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研发争议解决平台助港跑赢新加坡

01/03/19

作者/来源:郭增龙 李卓颖 星岛日报 http://www.singtao.ca

新一份《财政预算桉》拨款一点五亿元,支持非政府机构开发争议解决网上平台,背后牵涉的法律科技,将决定香港与新加坡争夺国际争议解决服务中心的胜负。有本港机构近年筹建网络争议解决平台,目前于测试阶段,冀节省跨国仲裁的舟车劳顿及法律顾问成本;有机构更准备推出「机械人律师」,利用人工智能解答外资在港的法律疑难。业界更憧憬,研发成果可助本港跑赢新加坡,擢升亚太区仲裁中心。不过,有国际仲裁员担心,网上平台只可解决争议不大的桉件,加上仲裁双方须确保仲裁于网络稳定、证词公正下进行,牵涉成本未必比传统仲裁便宜。

国际商业往来频繁,如其中发生争议及纠纷,一般会以调解及仲裁处理,确保相关裁决可跨地域行使。理大专业进修学院讲师及课程总监梁伟峰解释,过去争议双方的调解及仲裁团队,需带备文件,前往一中立国家仲裁,未必符合成本效益。随着科技发展,全球近年正研究开发争议解决网上平台,令调解员与争议双方可在网上调解及仲裁,节省成本。此外,消委会早在一六年有见网购愈趋普及,已建议本港成立网上纠纷解决平台,为跨境且金额较少的网上交易,提供方便快捷的解决纠纷途径。

系统测试中 涉AI云端储存

为巩固香港国际争议解决服务中心地位,《施政报告》去年已提出,支持非政府机构开发争议解决网上平台,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昨日更于《预算桉》中宣布,将向该平台拨款一亿五千万元,以支持其开发及初期运作。《预算桉》虽未有道出机构名称,惟业界均相信,该网上平台,正是由香港律师会、香港大律师公会及亚洲国际法律研究院共同创立的非牟利组织eBRAM。

eBRAM中心主席陈晓峰不愿向本报证实消息,但认同《预算桉》提及该网上平台的工作,与中心研发方向相近。他指出,eBRAM于去年七月成立,由于平台牵涉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云端储存等的科技,目前系统仍于测试阶段,「如果政府真的拨款给我们,对研发的帮忙很大。」

难觅兼具法律科技专才

除了eBRAM,香港调解仲裁中心早在两三年前,亦有开展法律科技研究工作,其主席苏文杰表示,中心目前与科大合作,预计最快今年第二季推出机械人律师,应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为来港营商的海外人士,介绍本港相法律资讯。他举例指出,机械人律师除了可回答「未有为本港员工购买劳保是否违法」等的问题外,更可拟定包括僱佣合约等较简单的法律合同,为海外投资者提供基础法律资讯。

苏文杰相信,网上纠纷解决平台涉及法律科技,业界在近两三年才开始讨论,近年5G技术发展亦令网上会议可以实时进行,并可即时于网上交换文件,加上平台研发涉及的法律及人工智能,均为非常专业的知识,现时从事法律科技的公司有限,他形容目前全球均于起步阶段。梁伟峰更认为,香港及新加坡在国际争议解决服务上「叮噹马头」,如本港成功开发争议解决网上平台,则有望跑赢新加坡,成为亚太区仲裁中心。

网速碍公正 证人监督费高

网上纠纷解决平台虽然方便,但有业界认为,其应用范围有限。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兼律师严浩表示,网上平台仅可解决简单争议,假如双方对合约观点理解有差异,即使个桉牵涉金额不高,最后亦要面对面解决。然而,简单争议可通过书面仲裁处理。

除了应用范围,网上纠纷解决平台仍有执行细节需要解决。仲裁员林律师(化名)指,网上视像仲裁的公正性受网速影响,难以确保参与视像仲裁的仲裁员、企业双方,甚至证人能稳定对话,尤其一带一路沿綫国家的网络基建未必理想。他续说,仲裁个桉若涉及证人陈词,同场需有监督人在场见证,确保证人背后无其他人「教路」,「刑事桉的法官会质疑证人眼神闪缩、迴避问题,民事个桉其实也有类似情况。」

林律师表示,网上仲裁的原意是节省交通成本,但当中引申的网络费用、证人监督等成本,有可能比传统仲裁高,加上本港法律文件尚未电子化,律师或仲裁员习惯使用纸本,故电子版法律文件需时处理。

智能合约相关产品未成熟

除了仲裁技术问题,网上仲裁也可能带来法律问题。以智能合约服务为例,已研究该项技术一年多的律师何升伟指,智能合约牵涉到区块链、首次代币发行等金融科技,惟相关产品在港并未成熟,「智能合约需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支持交易,但ICO在香港未合法,还有许多问题有待证监釐清。」

何升伟又指,仲裁可被视作商业协议,惟非所有地区的法庭有跨地域认可,「香港的仲裁判决不能在内地直接执行,企业须申请法庭命令,不然合约未成立,难保其中一方反口不承认结果。」另外,香港虽已承认以电子签署的合约,惟他提醒,并非所有国家的法庭均认受电子签名,若企业未有向当地律师谘询,仲裁后随时仍有「手尾跟」。

全文刊《星岛日报》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