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同化運動 緣起 董狐

02/02/19

緣起

千百年前,我們的先人移居南洋,在艱苦的環境中奮力求存,並創辦學校,教育子孫。經過代代努力,終於在一九五三年創立南洋大學。這是我們民族教育的一件大事。南洋大學是民族文化與傳統的象徵。

南洋大學在困境中自強不息,力求上進,榮耀與苦難相隨頻仍。從一九五六年三月十五日開學,到一九八〇年被關閉,前後歷時約廿五年。其間有廿二年,受盡李光耀的譭謗,故意貶抑,惡意詆毀,顛倒黑白,殘暴打擊,以致無數英才遭受迫害。無辜的學子把青春留在牢房中,有如希伯來人的後裔,在二戰時所面對的絕境。此等惡例,為世間所僅見。在掙扎求存廿五年後,終被關閉。我們的先人留下的母語與傳統,均被他人所逐步同化。

南洋大學原本不屬於星加坡一個小地方,而是屬於整個南洋地區。創立之初,腹地廣大,學子英才來自南洋各地,齊集雲南園。他們從校園中走出去,學術成就,在本地區中,無與倫比;服務各界,亦成績斐然,卻始終被視為眼中釘,橫加逼害。

南洋大學初創立時,正值二戰之後不久。當時,冷戰方興,意識形態與民族獨立運動相互糾結,民族教育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華校中學畢業生升學去路受阻,師資來源斷絕,華文教育陷於困境。

就在此時,陳六使先生毅然挺身而出,登高一呼,南洋萬人同聲回應。華族社會各階層上下一心,無論受華文教育還是受英文教育的有識之士,同心同德,共襄盛舉。

一九五三年四月七日,南洋大學籌備委員會發表《南洋大學創立宣言》,正式創辦大學,以推廣民族教育與民眾教育為己任,造福社會人群。

南洋大學成功創辦,象徵海外華人艱苦奮鬥,在逆境中求生存的精神。南洋大學以這種精神教育學子。一萬兩千名南大畢業生,不但完成學業,事業亦各有成,還參與各種社會活動,發揚校訓精神:自強不息,力求上進。

七十多年前,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皇軍發動盧溝橋事變,燃起遍地硝煙。

一九八〇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紀念日,二戰時,日本皇軍在昭南島的情報員李光耀,大權在握,選擇在這一天關閉南洋大學,羞辱華人,留給人間愁與恨。
南洋大學以傳承本族的語言文化與傳統為宗旨,藉以維繫民族的命脈,被關閉後,成為所有愛護民族文化的人心中解不開的結。

幫助李光耀關閉南洋大學的王賡武,在撰寫報告書之後五十年,率領其徒子徒孫,妄圖假借撰寫南洋大學歷史之名,以達到歪曲南洋大學歷史之實;目的在於維護強權,誹謗南洋大學及創校先賢。其言可鄙,其行可恥。

凡關心南洋大學歷史的人,均當起身為南洋大學辯誣,還原歷史真相,是非判別,黑白分明,忠奸各就其位,不容任何人惡意顛倒混淆。這套南洋大學歷史叢書便緣此而起。

新加坡這幾十年間最重大的變化莫過於李光耀消滅華文教育了。他消滅華文教育的過程,大家都看到,但所看到的只是表面的變化,又時時受掩飾,未必人人都看到個中真相。

李光耀爲什麼要消滅華文教育呢?他所用的具體手段又是什麼?這就要先瞭解他的心態,再順著他的心態觀察,才能看出隱蔽的蛛絲馬跡。

一般人對李光耀的認識不足,甚至於錯誤。有兩件事被忽略了。

第一件是:李光耀的民族身份。

李光耀沒有固定的民族身份。這造成他一生都心理不平衡。

一般人都以為他是華人。其實,他並不是華人。他只是有華人的血統。這是許多人都不注意的。

認定一個人的民族身份,最重要的依據不是膚色,而是文化。構成民族身份的文化條件主要有三個:母語、宗教信仰、生活習俗。三個條件之中,最重要的是母語。一個日本人會說中國話,仍然是日本人,不是中國人,因爲他的母語是日本話。

李光耀小時候的母語是峇峇馬來話。他不懂方言,也不懂華語。上學以後,他的家庭語言漸漸轉爲英語。英語成爲他的兒子、孫子的母語。因此,李光耀雖有華人的血統,但並不是華人。他就像馬科斯、蘇哈托,雖有華人血統,但並不是華人。他跟馬科斯、蘇哈托只有一點不同:他有個華人的名字,馬科斯和蘇哈托沒有。

李光耀從不承認他的母語是峇峇馬來話,因為那不是讓他感到光彩的語言,對他也沒有什麼幫助,所以乾脆不提。

他也從不說他是華人。他只說他是Singaporean“新加坡人”。他造這個字來標榜他的民族身份,就是因為不願意說,也說不出他是“華人”。

有時候,他說他是Asian“亞洲人”,也是因為不願意說,也說不出他是“華人”。可是,亞洲那麼大,種族那麼多,他是哪一個種族呢?他又說不出來。

他出生在峇峇人家庭,可是他也從不說他是峇峇人。峇峇人中,有的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華人),有的效忠英皇,自認是英國皇民。李光耀就屬於後一類峇峇人。

他的民族身份和李登輝很相似。李登輝外貌讓人以為他是中國人,但他不願意說他是中國人,只說他是“臺灣人”,而他的內心卻是日本人。他實際是日本皇民。

在二戰時期,李光耀認日本人為自己的“新主人”,學日文,唱日本國歌《君之代》,效忠日本天皇,成為日本皇民。

二戰快結束時,他擔心英國人回來,逮捕他坐牢,便趕快投靠英國人,得到英國人扶持,成為代理人,又成為英國皇民。

他上臺執政後,實行英國人一九五一年在《巴恩報告書》中所定的同化華人計畫,要把新加坡華人都變成峇峇人,也就是變成他所說的Singaporean,以英語為實際母語。

第二件是:李光耀在二戰時曾當過漢奸。

一九四三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佔領新加坡期間,李光耀加入日本陸軍報道部(屬情報部),幫日本陸軍收集情報,宣誓效忠日本天皇。他当时是日本皇民。

按照中國人(華人)的價值觀,他是漢奸,但是,因爲他不認同自己是華人,也就沒有華人的價值觀,所以他並不以當漢奸爲恥。他後來寫自傳時,還津津樂道,沾沾自喜。這是一般人所不知道的真實的李光耀。

他在二战期间,成為日本皇民,为日军收集的情报,帮助日军攻击盟军和杀害抗日游击队有功,天皇因此在一九六七年給他颁授一等旭日大綬章。“旭日”即代表日本。这勳章是颁授给“对国家有功劳者”。这符合他的皇民身份。

二〇一六年,天皇又颁给他一等桐花大绶章。新加坡民间称之为汉奸奖。他的兒子為此設立“昭南島紀念館”來回報天皇隆恩。

日本戰敗後,他又效忠英國,做回英國皇民。大英帝國衰落,英國人撤回老家後,他隨機應變,效忠美國,做美國人。他一生沒有固定的民族身份,造成他的心理不平衡。這一點,一般人也都忽略了。

他沒有固定的民族身份,也就自然沒有固定的價值觀念。他一生奉行馬基雅維利和希特勒的思想,“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因而心狠手辣,無惡不作,害人如麻。

孟子说:“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這仁義禮智是儒家的基本價值觀,也就是華人的價值觀。在戰時幫助侵略軍收集情報,用來殺害本地人而不以為恥,不仁不義不禮不智。李光耀一生的所作所爲,完全違反儒家的價值觀。

一個當過漢奸的人,心地必定不善良,什麼事都做得出。李光耀隐瞒自己的罪行,矇騙了許多人,以爲他是正人君子。這當然也是他很成功的一面。

一九五九年,英國人讓新加坡自治。李光耀得到英國人扶持,又得到受華文教育的人的支持,上臺執政。他一上臺就轉過來對付受華文教育的人。因爲他是峇峇人,不懂華文,所以他必须死抓住英文不放,並且極力改變華人的語言習慣,使到所有華人都跟他一样,變成英化華人,也就是峇峇人。這便是從五十年代末開始到到八十年代的同化運動。

到一九七九年推行“講華語運動”的時候,這項同化運動已經大致完成,接下來只需鞏固同化的結果。

一個人無論如何狠毒,都不會消滅自己的語言文化。消滅自己的語言文化如同殺害自己的媽媽,滅絕人性,爲天理所不容。李光耀消滅華人的語言文化,違逆天理而不以爲恥,仍然氣壯心安,就因爲他不是華人;又因爲他有華人的血統,因而可以光明正大地消滅華人的語言文化,又可以輕易瞞騙。耳食之徒還歌功頌德。

任何同化運動都是在消滅别人的語言文化。李光耀所做的便是消滅華人的語言文化,同化華人。任何一個民族,一旦失去自己的語言文化便難免消失。這是目前新加坡華人所面對的境況。

本書主要內容在於詳細分析這個同化運動的過程。初稿於二〇一二年十月至十一月間刊登在新加坡文獻館。當時,李光耀還健在。刊登的目的是:讓他和他所豢養的走卒有機會反駁。這樣做當然也有風險,也許會被告誹謗,罰款坐牢。在李光耀的勢力範圍之內,他說他沒錯,他就沒錯;他說誰有罪,誰就有罪。他就是王法。他就像民國時期的軍閥一樣,可以隨意致人於死地。

現在把全書修訂後出版,讓大家更加瞭解這段黑暗的歷史。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