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国之音专访吕秀莲谈美台关系

05/03/19

作者/来源:锺睿哲 https://www.voachinese.com

《海峡论谈》专访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 谈美台关系40年

美国之音VOA卫视针对美台关系40年专题,前往台湾采访多位不同党派的政治人物,上周我们播出前台湾总统马英九的专访,今晚我们要为您推出的是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的专访。吕秀莲除了谈到40年前美台断交的历史与随后发生的“美丽岛事件”,是如何改变她个人与台湾的命运之外,也在专访中针对目前美中两国竞争“龙鹰大战”下的台湾,究竟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因应,提出她的构想。下面是专访的完整内容:

吕秀莲:1979年1月1 日美中正式建交,1978年底宣布与台湾断交,当时我们正在参选增额国大代表,竞选活动一个星期之后就要投票,但就在投票前夕,美国宣布与台湾断交,这对当时台湾的党外人士来说非常关键。假设美国稍微关心台湾正在举行的选举,后来的发展会有很大不同。蒋经国总统当时是半夜得知卡特决定断交,第二天宣布停止选举,军事全面戒备,民生经济要稳住,接下来就是半戒严的状态。当时我才34岁,整个党外都很佩服我放弃美国的奖学金回来,我们决定赶快来办杂志,怕支持者会散掉,并以候选人的身份组织了一个“党外候选人联谊会”,之前由施明德主导,后来由我主导,每个月都分别到全台湾办活动,接着第二年就办《美丽岛杂志》。美丽岛核心人士当时考虑组党,蒋经国下面的人讲我们坏话,导致蒋经国决定要对我们动手。1979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那一天,决定下手把我们打压。“美丽岛事件”当天我是很重要的角色,爆发好几次的冲突,我在台上发表演讲的时候全场安静,将近十万人在场,他们喜欢听我演讲,我讲了20分钟,突然看到对面有十几辆的镇暴车,强光照射过来,我当时觉得像是 “恐龙”出现了,很可怕,我的演讲就告一段落。第三天我是第一个被抓进去。还有很多人被抓进去,一开始是送军法审判,很多人的命运都因此改变,回想那一段真的是很艰苦,但一粒麦子牺牲掉,才能长出稻穗,如果没有美台断交就没有当年的“美丽岛事件”,如果没有“美丽岛事件”,台湾后来的民主化究竟会是快是慢也很难讲?

记者:断交后,美国国会除了制定《台湾关系法》之外,也经常对台湾党外人士与台湾的人权状况表达关切并给予支持?

吕秀莲:是的,正是因为有美国国会强烈支持,迫使蒋经国同意公开审判,15位律师帮我们辩护,没有人想到,15个律师里面最年轻的陈水扁,在20年后竟然邀请当年身为叛乱犯的我搭档参选,携手用选票推翻了国民党。台湾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我们走过那么多辛苦都没有使用暴力,民主运动走了30年,高雄事件(美丽岛事件)我们手无寸铁。15名律师,八个暴力叛乱犯,20年以后可以联手把国民党推翻。这是非常巧妙的历史。

记者: 2000年您跟陈水扁缔造台湾首次和平政党轮替,可以说是台湾民主化与美台关系的重要篇章?

吕秀莲:陈水扁总统找我搭挡,他当年是替黄信介辩护,比我年轻,我跟他并没有交情,但是他后来决定选举的时候找上我,我当时是桃园县县长,还有其他条件的考虑,搭档非常有意义,除了美丽岛事件受难者与辩护律师这样的结合本身就很动人之外,他又是男的我是女的,两性共治,加上他在立法院是国防委员会,我在外交委员会,总统的职责就是国防和外交,还有他也承认他没有留过学,而我是从哈佛回来的,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还有就是我长期为两性平等所付出的努力,其实台湾女性非常兴奋,我因为这一点,当时有很多女性票投给我。

记者:回顾陈水扁八年任内对美关系,也曾风光过境,缔造美台关系最佳时期,但后来也因烽火外交导致迷航,您怎么看扁吕八年任内的美台关系?有哪些事件印象深刻?

吕秀莲:我当时过境美国也很风光,我过境旧金山的时候,美方出动37台哈雷机车给我开道,连续三天。过境美国的规格其实也是取决于中国的态度,其实陈水扁当选就任的时候,一心一意想跟中国改善关系,因为在那之前南北韩刚举行高峰会,韩国总统金大中获得2000年诺贝尔奖,所以陈水扁的目标也希望跟中国两岸关系好,他当然也希望得诺贝尔奖,结果发现当他努力跟中国改善关系,中国并不领情。比如陈水扁总统兼任民进党主席,2002年七月下午两点民进党中央党部举行就职典礼,结果当天早上诺鲁(瑙鲁),我们一个小小的邦交国宣布跟我们断交,当然就是老共搞的,真的就是两三个小时,陈水扁当然非常生气,所以他才会在就职典礼上稿子念完之后脱稿宣布,说出 “台湾中国一边一国”。所以大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搞成这样,其实我很能体会他的这个心情,(老共)真的很可恶嘛!原来他(陈水扁)一直努力想要改善关系,还有一次,都要安排去泰国,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消息走漏,中国打压,所以他才会在有一次视讯会议,在世台会演讲的时候比较会讲出情绪的话,每一次都这样,但是他觉得不必要外界知道,吃了闷亏,美国不体谅,中共讲坏话,所以慢慢的就跟中国的关系就不好了。还有一个关键就是我们竞选连任的时候,为了胜选,他设计了要公投,就是防御性公投,当时公投的设定是,如果中国飞弹不断的增加,你是不是赞成台湾增强国防,那当然大家都赞成,另外一个就是,你是不是授权总统能够跟中国展开和平谈判。其实他(陈水扁)也是满心展开谈判,但是老共认为公投是洪水猛兽,中共跟美国告洋状,说很多很难听的话。所以我在他身边我可以体谅他怎么会变来变去。其实不是,他是“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很想把事情作好,但老共总是扯后腿,让他难堪,”那一次在纽约也是唯一一次非常风光的一次,也许就是因为过度风光,如果不那么风光,或许老共还可以忍受,但那次还在纽约租了一条船经国联合国,而且在船上,当时的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夏馨(Therese Shaheen)还讲了一些支持台湾的话,让中国没有办法忍受,然后就施压给华府。这些都是有关联的。

记者:台湾九合一大选之后出现“亲中vs.亲美”的争论,您怎么看?

吕秀莲:历史上小国的无奈,要不然就是服从,要不然就是对抗,为何越来越多人不想被中共统一,因为它现在还是共产制度。最近宣布的习五条,很清楚的告诉你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消灭中华民国,另一方面跟你说,除非承认中国人,不放弃武力,他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意思是如果不承认是中国人我就可以打你。这样连国民党都要反他。九二共识,是只有九二没有共识,也没有一中各表,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没有中华民国的空间。我认为台湾跟中国未来只有三个选择,第一是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制是没有人反对,一个中国,不愿意接受一中的,国民党还是爱承认中华民国,那就是两个中国,一中,两中,中华民国在国际上没有地位,一中一台,现在就是这三个选项,既然不愿意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你就是华独,爱中华民国就是华独,台独、华独台独一家亲。既然你不要接受共产中国,那么我们在台湾是命运共同体,蓝绿不要再吵架,当时三一九枪击案蓝绿为了那“一颗子弹”吵翻天。我最近举办座谈,邀请蓝绿人士都来谈 “一中一台”的问题,慢慢的让大家比较理性的思考,不能接受共产统治台湾找出价值,国内的问题也没有那么严重,我在努力进行蓝绿沟通,尝试让中国的领导人了解。不要一直想说,台湾跟中国是垂直关系,只能一国两制,必须是中央和地方,习近平的说法比邓小平还差很远,邓小平说的很清楚,台湾还有军队,只有外交在国际由中国代表,还有司法权,比较宽广,这些习近平都没讲,习近平把蔡英文政府完全否定,还说直接找政党来开会就好,找国民党和不是民进党执政的县市首长到北京开会,他目前就是这样,台湾人也不笨,都看出来了,因此国民党跟民进党蓝绿之间在相当程度上应该要找出共识。

记者:您怎么看特朗普时代的美中台关系?

吕秀莲:在2018年的一场内部会议中,川普总统问为何要保护台湾? 当时很多了解战略的人跟他分析台湾的重要性。我想应该是川普决定要针对中国挑战美国的世界老大地位,其实早在几年前,华府的美国人就陷入“集体焦虑”,发现中国强大起来,过去认为可以联合中国,让中国和平转移对付俄国。白邦瑞那本百年马拉松就承认错误,当年鼓励里根总统支持中国,认为中国改革开放可以跟在美国站同一阵营来对付俄国,没有想到“养虎为患”。今天中国强大,回头来吞噬美国,抢美国的老大地位,美国和中国的“龙鹰大战”,从这样的架构下来看台湾,川普的幕僚告诉他,台湾的战略地位很重要,是第一岛链的中心点,也是美国价值的成功故事,美国援助其他国家其实失败很多,像是对中美洲国家的做法可说是全部失败,而台湾跟南韩则是美国价值输出两个成功的例子。尤其是现在美国的印太战略版图里面,川普开始更重视台湾,如果第一岛链被突破,建构第二岛链,扩大到印太地区,台湾是不可否认的重要性,美国的价值伙伴。美中两国现在就像两只大象打假,地上的草皮就是东亚地区,我们不想打仗的小动物就要自求多福!

我自己对川普的观察是,第一个,以前的美国,美国总统都知道美国第一,美国要做世界警察。川普认为美国第一伟大,但是他不再做警察,要做保全。台湾很多公司花钱请人家做保全就要付钱。川普是生意人,他告诉你,现在你需要我保护,你要出钱,你不出钱我不保护你,看钱的人都认为他是对的;如果看权,你是警察我尊敬你,代表正义,如果你是保全,今天你付钱,我保护你,但是如果敌人付更多钱,就保护敌人就没有正义的问题,美国要做第一名,他就不能只当保全。川普的价值观不一样,他凡事都是从经济面考虑,要分担军费。久而久之,如果中国要做老大,我们帮你保护,我觉得川普如果还有四年,台美关系是蔡总统团队的功劳吗?很多人不那么认为,刚好是他运气好,碰到美中关系紧张,很多了解台湾战略价值的人刚好都是川普的幕僚,包括打电话,蔡总统很紧张得要死,这么好的机会,她一个星期都还不敢决定是不是要打,如果是事实,显示她(蔡英文)还没有准备好。当然川普在国内的问题也很多,是不是会连任我们不确定,还有他是否会改变策略? 他和中国的关系紧张,如果美中关系改善之后,是不是台湾就不重要了?如果中国为了台湾的问题,可以讨好美国的时候,川普是不是会放弃台湾? 这些都充满着不确定性。我觉得以台湾的条件,我们应该独立,应该更自由,而不是每一次都是让别人决定我们的命运,这都让我们很无奈。台湾还有可以改善的地方,作为现代化国家我们的条件好,为何在国际上老是被人家说东说西,完全没有自主性,如果我们就成为中立国,任何一个国家,你做好事我们都愿意帮忙,不要强迫我们作不要做的事情,东南亚的国家有不结盟运动,马来西亚新加坡都是中立国,中立国可以扮演的角色更多,两国纷争吵来吵去,最后都跑到新加坡和平谈判,我觉得很多世界的非政府组织都可以到台湾来,我现在非常坚定地在作这件事情! 我希望努力让中国了解,美国也不需要派军队来为台湾牺牲,如果台湾变成中立,不会偏哪一边,我们可以在人道救援和国际正义上多做一些事情,台湾很小不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台湾如果被中国占领,日本跟美国都会很紧张,同样的道理,如果美国跟日本利用台湾作战争的据点,中国也会受不了,台湾也完蛋了,最好的策略就是让台湾就当台湾! (Let Taiwan Be Taiwan!)让台湾做一个中立的国家,这是最好的策略。

吕秀莲最后补充:大国要受人尊重,必须要付出,如果变成保全凡事收费,可能造成的观感是美国要注意的,我觉得美国其实也不必那么辛苦,如果台湾变成和平中立国,美国应该要鼓励祝福,敦促美国国会议员支持让台湾变成中立的国家,不要变成美国的负担,台湾可以维护区域安全,对东亚地区也有好处,如果韩国跟台湾变成中立国,维持区域稳定,菲律宾加入不结盟国家,领导人应该改变观念,让中小国中立化,中立国互相之间制衡,可以减少战争!

吕秀莲在专访后也表示,特金会在河内破局,显示和平絶非廉价商品,必须用心经营,昂贵投资。她决定于3月5日正式向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递交“台湾应向国际宣布和平中立”的公投提案联署,启动台湾的“希望工程”。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