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瑞士银行还能为客户保密?

23/02/09

作者/来源: FT http://www.ftchinese.com

瑞士银行家把严格为客户保密当作一项基本原则加以捍卫。他们辩称,其他一些国家,比如邻国列支敦士登和奥地利等,也坚守着类似的传统。他们还提醒人们注意这样的事例:秘密的瑞士银行账户,是如何帮助人们从极权主义的魔爪下逃生——甚至可以说,如何帮助人们与极权主义作斗争的。

不过,随着历史事例的影响力不断减退,以及在个人相对于政府或社会的地位这一问题上观点的分化,近些年来,人们越来越多地从法律角度寻找银行保密制度存在的理由。

上周,美国当局成功地迫使瑞银 (UBS) 披露约250名涉嫌利用虚假企业逃税的客户,这意味着又一个重大突破——有朝一日,这一突破或许将被认为是决定性的。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高级研究员本•斯太尔 (Benn Steil)表示:“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遭受了一次重大打击。”

瑞士法律区分逃税与税务欺诈,前者被视为民事违法行为,后者则被视为犯罪。传统上,瑞士没有在此类要求上进行过合作——披露持有离岸帐户并涉嫌逃税的外国人的相关信息——除非外国税务或司法机关已证明欺诈属实。

事实证明瑞士法律的这一特色越来越难以维持,部分原因在于,许多人认为它本身就缺乏明确性,而且他国普遍将其视为瑞士为保护其银行保密制度而释放的烟幕。

根据瑞银上周签署的协议,该行要在瑞士所有法定上诉程序完成之前就向美国提供账户明细。这似乎让那种本已令人生疑的特色显得无关紧要。当然,在这份协议签署后的数小时内,欧盟委员会 (European Commission) 就要求瑞士向欧盟成员国提供与其为华盛顿提供的同样特权,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银行保密制度将会消亡——或者说,至少不会很快消亡——也不意味着瑞士将在短期内丧失全球主要离岸资产中心的地位。

布鲁塞尔(译者注:欧盟主要机构所在地)方面将美国一案当作先例的企图,将会被其内部分歧所瓦解。奥地利和卢森堡可能会抵制推动信息共享权的努力,尽管英国和德国对此十分热衷。

此外,瑞士各银行此前曾认为,它们已通过两项策略化解了来自欧盟的压力。首先,伯尔尼同意实施一套复杂的机制,对欧盟公民在瑞士持有的离岸储蓄征税,并将税款转给相关成员国。

其次,许多瑞士银行已认识到,传统的离岸模式——富裕的外国人借此开设账户,从来不在其母国申报——会遭遇他国日益强烈的抵制。

普华永道 (PwC) 合伙人约翰•塔特萨尔 (John Tattersall) 表示:“与其它所有机构一样,瑞士的银行也必须审时度势。透明度受重视的程度比以往要高得多。”

考虑到这种压力,许多瑞士私人银行一直在对位于德国、意大利、法国等邻国或英国的“在岸”分行网点进行投资。

这些银行为自己的烧钱行为找到了理由:它们相信,尽管此类“在岸”服务要完全透明,并遵守所在国的法律,但瑞士银行的形象和声誉,将为它们带来有价值的客户群。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瑞银在这方面表现得最为积极。该行现已完成的欧洲财富管理计划(European Wealth Management Initiative) 涉及在德国、意大利和英国等国的大城市中建立小型分行网点。

其他瑞士银行也在仿效,但与瑞银的宏大投资相比,它们显得更为审慎。Vontobel将业务扩张到了德国和奥地利,规模较大的瑞士宝盛 (Julius Baer)和嘉盛莱宝(Sarasin) 则把重心放在了亚洲和中东地区。所有采取此类行动的瑞士银行都相信,尽管银行保密制度的日子或许已屈指可数,但人们对于美国一案中瑞士银行所提供的服务与技能的渴望仍将存在。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