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砂人民之声春宴洋溢浓浓砂色彩

26/02/19

作者/来源:诗华 http://news.seehua.com

砂人民之声春宴洋溢浓浓砂色彩 播放砂早期“国歌”

(本报古晋24日讯)砂拉越人民之声昨晚举办与政治人物共庆新春晚宴,春宴洋溢浓浓的砂拉越主义及砂权益色彩!

当晚轮番上阵演讲的政治人物有前峇都林当区州议员温利山、前浮罗岸区州议员黄锦河、新达雅党署理主席佩特里乌冷及革新党主席徐丽娜,以向与会者分析及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的历史及权益。

晚宴开始和结束也播放砂拉越早期的“国歌”,让人重温昔日的“国歌”。

徐丽娜:国会法令须咨询砂

率先发言的是革新党主席徐丽娜。她说,根据1963年大马协议及联邦宪法,砂拉越领土内的石油及天然气资源是归砂拉越所有。同时,宪法及马来西亚协议也赋予砂拉越特权,其中砂立法议会权力最大,任何在国会通过的法令,若触及砂拉越权益必须咨询砂拉越议会的同意,否则是无效的。

可是,她遗憾表示,从开国至今,联邦政府却无视砂拉越,执意将国会通过的法令,在砂拉越执行,比如1974石油发展法令、砂拉越的邦国地位被贬为马来西亚的其中一个州属及2012年领海法令。岂知,这些法令的修改和通过,联邦政府都没有咨询过砂拉越州议会的同意。

砂有权否决法令

因此,她表示,砂拉越有权力否决这些法令,并且必须在砂立法议会立法宣布这些法令在砂拉越是无效的,如此,就可起得震慑的作用,否则联邦政府将无惧砂拉越,继续在国会通过侵犯砂拉越权益的法令。

她续说,砂拉越的天然气资源占马来西亚一半的比重,而石油资源的比重则是1/4;目前民都鲁天然气厂也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一个。而砂拉越每日可生产至少85万桶石油,若每桶原油以66美元来计算,每日的石油收入高达2亿2732万4000令吉的石油,一整年下去就高达830亿令吉。

“若这笔830亿令吉平分给砂拉越280万人口,我们都很富有,根本不需要到柬埔寨淘金。”

她补充,砂拉越拥有1958年石油法令,用于管理和发展砂拉越的石油,因此,联邦政府必须获得砂政府同意及申请营业执照,否则国油公司是不能在砂拉越作业。

黄锦河:联邦多次抵触大马协议

前浮罗岸区州议员黄锦河抨击,马来西亚成立以来,联邦政府前后多次抵触1963年大马协议及联邦宪法条例,让人质疑大马协议的有效性。

他举例,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2012年领海法令等,并没有征求砂议会的同意而擅自通过及执行。据沙巴历史研究学者再纳哈志曼之前曾说,联邦政府前后至少抵触大马协议高达50次,别说50次,有1次抵触,足以说明大马协议或许已丧失其作用。

他说,若大马协议是无效的,马来西亚的成立是不存在的,然而,砂人民不会后悔,因为从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以来,砂拉越并没获得应有的对待。

准备起诉联邦政府

因此,他表示,已成立了一行15人的执业律师团,准备起诉联邦政府,夺回砂拉越权益。成员包括其本人、前峇都林当区州议员温利山及新达雅党署理主席柏特力乌冷。同时,他也获悉,砂拉越律师公会有可能会与他们站在同一阵线,参与联合起诉联邦政府的行动。

“起诉联邦政府的其中一个主要议程是要厘清1963年大马协议是否有效,因为理由很简单,当年签署契约的4个成员,即马来亚、砂拉越、沙巴及新加坡,只有马来亚当时已独立,砂拉越及沙巴当时尚未真正独立,而新加坡是否也已真正取得独立,我们也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4个成员所签署的协议是否有效?还有另一个疑问是,新加坡后来在1965年退出后,那么该协议是否还有效?”

温利山:砂成马来亚“殖民地”

前峇都林当区州议员温利山表示,参组马来西亚之后,砂拉越并没有获得同等伙伴的对待,而是成为马来亚的“殖民地”!

他解释,我国目前拥有222个国会议席,即使砂拉越及沙巴全部议席加起来,都不及1/3,换句话说,国会若要通过一个法令,根本无需砂沙的表决就可轻松“过关”,就算砂沙联合反对,也无济于事。

“砂拉越的情况是不是像他们的殖民地?”

他也爆料,当年,马来亚邀请砂拉越及沙巴加入成立马来西亚,不是为了什么,而是东马丰富的天然资源,尤其是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

他也直指,西马政党如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及土团党东渡砂拉越,原因没有别的,就是要掌控砂拉越及得到这里的资源,因此,来届州选,砂人民要认清西马政党的真面目,最好的做法就是将这些西马政党踢出去。

佩特里:首任首长被逼宫

新达雅党署理主席佩特里乌冷表示,本身亲眼目睹砂拉越第一任首长已故丹斯里史蒂芬卡隆宁甘被革职的经过,据阅读相关书籍略知,史蒂芬卡隆宁甘施政是要捍卫砂主权,而被联邦强行“逼宫”。

他表示,史蒂芬卡隆宁甘被革职的那一年(1965年),也是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的同年。

“史蒂芬卡隆宁甘被革职的那一年,我已从政,我在史蒂芬卡隆宁甘身边目睹整个事发的过程。”

他记叙,当时的砂元首指示宁甘辞去首长职,然而,州元首却无权这么做,只能在州议会内,被投以不信任票,才能辞下首长职。于是,史蒂芬卡隆宁甘入禀法庭提出上诉。

他续说,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及沙巴在1963年签署马来西亚协议时,他已是成年人,当时,在国营电视台工作。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