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 南海冲突代价高昂

21/02/19

作者/来源:德国之声 https://www.dw.com

专访新加坡防长:南海冲突的代价过于高昂

德国之声:很长一段时间来,南中国海是矛盾的焦点。如果发生全方位的军事冲突,新加坡将在错综紧张的关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黄永宏:我认为不会发生全方位的冲突。所有介入南海问题的国家,其中包括声称有主权的国家以及国际社会,都意识到这样的冲突将付出极高的代价,更何况,目前南海事务并没有激化成直接冲突的苗头。

但这并不是说,不会产生误判或者错误的发展。而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比如美国迪凯特号驱逐舰(USS Decatur)执行自由航行使命时十分靠近一艘中国船只。我们知道,包括中国、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等多个国家在这一区域均声称享有主权,而他们各自的经济专属区同中国的“九段线“有重叠。

所有这些国家都在争议区域做了基建工程,有些人说,中国的基建规模更大,但无论怎样,大家都在这么做。中国的所作所为,无论在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s,中国称南沙群岛—译者注),还是在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s,中国称西沙群岛),都是旨在推动建设他们的国防前线。在远离大陆海岸线约800公里的地方,中国设立了情报、监控以及识别系统,扩建了起降跑道,以供包括战斗机在内的飞机能够使用。在南海的种种设施,都有点防御系统(point defense systems)。我怀疑有人真的认为能把中国从这里赶出去。

德国之声:那么您为此担心吗?这一局面会影响到新加坡的安全吗?

黄永宏:不是新加坡的安全,你知道,南海是全球交通最重要的线路,也是相当部分的全球贸易往来的必经之路,比如很多油轮经过这里,因此它是重要的战略要道。这一点所有国家都知道。在此最感到忧虑的不是新加坡,新加坡只是要提防避免卷入冲突。该地区确实有过突发事件,但用历史的眼光看,再同其它地区相比,这里发生的冲突明显少得多。

德国之声:您认为中国咄咄逼人的架势以及不断增长的霸权会给其它国家带来威胁吗?

黄永宏:这只是一种观点而已。从中国的视角看,他们是和平崛起,并希望其它国家都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我想,在一定程度上这是符合事实的。过去10年里,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欧洲和美国的经济都进入低迷阶段,这一背景下,是中国的经济增长力挺了亚洲的经济。

我还记得,那时我曾会晤包括欧美国家在内的商界人士,问他们,“在这十年里,您愿意生活在哪里?“其中3人告诉我“愿意生活在亚洲“。我不想错误地为中国的角色定位。我们一方面注意到中国声索的九段线,另一方面,我们也注意到由菲律宾提出、国际仲裁法庭作出的南海问题的裁决。中国希望同南海争议各方以及东盟国家签署南海行为准则。

德国之声:在南海问题上,东盟是分裂的。怎样才能找到共同的利益,新加坡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黄永宏:在出台《南海行为准则》之前,2012年东盟各国同中国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东盟各国的防长和外长达成一致,即坚持依据国际法和以和平手段解决南海主权纠纷。

新加坡能够扮演的角色是:我们采取务实的方式。文莱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时,我们曾说服他们举行了一次由18国参加的海军军事演习,非常成功。这也是一次东盟10国加上其它8国之间进行交流的好时机。

不久前新加坡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时,新加坡牵头举行了东盟与中国的联合海军演习。我们的初衷是,各国都应加大努力,减小误判的风险。东盟防长会议还设立了旨在控制局面升级的热线电话。

黄永宏在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采访记者:Shamil Shams

---

分类题材: 国防_defence ,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