治走向存在变数。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因“贪污腐败”问题近年多次遭到弹劾,尽管都已化险为夷,但菲国内街头示威、兵变等事件随时有可能发生,政府与南部棉兰老岛的和平协议搁浅,国家仍面临恐怖主义威胁。缅甸2008年5月遭遇特大风灾,损失惨重。由于军政府继续推动新宪法公投、试图阻止西方国家入境救灾,遭到西方国家和联合国安理会的指责。随着2010年大选日期临近,缅甸政府稳定国内、控制局势的任务艰巨。

东盟各国国情不同,但均面临政治民主化与经济全球化的挑战。各国在从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转型的过程中,由于政党政治不成熟,往往为现实利益而聚散离合,不是依靠政治理念和政策争取民心,而是通过操弄竞选手段上台;官员贪污腐败、搞裙带关系成风,引发民众的不满;而一些民众缺乏法律意识,热衷于搞街头政治,从而导致国家陷入政治动荡。

另一方面,东盟群龙无首,成员国在许多问题上难以统一,加之“东盟方式”的“不干涉内政”原则,使东盟难以在地区争端中发挥作用。目前,《东盟宪章》虽然已经生效,但东盟各国在一些问题上仍存在较大分歧。如在讨论《东盟宪章》时,菲律宾、泰国等一些老成员国主张“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表决制”、对违规成员国“实行制裁和取消成员资格”,遭到新成员国的反对。最后,这两条没有写入宪章。在成立人权机构问题上,菲律宾、印尼要求成立人权机构并赋予其制裁权力,但缅甸表示强烈反对。越南、老挝、柬埔寨担心危及本国利益,也对强化人权委员会的权限持否定态度。因此,虽然东盟决定成立人权委员会,但规定成员国“可以保留暂不加入的权力”,充分显示了其合作方式的弹性。此外,缅甸问题继续考验东盟内部协商一致的原则。新、泰、马、印尼等国继续敦促缅甸加快国内民主化进程,释放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所有政治犯,但越、老、柬则担心东盟内部干涉内政倾向的增强对本国不利,因此支持缅甸军政府拟于2010年举行大选的政治“路线图”。

在地区事务中的影响力下降

近年来,东盟主导的、曾在维护地区安全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的“东盟地区论坛”影响减弱。长期以来,东盟一直谋求在东亚合作中居主导地位,2007年东盟成立40周年之际,更提出要成为“亚洲活力心脏”,继续谋求在东亚合作中的中心地位。但该目标却一再受到挑战。近年来,美国正在推动将包括中、美、俄、日、朝鲜、韩国在内的六方会谈转变为一种永久性的解决地区安全问题的东北亚安全机制。对此,东盟国家的官员担忧该机制将会削弱东盟在东亚地区安全方面的主导地位。2008年6月,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又提出建立“亚太共同体”的设想,旨在按照欧盟模式在亚太地区建立一个能解决地区政治、经济和安全问题的机制,其理由之一就是东盟作为地区合作的主要推动力效率低下。2008年12月,首次中日韩领导人单独会议在日本召开,讨论了共同应对经济危机、通过扩大实质性交流与合作构建伙伴关系、朝鲜核问题等。中日韩领导人单独举行会议尚属首次。三个国家都希望将此次会谈制度化,并希望藉次加强政治和文化交流。舆论认为,这将使三国的合作上升到新的实质性的层次,这也使东盟感到东亚合作的重心北移,自己被边缘化的趋势明显。

经济面临10年来最严峻挑战

2008年,东盟的经济形势整体不利。首先,受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东盟通货膨胀加剧。其中越南最为严重,年通胀率约为30%;印尼、菲、老、柬均在10%以上,超过预警水平;新、马、泰也超过6%。其次,股市严重缩水。东南亚股市于10月份迎来了“严冬”,多个国家的股市创造了1987年股灾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印尼一度被迫停市。越南股市与2007年最高时相比缩水超过70%。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由年初的3400多点下挫至12月1日的1690点。三是外贸萎缩。世界经济低迷对东南亚外贸总体冲击较大,持续高增长态势受挫。特别是“金融海啸”爆发后,东盟各国境外订单减少,出口逐月下降。新加坡全年非石油出口预计将萎缩5%~7%。越南出口下滑的同时逆差上涨,宏观调控压力增大。四是经济增速放缓。世界经济颓势拖累东盟国家经济增长下滑,各国均无法完成年初预定的经济增长目标。越、印尼、泰、菲、马等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比计划下降1~3个百分点。新加坡经济连续三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宣告进入“技术性衰退”。

当前,东盟在经济合作方面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共同应对金融危机。

泰国作为《东盟宪章》生效后的首届轮值主席国,也决定努力使东盟在涉及地区人民福祉问题上多做些实在的工作,为本地区发展和安全提供保障。2009年2月底将在泰国举行的第十四届东盟首脑会议所确定的主题就是“东盟宪章为人民”。

2009年内,泰国局势能否稳定下来,在《东盟宪章》生效的情况下能否减少成员国之间的争端,东盟能否扭转经济颓势、避免金融危机爆发,继续扩大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值得关注。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