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一马丑闻吹哨者的争议经历

04/02/19

作者/来源:中央社 https://udn.com

马来西亚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关键吹哨者胡斯托,近期获得200万美元的奖励。他在金融圈大起大落,因黑函恐吓在泰国监禁18个月的争议经历,犹如电影情节。

西班牙裔、瑞士籍的胡斯托(Xavier Justo)1月31日获得马来西亚媒体The Edge集团主席童贵旺无条件赠送200万美元(约台币6140万元),感谢他揭发一马发展公司(1MDB)弊桉,再度掀起各界对这起涉及金钱、政治和权力的跨国丑闻的高度兴趣。

一般人可能认为这是天上掉下来的财富,但对胡斯托而言,再多的金钱或许都比不上多年来因涉及恐吓与揭秘所付出的代价。

根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2016年的报导,今年已52岁的胡斯托没有大学文凭,1990年代在派对认识沙乌地阿拉伯人欧白德(Tared Obaid),之后协助他成立沙乌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在伦敦负责资讯业务。

欧白德透过沙乌地王子在2009年结识如今已下狱的大马前首相纳吉(Razak Najib),之后一马公司高达美金10位数的资金流入双方设立的公司帐户,胡斯托的人生因此改观。不过胡斯托因欧白德承诺的钜额薪水没有到位,两人关係恶化,在2011年离职,两年之后他下载携走大笔有关一马的电邮与资金流向资讯。

2009年到2012年间,沙乌地石油国际公司与一马的合资计画部分项目涉及洗钱。胡斯托离职后,2013年传出向公司勒索250万瑞士法郎(约台币7725万元)作为隐藏机密的代价,欧白德的合伙人指控他涉嫌恐吓。

此时一马烂帐问题在业界已传开。卫报报导,长期追踪石油业贪腐的英国独立记者布朗(ClareRewcastle Brown),在胡斯托带走资料几个月后,于伦敦与中间人接触,取得部分资讯并开始撰写弊桉。

布朗认为揭弊报导需要更多关键资料,她在2014年10月前往曼谷与胡斯托碰面,但胡斯托开价200万美元。与此同时,以推动马来西亚国家发展的一马基金传出无法支付利息,事件涉及多国金融机构,美国司法部展开调查,大马媒体焦点开始指向纳吉掌控的一马。

布朗观察到大马英文报刊The Edge追踪弊桉相当积极,在2015年1月和童贵旺在新加坡与胡斯托碰面,童贵旺愿意付钱,胡斯托交出资料,但不愿接受大笔现金和转帐。一个月后,布朗开始报导一马资金凭空消失的爆炸性内幕,并与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等媒体合作。

有趣的是,新加坡「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2015年刊登胡斯托独家专访,他表示童贵旺当时希望以200万美元购买他窃取的机密文件。但他强调,两人最后没达成协议。

The Edge集团获得内幕消息后,也开始挖掘一马丑闻,并展开全球调查,范围广及美国、瑞士和新加坡的司法部。当时纳吉(Najib Razak)身兼一马主席,极力阻挡不利报导。马国内政部对The Edge集团发出禁令,勒令旗下2家媒体停刊,甚至造成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干预媒体报导。

不过胡斯托在2015年6月因勒索罪名在泰国被捕,8月于曼谷法院被判判监禁3年,被关18个月后才出狱。坐牢期间,胡斯托家人不断受骚扰和恐吓,不得就一马丑闻对外发言。胡斯托出狱后变得低调,不再接受媒体报导。

直到2018年5月马来西亚执政党下台、政权轮替后,新任首相马哈地(Mahathir Mohamad)指示执法单位调查一马丑闻,胡斯托配合司法单位数度到马来西亚录口供,才让调查出现进展,纳吉面对约40项罪名指控。

儘管胡斯托强调没有勒索,而是希望以手上证据揭发连美国司法部都称「震惊全球的跨国洗钱丑闻」。无论他的私德是否有争议,胡斯托最后把证据交给马来西亚司法部,不间断地在媒体公开内幕,无疑地间接翻转马来西亚政局并推进民主进程。

胡斯托已着手撰写这段从奢华到监狱的个人经历,希望用自己的手来写马来西亚政治惊滔骇浪背后金权与腐败的故事。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