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外省原罪?

25/02/0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中央纲(23-2-2009)转载了一篇新加坡报章的《以宽容平反外省原罪》。其内容是借评述《宝岛一村》的眷村移民文化而打造出’平反原罪’的论述。作者在文章的终结上把外省原罪和新加坡新移民挂钩,点出:新加坡目前有四分之一的外来工作或移民人口…需要外来人士补足与壮大国力…将新移民融入社会,让原居民接纳不同族群,是一项重要的社会工程。因此本地观众在感受《宝岛一村》带来悲喜交替的情緒之余,是否也要思考如何用平等尊重的心態,包容來自各地的新移民?

谷歌宝岛一村平反原罪,以及平反外省原罪两词都只获得一条直接相关文章,那就是《以宽容平反外省原罪》。而《宝岛一村》的有关文献里似乎並没有涉及平反外省原罪的诉求。事实上,台湾文化是很正面的看待这一段历史经历。如王鼎鈞于2008年1月26日在聯合報的《眷村和眷村文化》提及:‘今天歷述「前朝」的罪愆,被告的名單中沒有軍眷,這就是眷村的正面意義…眷村出來多少教授、將軍、醫生、律師、作家…’ 。另外,眷村也是台湾各种势力的共同文化,所以才会有‘国民党、民进党、亲民党立委纷纷呼吁,保护眷村文化,建立眷村文化馆或博物馆’的新闻报导。如此备受重视的正面社会文化为何会隐藏着如此负面的原罪?

李登辉的‘不能讓在台灣的外省人掌權’是一种政治思维与战略,不知是否能代表社会原罪。故且不论在台湾本土上外省原罪论为何,在新加坡本岛上肯定是没有外省原罪论的说法。

新加坡自开埠以来就是一个开放式的移民社会,包容与接纳移民早已经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社会文化。新加坡没有外省原罪的历史背景,又何来《以宽容平反外省原罪》的诉求?重要的是,新闻媒体为啥要在此时此刻提出这一种新论说?

新加坡之所以有外来劳动力课题的困扰是因为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政策失误。人民行动党政府的人口政策,包括两胎生育,合法堕胎,妇女以节育换取儿女优先入学等等措施都是导至新加坡人口增长率大幅度削减的基本因素。人民行动党政府无能适时改变劳工密集生产工业也是长期依赖外来劳工的基本因素。人民行动党的教育政策失败,尤其是为了节省经费而过早淘汰成绩不佳的中小学生,也是造成新加坡人才不足的基本因素。简言之,新加坡之所以面对劳动力不足的困境是因为政策的必然结果。

社会议论外来劳工利弊,以及人民批评政府政策不利本地员工是对当前社会困境的反映,和外省原罪论风马牛不相及。人民行动党以丰功伟绩来支持高薪求才的政策真确性,所以不能把外来劳动力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扫入外省原罪论的地毯下。

政策失误引发的社会焦虑和外来劳动力引发的社会成本是两件迥然不同的社会问题,不能混为一谈,更不能张冠李戴。前者反映社会大众的水生火热困境,后者反映政策失灵行政失效的现实。外省原罪论转嫁社会对政策失误的不满为社会对外来劳动力的不满。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本末倒置只能加重病情。

人民行动党政府即将换班,不知是否会大量引入外来人才从政以及入阁?或许《以宽容平反原罪》的诉求是期待社会大众,以宽容的心态欢迎外来人才到新加坡从政入阁?

新加坡政治文化里不是没有原罪,但不是外省原罪,而是华文教育原罪,套用李星可的说词是二毛子给予华人的原罪。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