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小國外交政策的研究 理論與個案檢視

29/11/97

小國外交政策的研究 理論與個案檢視

作者:楊宗岳 指導教授:羅致政

第一節、導論

一、研究動機:國際政治的本質是無政府狀態,通常都是由強權國家主導著整個世界,而弱小的國家通常被視為是處在任人宰割的位置,因為國際政治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權力大小與資源多寡決定了一個國家的命運,但是小國真的就只能接受這種弱小的宿命嗎,是否有能夠扭轉宿命的例子呢?新加坡提供了一個最好的例子來扭轉這種宿命。

二、研究目的:有鑒於學界現今的研究大都注重大國的國際行為與外交政策,因此忽略了小國在國際社會中的行為研究,因此便有了構想去試圖找尋小國外交政策的理論,並且在以一個案例來配合研究,筆者在此尋找新加坡為小國外交案例的代表。

由新加坡的例子,筆者希望試圖找出台灣能夠借鏡之處,因此本文的研究問題為:1、小國外交政策特徵為何?2小國如何處理與大國之間的關係?3、作為外交政策工具的援外政策,小國怎麼運用?

三、文獻檢閱:國際中關於小國的定義,通常有幾個指標,如East定義小國的特徵為:(1)國土面積小(2)人口少(3)總國民生產毛額少(4)軍事能力低 [1 ]

而其定義的小國外交相對於大國言,有幾點特徵:1、低程度的參與國際事務2、高程度的參與國際組織3、高程度的支持國際法則規範4、避免將使用武力當作國家的策略5、在體系中的行為與政策避免孤立或疏遠強國6、對於外交事務只有較狹隘的功能以及地緣觀7、在國際議題上通常採行道德以及標準的立場2

而丁永康教授則將小國外交政策的特徵描述為:1、參與國際事務的頻率較低2、外交活動空間狹窄,只能專注於區域性的事務和與其有直接相關的事情3、外交政策執行以經濟為主,俾使能從最少的資源中謀取最大利益4、強調道德,提供國際上高水準的法制規範5、強調國際主義、參與區域性國際組織,俾能從中彌補小國的有限資源之不足6、應派或鴿派?小國各有不同主張,或採用獨斷的或採用順從的外交政策。

East教授的定義時常被學者以及研究者用來定義小國的特徵,但是隨著世界局勢的演變,傳統以人口或國民生產毛額來區分小國與大國的指標受到嚴厲挑戰,何況現今要找到完全符合 EAST教授所訂出的特徵的小國家幾乎很難找到,因此除了面積小與軍事能力低外,符合小國的要件應該還要有缺乏對國際環境的影響力或是對於國際環境變動有高度敏感度(sensitivity),並且對於國際環境的變動的影響很難抵抗,或是兩者兼具 [3]。

新加坡從面積與影響力來看,都是屬於小國的特型,但是她卻有著成功的外交政策,為小國的外交提供了一個良好的範例,而影響新加坡外交最大的因素是不安全感,在從馬來西亞獨立之初,華人為主的新加坡要如何在馬來人世界中生存是領導者必須思考的問題,因此領導者本身的思考對於外交政策有極大影響,所以理性決策模型(rational decision-making model)似乎是一個很好的分析方法。Peter J. Katzenstein 在研究西歐小國因應全球市場所採取的策略後,認為這些小國的成功之道在於經濟彈性的平衡 (balance of economic flexibility) 與政治穩定 (political stability),而新加坡顯然依循這種模式發展,除了國內政治穩定外,更能使用本身的經濟力量,提供外援或參與重要國際組織以提高自己本身的國際地位。

第二節、小國的外交政策特色與其定義

早在1970年代,學者舒馬奇(Schumacher)有一個普及化的口號為「小即是美」4。但在1990年代國際上發生的局勢顯示,當牽涉到與大國互動時,小不是一個令人羨慕的狀態,而是危險的。在1990年代發生的一些事件對於小國外交造成影響:美國入侵巴拿馬、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東歐國家的民主化浪潮、德國統一以及蘇聯的瓦解。這些事件象徵冷戰的結束,國際局勢不再由幾個大國完全主導,以往兩極體系瓦解,國際朝向多元化,因此小國必須依據自己的安全目標做出外交政策,以因應其他國家的威脅。

而關於小國外交的特徵,最著名的定義為East教授的定義,而其定義的小國外交相對於大國言,有幾點特徵:1、低程度的參與國際事務2、高程度的參與國際組織3、高程度的支持國際法則規範4、避免將使用武力當作國家的策略5、在體系中的行為與政策避免孤立或疏遠強國6、對於外交事務只有較狹隘的功能以及地緣觀7、在國際議題上通常採行道德以及標準的立場。

隨後經過國內學者丁永康教授的整理,將小國外交政策的特徵歸納為:

1、參與國際事務的頻率較低

2、外交活動空間狹窄,只能專注於區域性的事務和與其有直接相關的事情

3、外交政策執行以經濟為主,俾使能從最少的資源中謀取最大利益

4、強調道德,提供國際上高水準的法制規範

5、強調國際主義、參與區域性國際組織,俾能從中彌補小國的有限資源之不足

6、應派或鴿派?小國各有不同主張,或採用獨斷的或採用順從的外交政策。

由以上兩位學者的定義使我們大致瞭解小國外交政策的特徵,隨後將探討的是小國外交政策的作為,筆者將來三種形式的小國外交政策。

(一)、小國的中立政策

福克斯女士在研究小國因應外部壓力時,得出結論:他認為傳統國際政治由大國主導,小國只能被玩弄於鼓掌間;但是從小國的觀點來看,大國可以用優勢的軍力或影響歷來影響小國,小國也可用其經濟、意識型態、外交訴求、正義形象與軍事力量來回應。因此,在兩大國交惡時,小國挾其力量,不願捲入爭端中,大國會因為顧慮小國的動向,唯恐其之動向打亂自己的戰略部署,使的小國的中立政策可在兩強爭端中求得一線生機。5

他的研究建議中立小國可因下列情況排除大國壓力:

(1) 大國對於小國和小國影響的衝突要求數越多。

(2) 小國所處的區域中,大國間軍力大約相等。

(3) 大國必須關注競爭利益範圍越大。

(4) 小國所處位置距離交戰國遠。

(5) 入侵小國的實體障礙大。

(6) 小國握有對交戰國需要且缺乏的物資。

(7) 小國經濟自主。

(8) 區域內大國間的要求不一致。

(9) 要求國做出的要求具有道德禁制性。

(10)要求國內團體與小國互動頻繁。

(11)小國存在時間久,使的大國必須與之談判。

(12)中立國家數目多。

而如能運用下列方法越好

(1) 顯現出對於暴力行為以武力反制的意願,使大國正視。

(2) 在大國優勢主導下,做出無損於小國獨立的讓步安撫措施。

(3) 鞏固國內領導、凝聚國內共識。

(4) 與鄰近國家保持有好關係。

(5) 有放棄其他價值而專注主要目標的能力,如為了防衛戰爭可犧牲經濟福祉。

(6) 具有掌握大國確切的政治與軍事情報能力並且能正確評估大國的動向。

(7) 任用具有經驗、沈著的談判人員,並且可掩飾自己不利得能力。

(8) 具有能要求雙方做出利害相抵而免於讓步的權力。

(二)不結盟政策

不結盟政策(non-alignment)與中立政策的不同點在於:前者旨在處於大國聯盟之外,主要是第三世界國家用來反殖民、推動國家發展、、促進第三世界國家合作以及重組現存的國際體系;而中立政策則多指歐洲已開發國家的政策,他們支持現存的國際體系,對國際事務之介入常依法律或一貫之政策行事6。不結盟政策是由各國自己採行,不保證獲得他國的認可;中立政策多基於國際法,受到他國的尊重。不結盟只是一種暫時性政策,旨在排除大國結盟,以免捲入大國的軍事或其他目標爭端中。

由於不結盟政策不易在法律上和實務上獲得尊重,故本國需考慮:在國際體系中是否具有有利的籌碼,是否有能力維護主權獨立以及領土完整,大國是否具有善意或漠不關心,是否遠離國際衝突中心,以及相當程度的國內政治安定。7

不結盟政策在緊密或純粹兩極體系中,是不存在的,小國在兩強間的鬥爭只能選擇一邊以確保自己免受戰爭的威脅。而在多極體系中,不結盟是一種戰術原則(tactic principles),透過含糊的宣示可達到(1)確保一國之自由獨立;(2)保持小國置身不相干的衝突之外;(3)避免加入區域問題更複雜難解的聯盟;(3)預防將有限的資源浪費於軍事義務上;(4)從爭端雙方獲得外援。透過這種戰術的應用,小國雖然在全球政治上沒有多大影響力,但是在區域問題上的地位與角色卻日漸提升,眾多小國的意向仍具影響力而使大國不敢輕忽。而影響小國採取不結盟的主因,除了國內政治,如民族主義、反殖民、反西方與經濟發展外,從中獲利是採取不結盟政策的主因,因此,不結盟存在乃是希望大國不要危害小國,不結盟政策本身就是一種權宜之計,出發點在於自利,排拒大國,從大國手中獲益,並企圖提升其區域或國際的影響力。

(三)結盟政策

根據羅塞特(Bruce Russet)和史塔(Harvey Starr)的說法,聯盟對一國而言重要是在以他國的力量來增加自己的力量,或是削弱他國的力量或威脅並從聯盟中獲得利益為要8。郝斯悌(Holsti)則認為聯盟的成因為:(1)與國內需求密切相關,如共同經濟問題;(2)因國內或意義型態而採取革命性擴張政策;(3)對共同威脅的認知;(4)地理特徵相近的國家,如鄰國。除了第二種常出現軍事同盟外,其他均可能出現軍事、政治或經濟性的聯盟。

國際社會中的聯盟不免涉及聯盟中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大國通常會較佔上風,但是,小國也能從中獲取真正的安全或生存利益,小國透過承諾換取支持,雖然此種承諾對於大國而言不一定有直接影響,但是對於小國而言卻是極為重大的決策,如台灣與美國的關係。

相對於不結盟或中立政策,採取結盟政策的國家通常會較不具有自主性,因為它需要聯盟所提供的利益,也因此可能會受到聯盟中大國的牽制與干涉,並且要負擔聯盟中的防衛義務,不過,弱小的國家依然有辦法將這種情形扭轉過來,這在後面的討論中再加以細談。

第三節、小國與國際社會關係

在前面的章節中,已經初步的介紹關於小國外交政策的特徵,在本章中將探討小國在國際社會中與他國的互動,在此筆者將先探討小國與大國的互動以及小國在國際體系與國際組織中的作為。

(一)、與大國的關係

國際政治的分析家普遍認為一個需要受到保護的被保護國,在面對保護國時的討價還價能力非常有限,因為對於保護國政治、經濟、軍事上的依賴,制約了小國行為時的選項,無法違背大國的意願行事,尤其在兩極體系下,這種情況更是明顯。

在該種情況下,要減少對大國的依賴,小國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減少對於大國的經濟、軍事或政治依賴關係,就是採取重新結盟政策,與保護者的敵人拉近關係,二是採取獨立甚至孤立的外交政策。但是這兩條路都非常不好走,小國要威脅重新結盟的要求是很空洞的,如南韓與美國以及台灣與美國間的關係,南韓與台灣都因為意義型態而不可能與北韓或中國重新結盟來對抗美國。

另外在現今世界資本主義體制下,一個小國不可能採取自給自足的孤立政策。不過,在面對大國時,如果能夠增加自己的討價還價能力,也是能夠獲得一定的自主空間,例如與大國內部的集團建立密切關係,以求能操縱相關的外交政策,或是利用國際組織的程序與章程來抑制大國的影響力,不過這些方法是需要一些前提的,如小國與大國內部團體建立密切關係時,要能看清大國內政走向,判斷出該團體在國內的影響力,而利用國際組織的策略要成功,也需要在組織決策相當民主且大國信服的國際組織中才行。

總而言之,被保護的小國想要擺脫依賴就需:減低大國在小國經濟與安全中的角色,或是使兩國的關係趨於平衡。換句話說,就是要減低對於大國的依賴,或是尋找出其他可替代品,如另一國的支持。學界一般認為,依賴他國的國家的討價還價能力是非常低的,但是學者奧森(Mancur Olson)和柴克豪斯(Richard Zeckhauser)卻提供了一個理論來扭轉被保護小國的地位。

兩位學者提出的「聯盟經濟理論」(economic theory of alliances)。提出聯盟中的小國都分別採取一種理性的免費搭車(free riding)策略,所以整個聯盟安全的供應是不平等的,這些免費搭車者在多人的囚犯困境中,採取了背叛的策略,因為聯盟中的大國在面臨威脅下不得不堅持一定的軍備程度,以至於小國有機會理性的減少對聯盟軍費的支出,但是卻又能享受聯盟庇護。這種情況下的大國通常無法威逼小國提供更多支援,因為他們顧及的利益是全面性的、長時間性的,不得不履行對於盟國的承諾,以換取其他盟國對於聯盟的信心。這對於聯盟中小國來說有幾個意函,首先,被保護小國可繼續當一個免費搭車者;其次,大國無法阻止小國這種背叛的行為,因為若要阻止這種行為,並等於向敵對聯盟暴露聯盟的缺點,另外也會造成其他同盟國對於自己的信任感下降。

基本上,小國的策略選擇是取決於在這種不對稱關係對大國的價值為何,如果帶來的價值高,那麼小國議價能力便越高,而價值的高低是由大國的國家利益來判斷,如果維護這個國家是國家利益的所在,那麼小國的價值就非常高。因此,小國如果採取免費搭車的策略,便又更增加了被保護者免費搭車的機會。而免費搭車的方法有兩個,一是「弱化策略」,即是被保護者減少對於聯盟的貢獻,使其安全環境惡化,以使保護者增加其援助,或是故意誇大敵國的威脅以及自己的軟弱性。但是如果當被保護者面臨安全威脅,而無法採取這種軟化策略時,那便可以採取「危機策略」,升高與對手的危機或緊張情勢,以將保護國拉入,並且迫使保護國不得不增加其承諾。

上述的策略主要都是在不對稱的關係中,弱小的一方(面積小、軍事能力低、資源少、影響力小)扭轉情勢的策略,透過危機販子策略或是弱化策略來增強保護國的關注。

(二)國際體系與組織中的小國外交政策

基歐罕從國際體系的觀點,認為:與其讓安全由本國際有的資源來決定,不如由國家領導人視其國家可扮演的體系角色來決定。他認為「體系決定論」可適用於小國理論。他將國際體系中的國家分為四級,第一級是「體系決定者」(system determining),如單級體系中的強國,或是兩極體系中的大國,這些國家的行為對於體系造成決定性影響;第二級是「體系影響者」(system influencing),即國家非體系主宰,但可透過單邊或雙邊運作對體系產生重大影響;第三極為「體系被影響者」(system affecting),這類國家無法對於體系產生影響,但可透過小團體、聯盟或區域性的機構對體系產生某些非重大性影響;第四級為「體系沒影響者」(system ineffectual),這些國家多屬小國,無法單獨行動,對體系無影響力,只能隨勢調整其外交政策。而小國指的就是第三級與第四級的國家。這些國家在國際組織上,可以理性地致力於形成對其生存有利的政策,因為這些國家體認到「合在一起也許沒多大成效,但分開必定一是無成」。而認清這些事實的國家並不會過度期待外部的安全援助,這就是小國在國際組織中的態度。體系性質朝向多級發展的趨勢,對於小國而言可有較多自主性,可利用大國間的彼此競爭而獲的一些操作的空間。

基歐罕對於小國聯盟的態度是贊同小國加入聯盟的利益是在獲得安全,但是大國對於小國或聯盟的態度,要取決於該國或聯盟是否涉及其重大利益為基準,因此小國的聯盟政策必須格外謹慎,要避免與單一大國結盟或參與一大眾小的聯盟。

杜明奎斯(Jorge Dominguez)則從「中心-邊陲體系」(central-periphery

system)來分析小國外交,他認為國際體系趨於分裂,在政治上,會使的邊陲國家與中心國家關係呈現弱勢,而邊陲國家即是他所謂的小國,這些國家因為資源缺乏,以及內部壓力和需求,而使的他們關注的議題是侷限於地方,他總結小國的外交政策是趨向於地方化和區域化。他的看法得到麥柯米克(James McCormick)和基爾(Young Kihl)認同,他們分析各國在全球和區域性國際組織的活動情形,認為不論大小國在全球性國際組織活動比例雖然比區域國際組織高兩倍,但是作為外交政策的達成工具,區域性組織顯然較全球性重要,後者不過是外交政策的選擇工具而已9

區域性組織的大量出現,是二次大戰後國際社會的特徵之一,但是聯合國以及之前的國聯仍然是各國最重視的國際組織,許多學者對於小國在國際組織中的研究也不少。霍夫曼(Staley Hoffman)認為小國企圖獲得集體保護以對抗當時的兩強,因為獨自奮鬥只會淪為大國衝突的犧牲品,所以小國間緊密的結合是對抗兩強最好的方。這種態度用於聯合國顯示出小國對取得國際權力、經濟發展的野心,對聯合國熱心的態度是為了國際地位的提昇和制約大國的作為10

小國參與國際組織的地位雖然不高,但是卻逐漸升高中,雖然小國在國際組織中尚無法與大國平等,但是還是願意參與國際組織,因為:(1)小國本身軍事弱勢,為了國際正義和本國安全,還是願意參與國際組織;(2)雖然地位不平等,但是透過國際事務的運作,小國的行為能更有效影響全球事務;(3)在重要組織中,如聯合國,小國有機會擔任某些要職以提昇其聲望和影響力;(4)在和談代替對抗的情勢下,小國有許多機會在大會或裁判案上擔任裁判者、調停者和斡旋者的角色,更使的小國在國際事務上佔有的地位更加提昇。福克斯的研究則以歐洲的小國為主,認為這些小國在聯合國的政策是:(1)為關切的議題尋找一個能大聲說話的場所;(2)看重聯合國是國際法的執行機關,可不受大國主宰;(3)保障本國安全,不受敵國非法的侵害;(4)參與並貢獻能力於聯合國之事務以其有善於本國福祉或維持本國的生活水準;(5)重視國際安全,致力調停爭端;(6)不介入大國間的爭論,推動和平並且尊重各國11

洪馬克(Mark Hong)則認為國際組織中的小國政策多基於:(1)對本國利益的認知;(2)本國在國際關係上的脆弱性;(3)致力於獲得國際社會的出席與承認;(4)塑造使聯合國重整以更能反映本國需要的機會;(5)基於共同目標以及議題合作以及擴大影響力的需要12。因此,弱小國家的外交政策可朝向:(1)在體系中組織次級體系,以增加與大國談判的能力;(2)與前殖民母國維持緊密的連結;(3)全面參與多邊論壇,同時尋求與大國的雙邊談判;(4)集中參與聯合國的發展議題;(5)參與非政府組織,並且就不同議題與不同國家或團體合作。

新加坡位於北緯一點一度至一點二八度,東經一0三點三八至一0四點0八度之間,北臨柔佛海峽與馬來西亞為鄰,東接南中國海,南濱新加坡海峽與印尼各島相望。總面積有二二四點五平方公里。而新加坡人口曰300多萬,主要是由華人、馬來人和印度人所組成。新加坡本島大半位丘陵地,西北較高,東南較低,島上缺乏良好亦即豐富的天然資源,連水都是靠鄰國馬來西亞支援,但是新加坡卻是東南亞最大的轉口貿易、石油化學及金融中心,她的經濟有高度的發展。

新加坡的歷史發展與英國和馬來西亞關係密切,在19世紀時,新加坡是由英國所殖民統治的,早在1819年1月28日,英國人便登陸了新加坡,開始了新加坡的經營,在1826年英國將檳榔嶼、麻六甲和新加坡三地合併為海峽殖民地,華人習慣將之稱為「三州府」,首府設在檳榔嶼,歸東印度公司管轄,但是後來新加坡發展迅速,超越其他兩地,因此1832年改將首府設在新加坡。在1867年4月1日,三州府改由英國倫敦殖民部管轄,從此直屬於英國皇家殖民地。

不過在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1941年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新加坡因其戰略地位成為日本首要目標,英國抵擋不住日本,宣告投降,新加坡被日本改名為「昭南島」,從此展開日本的統治時期,在日本統治期間,各種非人道的屠殺和嚴律苛政使的新加坡民不聊生,直到日本投降為止,這段期間被稱為「黑暗時代」。

1945年日本投降後,英國重新接管新加坡。1946年,英國公佈馬來亞聯盟(Malayan Unions)成立白皮書,將濱城和麻六甲劃入馬來亞聯盟,新加坡仍歸英國管轄,1946年3月,英國結束對新加坡的軍事統治,1948年2月1日,馬來亞聯盟改制為馬來亞聯邦。而新加坡在1962年順利的舉行公投,決定與馬來亞聯邦、沙巴和沙勞越共組馬來西亞聯邦,於1963年9月16日以保有勞工和教育自主權的條件下加入聯邦。然而,在合併後的新加坡州政府與馬來西亞聯邦政府間,因為國家發展與種族問題而產生歧見,新加坡政府主張建立一個種族平等的國家,但是聯邦政府卻主張要維持馬來人的利益優先,因此兩者之間存在著矛盾而無法妥協,為了避免加深誤會,李光耀便在1965年8月9日宣佈退出馬來西亞聯邦,成為完全獨立自主的新加坡共和國,同年9月21日加入聯合國,10月15日加入大英國協。

脫離馬來西亞後,由於土地狹小使的新加坡對自己的生存與發展有危機感,為了擺脫這種危機感,李光耀決定要將新加坡發展成高效率、清廉的法治政府,在李光耀領導下,新加坡創造了驚人的經濟奇蹟,李光耀以消滅貧困、發展生產力為主要任務,制定了一連串的發展政策與戰略,在60年代末,實現了經濟起飛,80年代成了新興的工業國, 這些成就使的李光耀的政治聲望居高不下,其領導的人民行動黨也一直佔有國會大多數的席次,一直至今,還無任何反對黨可與之匹敵。

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圖:

從地緣戰略的觀點看,新加坡缺乏足夠的空間以及人口和天然資源,再加上1965年獨立之初,處在馬來人為主的東南亞世界,周圍鄰國的敵視使的新加坡在發展之初受到侷限,但是她的戰略地位優異是毫無疑問的,在海運發達的今日,新加坡正好處於太平洋、印度洋必經航道上,由於此項關鍵地位,使的新加坡成為東南亞各國工商的中心以及金融中心,而使的新加坡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增加了一個不可忽視的籌碼。

新加坡雖然因為人口較少,而只有在37個國家中駐有使節團,但是她卻與世界上158個國家建立了正式的外交關係,並且新加坡也致力於建立多邊關係以及地區的網絡,她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三個組織都佔有一席之地,分別是:亞太經濟合作理事會(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東南亞協會(South-East Asian Nations)和東協區域論壇(ASEAN Regional Forum),她也致力於促進亞洲與歐洲間的對話,參與建立了亞歐高峰會(Asia-Europe Meeting)。目前新加坡還擔任聯合國安理會的非常任理事國。

而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分析層次可從幾個方面著手,一是國際情勢的影響:諸如美國與蘇聯的撤軍、東協國家的軍備競賽、中國介入東南亞和南海主權爭議等因素對於新加坡外交政策的影響;二是國內政治環境因素:如經濟上的穩定發展、安全軍備上的積極建制等因素的影響;三是決策者層次:政黨以及領導人對於外交政策的影響。

探討完影響因素後,就是新加坡具體政策的作為,首先是他的外交政策取向(結盟、不結盟或中立),其次是對於亞太周邊國家以及大國的外交政策:對於印尼、馬來西亞、美國與中國,最後是新加坡對於國際組織的政策:如東協、聯合國等。

四、研究方法以及希望成果:本篇研究將就現有資料作內容分析,以及從歷史的途徑來作研究,尋找出小國外交理論的建構,並且採用一個案例來配合。希望藉此能為台灣的外交思維找出例證,雖然台灣與新加坡的情況不盡相同,台灣面臨著強敵的威脅,因此在外交政策取向的選擇上便非常有限,但是台灣也有可以向新加坡借鏡之處,面臨兩強爭雄的交點上,台灣實需要有較廣闊的視野,不可全然偏向某一強權,以使台灣的自主空間能較廣。另外,台灣外交最為人詬病的是在國際組織中的表現,台灣能參與的組織本來就非常有限,卻又不能好好運用國際組織,整個對於國際組織的決策缺乏協調性,常常陷入前線作戰,後援卻不足的困境,觀看近兩年來在汶萊以及中國舉辦的APEC會議,都可看出台灣官員在國際場合顯示出單線作戰的影子,尤其是在中國打壓下,外交政策的表現勢必要事前整體規劃好,進行沙盤推演,如此方能有助於台灣在國際場合的表現,以及為往後加入其它國際組織(如WHO)提供一個好方法,筆者希望藉著新加坡的外交政策作為,能夠使台灣能從中得到啟示。

五、研究設計:本篇研究的章節安排分配如下

第一章、導論

第一節、研究動機

第二節、研究目的

第三節、文獻檢閱

第四節、研究方法

第五節、研究設計

第二章、小國外交政策的理論

第一節、 小國的定義

第二節、 小國的結盟政策

第三節、 小國的不結盟政策

第四節、 小國的中立政策

第五節、 小國在國際組織中的外交政策

第六節、 小國的援外政策

第三章、影響新加坡外交政策的因素

第一節、 國際以及區域環境因素

第二節、 國內政治因素

第三節、 領導人的因素

第四章、新加坡對於亞太國家以及國際組織的政策

第一節、 新加坡對美國政策

第二節、 新加坡對中國政策

第三節、 新加坡對馬來西亞、印尼的政策

第四節、 新加坡對東協的政策

第五節、 新加坡對聯合國的政策

第五章、結論

六、參考書目

一、中文專書

1、莊素玉,楊瑪莉,高標挑戰新加坡。台北:天下雜誌,民國84年。

2、張明澍譯,Bruce Russet和Harvey Starr原著,國際政治,台北:五南書局,

1995年3月初版

3、宋鎮照,東協國家之政經發展,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民國85年。

4、胡祖慶譯,國際政治體系理論解析,台北:五南圖書出版,民國78年

5、陳鴻瑜,東南亞各國的政治與外交政策,台北:渤海堂,民國81年。

6、顧長永,東南亞政府與政治,台北:五南出版社,民國84年9月。

7、天下雜誌編輯,亞洲的小巨人-新加坡為什麼自豪?台北經濟與生活出版事

業股份有限公司,民國73年。

8、新加坡聯合早報編,李光耀40年政論選。台北:聯經,民國83年。

9、張錫鎮,東南亞政府與政治。台北,揚智文化,1999年3月。

10、李光耀回憶錄(1923-1965)。台北,世界書局,民國89年。

11、李光耀回憶錄(1965-2000)。台北,世界書局,民國89年。

12、郭俊麟,新加坡的政治領袖與政治領導。台北:生智,民國87年。

13、國防部史政編譯局譯印,亞洲的安全挑戰。台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民

國89年5月。

14、顧長永,東南亞政府與政治,台北:五南出版社,民國84年9月

二、英文專書

1、Acharya, Amitav, and Richard Stubbs (eds.), New Challenges for ASEAN : Emerging Policy Issues, Vancouver: UBS Press, 1995.

2、E.E.Schumacher,Small in Beautiful,New York:Harper&Row。

3、Annette Baker Fox,”The Power of Small States:Diplomacy in the World War 2,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59。

4、Harto Hakovirta,”East-West Conflict and European Neutrality,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8。

5、K.J.Holsti,International Politics:A Framework for Analysis,New Jersey:Prentice-Hall,Ins,1983。

6、Michael Leifer,Singapore’s Foreign Policy:coping with vulnerability,London:Routledge,2000。

7、Ayoob Mohammed (ed.), Regional Security in the Third World: Case Studies from Southeast Asia and the Middle East, London: Croom Helm, 1986。

8、Charles E. Morrrison and Astri Suhrke, Strategies of Survival: The Foreign Policy Dilemmas of Smaller Asian States,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78。

9、Chew, Ernest C. T. A History of Singapore, Singapo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10、Andrew Tian Huat, Singapore’s Defense Policy in the New Millennium,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98。

11、Datuk Abdullah bin Haji Ahmad Badawi, Malaysia-Singapore Relations,

Singapore: The 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1990。

12、Geoffrey Murray, Audrey Perera, Singapore: the Global City-State, N.Y.: St. Martin’s Press, 1996。

三、中文期刊

1、許懷聰,「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問題與研究,第23卷,第8期,民國73年

5月10日,p22~34。

2、丁永康,「小國外交理論與紐西蘭外交政策分析」,問題與研究,第34卷第

12期,民國84年12月,p61~72。

3、石之瑜,「小國的外交與國際角色認同問題」,問題與研究,第30卷第7期,

民國80年7月,p69~82。

4、陳鴻瑜,「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問題與研究,第28卷,第10期,民國78

年7月,p36~52.

5、江憶恩,「弱國怎樣對強國」,美國月刊,第4卷第5期,民國78年9月。

6、吳祖田,「東南亞國家協會」組織之發展與回顧,問題與研究,第37卷第8

期,民國87年8月。

7、羅石圃,<十年來東南亞國家關係之演變>,問題與研究,第11卷第1期。

四、英文期刊

1、Annette Baker Fox,”The Small States of Westorn Europe in the United Nation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no.3,summer.1965。

2、 M.A East,”Size and Foreign Policy:A Test of Two Models”,World

Politics,Vol.25,No.4,July,1973 。

3、Hoadle,J,Stephen,”Small State as Aid Donor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Vol.34,No.1,Winter1980。

4、Haken Wiberg,”The Security of Small Nations:Challenges and Defences”,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Vol.24,No.4,1987。

5、Mark Hong,”Small States in the Unite Nations”,International Social Science Journal,no.144,June 1995。

6、Staley Hoffman,”The Role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Limits and

Possibilitie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1956。

7、Andrews, John, “ Lee’s Legacy:A Survey of Singapore,” The Economist, Vol.301, Nov. 22, 1986。

注释:

[1] M.A East,”Size and Foreign Policy:A Test of Two Models”,World Politics,Vol.25,No.4,July,1973 ,p557

[2]同上註

[3] Haken Wiberg,”The Security of Small Nations:Challenges and Defences”,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Vol.24,No.4,1987,p339

[4] E.E.Schumacher,Small in Beautiful,New York:Harper&Row,1981,p15

[5] Annette Baker Fox,”The Power of Small States:Diplomacy in the World War 2,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59,p1-19

[6] Harto Hakovirta,”East-West Conflict and European Neutrality,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8,p11-12

[7] K.J.Holsti,International Politics:A Framework for Analysis,New Jersey:Prentice-Hall,Ins,1983,p101-106

[8] 張明澍譯,Bruce Russet和Harvey Starr原著,國際政治,台北:五南書局,1995年3月初版,p89-94

[9] James McCormick and Young Kihl,”Inter-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and Foreign Policy Behavior:Some Empirical Findings,The Americal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vol, 73,no.2,p499

[10] Staley Hoffman,”The Role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Limits and Possibilitie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1956,p445

[11] Annette Baker Fox,”The Small States of Westorn Europe in the United Nation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no.3,summer.1965,p777-778

[12] Mark Hong,”Small States in the Unite Nations”,International Social Science Journal,no.144,June 1995,p227

楊宗岳 級別:政治所碩一組別:國關組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