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同化運動 第六章 董狐

02/02/19

第六章 结论

讲华语运动对推广华语的实际作用不大,却间接推高了英语,让英语成为华族家庭的实际母语。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主义思想在世界各个西方殖民地兴起,反对西方各国的殖民统治,纷纷独立。这些独立后的国家,除了自己掌握政权之外,最明显的一点改变是,以自己的民族语言来代替原先的宗主国语言。语言是构成民族的重要因素,是民族自尊的象征。新加坡近邻的两个国家,印度尼西亚以印尼语代替荷兰语,马来亚以马来语代替英语。

新加坡的情形则刚好和这个时代潮流相反。

英语原本是殖民地宗主国的语言,但在新加坡独立后,英语不仅不被民族语言所代替,反而日渐重要,而且地位越来越高,凌驾于民族语言之上。经过三十年的同化运动后,英语更渐渐成为新加坡华人的家庭语言,实际的母语。

回到第一章开头的问题:在新加坡的人口中,向来都以华人占多数。现在还是华人最多吗?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实则不易回答。五六十年前,华族的人口最多,约占75%,是第一大种族。可是今天不然。经历从1959 年以来的同化运动后,今天的第一大种族已是英化华人,也就是峇峇人。华人大概居第二位。

这一点,只要从2009年华族小学一年级的新生中(见图表五),将近60%来自英语家庭,就可以看出个中消息了。两年后,2011年,华族小学一年级的新生中,来自英语家庭的应已超过60%了。

现在的峇峇人和几十年前槟城、马六甲、新加坡的峇峇人不完全一样。以前的峇峇人都会说方言和马来话,受英文教育的当然都会说英语。现在的新加坡峇峇人未必会说马来话,但都会说英语。英语是他们的日常用语,是实际的母语。至于方言,年轻一代都不会说了。虽然李光耀把他们的母语定为华语,但他们一般都无法以华语表达,因为华语并不是他们的实际母语。母语是一个人一生中说得最流利的话,是妈妈教的,而新加坡峇峇人的母语却是由学校老师教的,妈妈未必会说。新加坡华人的母语不是由妈妈决定的,而是由李光耀一个人决定的。

几十年前,新加坡社会说华语和方言的人远远多于说英语的人。在华文学校上学的学生也比英文学校的学生多得多。

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中说(第十五章):
1955年共有30万选民,六成说华语和华族方言。选民所用语言其次是巴刹马来语,最后才是英语。在各民族混杂的群众中,听得懂巴刹马来语的人最多,听得懂英语的人最少。说英语的是新加坡社会的上流人物,接近权力中心,但是选票有限。

这段话包含这几点讯息:

其一,在殖民地时代,华人有办学自由,英国人不干预,所以华人得以保存自己的母语文化。

其二,英国人虽以英文统治新加坡,但并不强迫华人只能使用英文,华人可以自由学习英文。

其三,殖民地时代,“听得懂英语的人最少”,因为英国人并不强迫华人说英语,也不消灭华人的母语,华人把孩子送进华文学校,也学习英语。

李光耀上台后,他做了英国人不曾做,也不愿做的事:

其一,李光耀上台后,华人没有办学自由,不得保存自己的母语文化。华人保存自己的母语文化是沙文主义。

其二,李光耀上台后,强迫华人只能以英文为第一语文,华文是华人的第二语文,也就是外文。

其三,李光耀上台后,强迫华人使用英语,只能把孩子送进英文学校,以英语为家庭语言,消灭华人的母语文化。

李光耀消灭华人的语言文化,以一种外来的语言(英语)来代替华人的母语,同化华人,变成峇峇人。

华人和峇峇人的区别在于文化,不在于肤色。从外表来看,峇峇人和华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从文化来看就大不相同了。

从文化来看,李光耀不是华人。从祖父那一代起,他的家庭就英化了。他小时候的母语是峇峇马来话。长大以后,渐渐改为英语。他的儿子、孙子的家庭语言都是英语。

母语改变了,价值观也难免会跟着改变。即使他提倡儒家思想,也只是想利用孔子来达到政治目的。他的所作所为都完全背离孔子的思想。

李光耀只有在非华人面前才不得不说自己有华人文化背景。不这样说,在非华人眼中,他就变成四不像了。

为了摆脱华人的身份,他刻意创造了一个新字:Singaporean。他一心一意想让国际间承认他是Singaporean,就像American或Korean那样的身份。可是,Singaporean始终无法为国际所接受,成为人种的类别。他无法要求其它国家都把他自己另
列一类,也就只好说自己是Chinese了。

到今天,经过残暴的同化运动后,华文教育已彻底式微了。华人也渐渐失去自己的母语,变得跟他同类,也就是峇峇人,但仍然无法改变国际间的观念,把Singaporean另列一类。

2011年,李光耀出版的新书,《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主要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为他百孔千疮的双语政策辩护,一个是千方百计否认他消灭华文教育。他甚至于拿自己的孩子进华文学校为说辞,真是欲盖弥彰。

他的确把孩子进华文学校。这是他蚕食华文教育的一个步骤,而且可以捞取选票。把自己的孩子当成捞取选票的政治筹码,非常不仁慈。为了权力,不择手段,一生如此,从不忏悔。他完全没有支持华文教育的诚意。他的孩子在华校读完初中后,就转到英校读高中,然后上剑桥大学。

在他一边把孩子送进华文学校,一边为他们筹划开办独立的英文高中,名为初级学院,并进一步增加初级学院,用来兼并全部华文学校的高中,再一步一步蚕食所有华文学校和南洋大学。

李光耀虽有消灭华文教育的勇气,却没有担当的精神,至死都不承认消灭华文教育。他毕竟只是个政客。

李光耀继承峇峇人中的极端分子憎恨华人与华文的传统,对受华文教育的人全盘否定。这跟希特勒全盘否定犹太人如出一辙。

英化的峇峇人效忠英国,李光耀也如此。在他上台之后,他只承认英国大学以及英国系统的大学学位,例如澳洲、纽西兰、香港等地方的大学学位。至于其他不属于英国系统的大学学位,例如美国的大学学位,则一概不承认,就是哈佛大学的学位也不承认,更不用说南洋大学了。

1967年,英军撤离新加坡,英国的影响力渐渐消失,但上述学位承认的情况并没有改变。他的两个儿子上大学时,已是七十年代的事。他仍然把他们送去剑桥大学,而不是美国的大学。这正可以看出他的心理状态。

在中国历史上,有两个朝代由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就是蒙古人统治的元朝和满洲人统治的清朝,但都无法同化占多数的汉人。结果是,蒙古人还可以全身而退,满洲人却自身不保,反过来被汉人同化了。这是因为中国地大,汉族人口太多,无法控制所致。

新加坡地小,人口也不多,容易控制,所以峇峇人得以少数人同化多数的华人。在这之前,只有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同化南美洲人可以相提并论。

2011年11月李光耀他说(见《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70页):

南洋大学是东南亚的第一所华文大学,它一开始就注定失败,因为它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在东亚的政治土壤中栽培中国的果树,既无法在新加坡成长,也不可能在东南亚任何国家容身。南大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说南洋大学“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尤其无稽。战后的“历史洪流”是:民族语言代替殖民地宗主国语言。南洋大学便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成立的,以传承民族语言文化为宗旨,完全顺应历史洪流。

李光耀所推行的同化运动,让殖民地宗主国语言代替民族语言,这才是“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的。

为了打击华文教育,他无所不用其极。他最终达到目标,关闭了南大,消灭了华文教育。同化运动至此功德圆满。但是,他洗不了自己的业障。

在南洋大学创立那一年,1955年,他32岁,开始学说华语。他公告天下,华语是他的母语。天下没有哪一个人32岁才有母语的,如有,必属怪物。天下也没有哪一个人学了五十多年还是学不好自己的母语。他一生都生活在瞒骗之中。
语言是构成一个民族的重要条件。华语是构成华人的重要条件。华语不是他的母语,因为他不是华人。他小时候的母语是峇峇马来话。这是一种混合的语言,主要是闽南语参杂马来话。这在他不是很光彩的事,所以他只好说自己的母语是华语。他大半生的家庭语言是英语,他的实际母语正是英语。他的语言政策的主要目标便是让英语成为华人的母语。

他的心理状态实在是很复杂的。不了解这样的心理状态,就无法了解他的语文政策。了解了这样的心理状态,不止可以了解他的语文政策,也可以了解他的外交政策。

他的外交政策,先是追随英国,英国没落了,追随美国。两国国家都是说英语的,都是他的祖国。

就在他说南洋大学“与历史洪流背道而驰”的话之后半年,2012年6月19日,马来西亚宣布南方学院将升格为大学。

南方学院在南大关闭后九年,于1989年成立,到升格时已经历了二十三年了。升格后,是可以继承南洋大学精神的第二所中文大学,简称也可以是“南大”。在李光耀看来,这新的南大也是“不可能在东南亚任何国家容身……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吗?

除了南方学院,马来西亚华人还创办了另外两家学院:
1998年设立的新纪元学院
1999年设立的韩江学院

这两家学院现在也都已升格为大学了。

三家学院之中,新纪元学院最响亮宣称继承南大精神。院内的图书馆就名为陈六使图书馆,还设立了陈六使研究所。

另外,陈嘉庚创办的厦门大学也在吉隆坡设立分校。

这些由华人创办的大学,大致都走南大的路线,都是应时代潮流而生。这是李光耀所无法想象的。他心胸狭窄,目光如豆,却又自以为先知。建设不足,破坏有余。伴随他一生的是他的业障,以及伴随业障而来的因果报应。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