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大梦 余山农编 緣起

09/02/19

緣起

千百年前,我們的先人移居南洋,在艱苦的環境中奮力求存,並創辦學校,教育子孫。經過代代努力,終於在一九五三年創立南洋大學。這是我們民族教育的一件大事。南洋大學是民族文化與傳統的象徵。

南洋大學在困境中自強不息,力求上進,榮耀與苦難相隨頻仍。從一九五六年三月十五日開學,到一九八〇年被關閉,前後歷時約廿五年。其間有廿二年,受盡李光耀的譭謗,故意貶抑,惡意詆毀,顛倒黑白,殘暴打擊,以致無數英才遭受迫害。無辜的學子把青春留在牢房中,有如希伯來人的後裔,在二戰時所面對的絕境。此等惡例,為世間所僅見。在掙扎求存廿五年後,終被關閉。我們的先人留下的母語與傳統,均被他人所逐步同化。

南洋大學原本不屬於星加坡一個小地方,而是屬於整個南洋地區。創立之初,腹地廣大,學子英才來自南洋各地,齊集雲南園。他們從校園中走出去,學術成就,在本地區中,無與倫比;服務各界,亦成績斐然,卻始終被視為眼中釘,橫加逼害。

南洋大學初創立時,正值二戰之後不久。當時,冷戰方興,意識形態與民族獨立運動相互糾結,民族教育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華校中學畢業生升學去路受阻,師資來源斷絕,華文教育陷於困境。

就在此時,陳六使先生毅然挺身而出,登高一呼,南洋萬人同聲回應。華族社會各階層上下一心,無論受華文教育還是受英文教育的有識之士,同心同德,共襄盛舉。

一九五三年四月七日,南洋大學籌備委員會發表《南洋大學創立宣言》,正式創辦大學,以推廣民族教育與民眾教育為己任,造福社會人群。

南洋大學成功創辦,象徵海外華人艱苦奮鬥,在逆境中求生存的精神。南洋大學以這種精神教育學子。一萬兩千名南大畢業生,不但完成學業,事業亦各有成,還參與各種社會活動,發揚校訓精神:自強不息,力求上進。

七十多年前,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皇軍發動盧溝橋事變,燃起遍地硝煙。

一九八〇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紀念日,二戰時,日本皇軍在昭南島的情報員李光耀,大權在握,選擇在這一天關閉南洋大學,羞辱華人,留給人間愁與恨。

南洋大學以傳承本族的語言文化與傳統為宗旨,藉以維繫民族的命脈,被關閉後,成為所有愛護民族文化的人心中解不開的結。

幫助李光耀關閉南洋大學的王賡武,在撰寫報告書之後五十年,率領其徒子徒孫,妄圖假借撰寫南洋大學歷史之名,以達到歪曲南洋大學歷史之實;目的在於維護強權,誹謗南洋大學及創校先賢。其言可鄙,其行可恥。

凡關心南洋大學歷史的人,均當起身為南洋大學辯誣,還原歷史真相,是非判別,黑白分明,忠奸各就其位,不容任何人惡意顛倒混淆。這套南洋大學歷史叢書便緣此而起。

南洋大學宣言創辦于一九五三年,正式開學于一九五六年,關閉于一九八〇年。

南洋大學是創校先賢心中的夢,一個爲教育子孫,傳承民族文化的夢。

一九五五年八月十二日,馬紹爾(David Saul Marshall,1908-1995)參觀南大校園時致詞說:

今日吾人看見一個夢已告實現,華人艱苦創辦的南大, 在執委努力策劃下,其偉大建築物已呈現在眼前,本人極歡喜,以個人及首席部長之地位,代表人民祝賀及贊助南大成功。

全賴創校先賢堅韌的意志,南洋大學才能成功創辦,實現三代人的夢。

南大創立於一个追求理想的年代。南大的校訓是:自強不息,力求上進。這八個字所傳達的便是大家常說的南大精神。

南洋大學在艱苦的環境中奮力求存,爲免子孫遭受同化。可是創辦之後,屢遭李光耀所惡意詆毀,百般打擊。最後被殘暴關閉。民族教育消失了,先人留下的母語與文化均逐步被惡意同化。

南洋大學關閉至今,已三十餘年。這三十餘年間,校友們最關心的事莫過於復校了。復校是南大人心中另一个夢,延續先賢當初創辦南大的夢。

一九九二年六月廿六日,韩素音(1917-2012)老師在多倫多南大全球校友聯歡會上發言,提出復辦南大的主張:

法國人有句話说:“没有文化的人民便是不再存在的人民” (A people without culture does not exist anymore)。没有歷史,不知道過去,這種人民就是活着也等于不存在了,其國家也等於滅亡了。……南大不是一個不存在的東西。我們可以開始一个新的計畫。我覺得我們現在的世界很需要跨國大學,就是說需要在歐洲有所中文大學,在加拿大、美國也需要有所中文大學。爲甚麼美國大學都設有中文课或中文系呢?爲甚麼在北京大學、武漢大學、復旦大學每年都有好几百个外國人在那裡學中文呢?因爲再過二十年,如你不懂中文,你在亞洲做不了生意。……我們是不是也要想到自己的後代呢?華裔,有不少的華裔,因爲身居國外,學習中文非常困難,所以對中國文化的認識,語文的水平,稍微差些。但是我相信他們在五年或十年之内會逐漸體會到“你必须懂得自己的文化” (You must know your own culture),要不然你只是半個人,不是全個人。

這是個非常有遠見的想法。目前,無論西方還是南洋地區,都需要新的南洋大學。

復校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能否成功,端賴校友們能否體現校訓的精神。面對困難令人无可奈何,自強不息的精神讓人不放棄夢想。美国人有美国夢,中國人有中國夢,南大人豈可沒有南大夢?

一九九五年,創校四十周年的時候,鄭奮興學長倡議辦網上南大。這個倡議不僅有遠见,也不難做到,无奈得不到校友會的支持,只好作罷。

今天,網上大學已是高等教育的發展潮流。當初要是接受鄭奮興學長的建議,辦網上南大,復校早已成功。網上南大在今天尤其有意義:現在南洋各地華文教育正在復蘇,如有網上南大,便可以起極大的推動與聯繫作用。

校友們一年又一年談論復校,可是一次又一次無奈和失望。這些年來,大家都只是熱衷於聯歡會。然而,如今大多數南大校友都已垂垂老矣。當年走在雲南園的相思樹下時,青春正茂;四十年卻是一個人的大半生。无需多久,地球上將再也看不到一个南大校友了。到那个時候,不知全球南大校友聯歡會將在哪裡舉行?只有復校,才能年年聯歡。不能在地上,何不在網上?

網上復校,當然也有困難,但并不那麼大。基礎建設所需费用遠不及一次聯歡會的费用大。所需人才,校友之中多的是。當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網上大學該怎麼辦的。當初,陳六使先生倡議辦南大時,也未必知道大學該怎麼辦,但是他讓知道怎麼辦的人来辦,所以就辦起来了。

在目前新的形勢下,發展新的南大是否可能须慎重思考。網上大學爲目前世界高等教育發展的趨勢。設立網上南大並非僅僅爲了延續南大,更重要的是幫助整個地區華文教育的發展。這是先賢創立南大的使命,關心南大的人都應該認真考慮。

南洋大學的昨天是夢,今天是沙場,明天仍然是夢。從昨天到明天,南洋大學是南洋人難斷的夢。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