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也谈南大复校的问题

02/03/19

作者/来源:陈国相 (24-2-2019)

余山农君在“南大复校前景”(新加坡文献馆,25/11/18)一文中断定,因为和印尼苏哈多的腐败政权一样,“李光耀身前身后的政权久已深陷在权力腐败与金钱腐败的泥淖之中,没有回头路。历史的洪流必将摧枯拉朽,冲走李光耀的残留势力。南洋大学也必将得以复校。”“南洋大学在历尽无数冤仇苦难之后,也必将像浴火的凤凰一样得以重生。”

这句话给读者的印象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一倒台,一座我们梦中的南洋大学便会立刻自动地出现在岛上。

我不是算命先生,没有能力知道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将于何时倒台,也无法预测在人民群众不断增强的反对之下,行动党会不会转向比较温和,开明。但是我坚信,南大暂时不能复校不仅和行动党政府的存在有关系。对于复校,专制的政权只能是一种给我们制造困难的客观条件,我们也不要等它转温和。南大人(包括校友和热爱南大的社会人士)的主观条件才是能决定复校能否成功的最主要因素。有了充足的主观条件,我们可以克服万难。余君也说“南洋大学是在战后的艰苦环境中,由星马两地华人奋力兴办起来的。当时华人所面对的政治形势,十分险恶,全靠众人一心一德,群策群力,南洋大学才得以成功创办,。。。”既然创办是这样,复校也得“全靠众人一心一德,群策群力”,不管客观条件如何。

做为从南大的25年生命当中获益最多的,不外是那一万两千名有幸受到大学培育的毕业生。最年轻的南大校友大概也已经60上下,在今后的20-30年间,复校的任务就先落在这些幸运儿身上。这些年来,绝大部分的南大毕业生在梦中都想复校,老师和社会人士也都支持复校,鼓励南大学子们大胆去筹备。过去曾经派送学生到南大来的东南亚国家,在他们的南大毕业生的支持和参与,以及国际环境的改变之下,或者已办成,或者正在兴办高等华文学府,或者已经恢复华文中学,并在已有的大学内开设华文课程。只有在新加坡,我们仅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固然反动政权是一种主要而且不易跨越的障碍,但是复校工作尚未开始并非只因为反动政权的阻挠。我们的主观力量非常薄弱,不足够克服障碍也是迟迟未能复校的原因。即使腐败政权倒台,换个开明的政府,没有主观能动性,薄弱的主观力量也不一定能在有利的客观条件下使复校成功。

有人说,要复校得有一位像陈六使先生那样的社会贤达出面领导。三年前,有一名大家都以为是属于这类的人物,曾号召校友们踊跃出席在巴厘岛举行的全球校友联欢会,和他一起讨论复校问题,因为据他暗示,他已经得到新加坡某方面的认可。一千两百名充满期待的校友从世界各地到巴厘岛,却失望而归,因为这贤达不但不提为华社复兴中华文化的南洋大学的复校问题,反而宣布愿意献出一百万元作为南大校友子女升大学的奖学金,似乎有意制造一个有特权的南大阶级。

在新加坡,非常可惜,更非常惭愧,和50年代不同,南大校友不团结是主观条件不足的基本原因。不团结主要表现在一小部分人始终站在压制和摧毁南大的政府那边。

由于政府压制南大的手段太粗暴,个人在这过程当中受到难于遗忘的打击,或长期存在的白色恐怖,使不少校友对母校的问题,不愿做声。参与复校的讨论的校友当中,对复校的目的也有不同意见,就办怎样的大学,在哪里办,什么规模,等等问题都没有一致的想法。有的为了不受新加坡政府的阻挠,要在马来西亚办,其中一些主张东马,一些西马,和联邦的三所即将升格为大学的大学学院争经费和生源。当然有建议在新加坡办的,但都没有提出具体内容和步骤,也有附和韩素音老师的建议,远在加拿大办的。也有校友建议办行政中心设在马来西亚而比南大更加国际化的网上大学(见新加坡文献馆,09/02/19,余山农编,南大梦,卷三,明天)。一个有实际意义而能获得广泛支持的复校计划就这样交不出来。

50年代,为了给华文中学毕业生开辟出路,培养正在复兴的华文中小学师资,继续发扬中华文化,为了给我们即将独立的国家造就建国人才,全社会一齐动手办起了中国以外的第一所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大学。由于这半世纪多以来,新加坡政府的各种政策已使到中华文化处境很不如前,70-80年代,南大和200多所华文中小学被英化或关闭,华文只有在所谓“双语制度”下得以母语的地位存在,在以英文为主的中小学里教授华文的时间仅是英文的一小部分,甚至以英文教授华文。英文在社会上占支配地位,华文失去经济价值,学生家长为了孩子的出路在家里不讲华语,华裔家庭减少用华文,学生在没有用华语的环境里不易学华文,不喜欢学华文。

我个人觉得,如果我们还记得创办南大的宗旨是维护和发扬我们赖以生存的中华文化的话,我们不难看出,应该立足进行耕耘的正是此时的新加坡。既然支持和需要南大的华文中小学已经不存在,周围地区也没有太大必要送学生来新加坡,南大的生源已被切断,维护和发扬中华文化的工作重点已经转移。我们要复办的学校绝对不能照抄毕业生们所熟悉和怀念的那所大学。但和她相同的,而且必须坚持的,是南大的创校宗旨。我们要复办的不单单是一所大学,而是一所维护和发扬我们赖以生存的中华文化,确立我们利用自己语言文化的基本权力的学府。因此,在我们的复校构想中,暂时不能提出建立堂皇的校舍,开设多个院系,和包罗万象的大学课程。而是必须针对华文学习和利用的低潮,开设中小学华文补习班,中小学教师假期进修和培训班,和华文读物充足的图书馆,编辑和出版学习华文的资料,成立多种语文翻译局,组织中华文化活动,以改善华文的教学,提高社会对学习华文的兴趣。过去,在南洋大学创校之时,生源绝对没有问题,每年有越来越多的新马和其他东南亚地区的华文中学毕业生来报考,现在我们则得先培养有足够华文水平的中小学毕业生,为未来的南洋大学准备生源。工作性质有别,但是还是按南洋大学宣言办事,任务仍旧是维护和发扬中华文化。这是否能称为大学并不重要,反正她的任务和南洋大学是相似的。在这任务的圆满完成时,就是真正的南洋大学的再现。

考虑到在过去曾有学生在南大升学的地区当中,只有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在退化,中华文化已近消灭边境,在别的地区复校,或复办一所不提复兴中华文化的学府,都是一种违反南大创校精神,逃避责任的做法,要立即重新建起一所正式的大学也是不实际的。复校是为了推行教育工作,和形式主义沾不上边,哪里最需要,学府就应该设在那里,哪些人最需要,学府就应该为他们服务。

只要南大校友同心协力,正确认识存在的文化政治环境,准备好复校计划,努力争取合适的条件,我们就可以立刻展开工作。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