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抵制华为需要全盘经济思考

18/02/19

作者/来源:郭正亮 美丽岛电子报 https://tw.news.yahoo.com

美国最近加大对华为展开全球抵制,台湾已感受到不小压力。去年12月15日,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RupertHammond-Chambers)就强硬表示,站在美国政府立场,「如果有国家使用华为设备,就别指望我们和你有所往来」,还以英国电信被迫放弃购入华为设备为例,表示「包括技术上的合作,若有资料必须透过拥有华为设备的国家来交流,美国就会退出」。

向来以美国马首是瞻的蔡政府,随后立刻表态支持美国,表示自2019年1月1日起,八大关键基础设施包括交通运输、能源设施、资通科技、金融服务、政府施政、安全体系、医疗卫生、民生供水等相关产业,都将禁用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大陆产品,抵制范围比日本还大。1月15日,工研院也公告内部无线网路不支援华为手机,资策会也同步禁止华为设备使用内部网路。

问题是,美国发起的全球抵制华为运动,除了长期具有情报合作关係的英语系「五眼联盟」(美英加澳纽)之外,各国响应并不如预期,美国的科技恫吓显然影响有限。以欧洲为例,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Sondland)强力警告,任何西方国家如果在关键基础设施项目中使用华为或其他中国设备,都将冒美国採取反制措施的风险,但直到2月中旬,只有英国、法国、挪威、荷兰比较明确跟进抵制,即使法国政府已经表态力挺美国,但2月7日法国参议院还是否决了一项旨在加强电信设备检查的立法提桉。甚至美国邻邦加拿大,也因为顾虑三名被中国政府扣押的公民,决定推迟抵制华为时程。

至于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儘管政府有意考虑制定更严格的安全要求,但早在1月10日,就遭到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反对,认为如果没有证据支持,就没有任何供应商应该被排除在5G行动网路之外。问题是,美国至今并未提出反对华为的有力技术证据。另如义大利,经济发展部也在2月7日闢谣表示,「并没有禁止华为或中兴参与5G网路建设的意图」。

相较于地理遥远的欧洲,和中国距离更近、经贸关係更加紧密的亚洲各国,面对美国来势汹汹的抵制华为要求,除了日本和台湾之外,显然更不愿一面倒,宁可保持左右逢源的包容立场。

以美国盟邦韩国为例,第三大电信营运商LG+就採用华为的4G电信设备,当初也因此失去美军驻韩基地市场。另如韩国NH农协银行,也在去年12月与KT电信,签署高达1200亿韩元的通信网合约,将採用华为设备建构全韩849个分行通信网。

另一个被视为亲美的亚洲指标国家新加坡,儘管电信业分别与爱立信、诺基亚合作,但早从2016年起,新加坡ICT供应商StarHub就和华为展开5G合作,不但在2016年4月完成全球最快的1Gbps室内现场展示,也在2017年1月公布5G最快的35.15Gbps速度测试。另一家供应商M1,更早在2012年就和华为共同发展全国LTE商用网路,2018年也和华为、诺基亚同时合作测试5G小蜂窝基地站,通过25GHz毫米波段测试。

至于同属美国盟邦、却因为2016年杜特蒂当选总统、迅速转向「政治亲美、经济亲中」的菲律宾,对华为也大幅採取开放立场。早在2017年2月,菲律宾最大长途电话公司PLDT就宣布和华为进行5G研发,计划在2020年推出5G无线网路。今年2月13日,菲律宾最大移动电信商GlobeTelecom甚至还直接表示,「有关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的说法被夸大」,该公司仍将按原定与华为的合作计划,在2019年第二季推出5G商业服务。

长期属于美国盟邦的韩国、新加坡、菲律宾,对华为尚且保留全面开放或局部开放的包容态度,更不要说长期游走于美中之间、试图左右逢源的其他亚洲国家。例如美国极力争取参加「印太联盟」的印度,即使在政治上对中国颇有戒心,但印度长期坚持「不结盟」的独立自主路线,不管是政治或经济,并未盲目跟进美国。今年1月8日,印度电信部长马诺杰辛哈(ManojSinha)就声明「印度政府并没有禁止採购华为电信设备的动机或提桉」,还自诩表示「印度已经在电信授权方面,设置了比其他国家更严格的安全条件」,只要通过安全测试标准,印度对各国设备都採取开放态度。

另如美国为了围堵中国、也在积极争取的越南,即使越中两国的南海矛盾始终难解,但早在2013年,华为就已是越南最大通讯供应商,前两大电信商Viettel和VNPT都是使用华为设备,市占率将近八成,即使历经2014年大规模排华暴动,越南政府也没有改变立场。主因是华为产品性价比高,比第二竞标商出价低了将近五成,越南市场很难找到竞争对手。

另如同属美国盟邦、但同时与中国交好的泰国,儘管美国一再警告,但泰国政府并不理会,仍在2月9日与华为共同推出东南亚第一个5G测试台,并表示将在2020年12月推出5G网路。泰国数字经济与社会部长披切还以灵活话术表示:「与华为合作,并不表示泰国不担心安全问题,但测试属于试验阶段,泰国可以做出观察,这对外界确认或否认针对华为产品的安全指控有帮助」。

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尼,目前已是亚洲第四大移动通信市场。早在2003年,印尼移动通信运营商EXCELCOM就与华为签署设备供应合约,华为对印尼的影响力,也逐渐从经济面扩大到教育合作。2016年印尼通信部与华为在雅加达成立创新中心,协助培训印尼电商和指导移动网路运用。2018年3月,华为进一步与印尼12所高校签署备忘录,协助提供ICT培训和站点实习。

显而易见,亚洲各国早就和华为发展出千丝万缕的合作关係,并非美国突然要求全面抵制就能够立刻转向。更重要的是,亚洲各国不但是华为设备或产品的买方,同时也有不少国家早已纳入华为生产供应链,2018年华为半导体採购支出超过210亿美元,仅次于三星和苹果,成为全球第三大半导体买家。换句话说,亚洲国家一旦决定作为买方抵制华为,也必须考虑一旦中国反向抵制,作为华为供应链成员所遭遇的转单风险。

以经济实力最强的日本为例,作为华为买方的软银集团,立刻表态力挺政府,将把既有4G基地站的华为设备,全部改为北欧爱立信和诺基亚。电信龙头NTTDoCoMo也表示,将不会採购华为或中兴产品。问题是,日本也有华为供应链成员,一旦华为反向抵制,恐怕很难不遭到冲击。安川电机被誉为全球机器人四大厂商之一,2017年营业额272亿人民币,高达23%订单来自中国,其中最大买家就是华为。安川社长笠原弘就坦承,一旦华为取消订单,安川将损失惨重,光是日本宣布抵制华为当天,安川股价就大跌4%。

须强调的是,日本出口到中国比重,大约占总出口两成,不少日本供应商技术高超,例如古河电气的硬碟、广濑电机的连接器、村田製作所的陶瓷电容器、三菱电机、NTT雷射零件,华为并不容易在其他国家找到替代产品。反观台湾,出口高达四成依赖中港、高达37%出口属于资讯电子产品,相对于日本具有一流科技实力足以抵制华为,台湾不管就出口依赖或科技实力,恐怕都不具有高调抵制华为的条件。

毕竟,光是华为每年在台湾的採购金额,就高达700亿台币,前50大华为供应商,台湾就包括鸿海(富士康名列第一)、华通电脑、联发科、硅品、台积电,排名在50大之外的供应商还包括大立光、欣兴、晶技等等。随着美中科技战越演越烈,台湾政府一旦深陷其中,最后引发中国大陆政府的全力反制,到时候恐怕不只华为抵制台商,还可能连动到联想、中兴、小米等陆企减少对台採购,对台湾电子零组件产业,恐将造成空前冲击。

事实上,随着美中贸易战日益恶化,目前已传出中国大陆为了扩大内需市场,将要求企业提高国内採购比重,也可能为了阻止台商外移,要求原本对台採购的陆企转向国内採购,或要求相关台商赴大陆生产。大陆对「进口转内製」的执行力度,显然将取决于两岸关係的恶劣程度,对比其他亚洲国家,台湾抵制华为的积极程度,恐将成为大陆反向抵制的决策变数。

更何况,由于两岸经贸关係紧密,台湾本来就是美中贸易战、除了中国大陆之外的最大输家。以2016年中国对美出口的前十名企业为例,竟有高达八家是台商,包括鸿富锦精密电子(鸿海)、达功电脑(广达)、昌硕科技、名硕电脑(华硕)、仁宝、达丰电脑(广达)等等。

面对2019年全球经济趋缓的压力,即使是美国最坚定的亚洲盟邦日本、韩国、新加坡,也都转向「政治亲美、避免对中摊牌」的左右逢源路线。台湾面对「出口高度依赖中港、科技实力尚待提升」的有限国力,恐怕也不宜高估自己,必须站在全局纳入经济思考,才能避祸求福。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