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同化運動 1959-1989

02/02/19

南洋大學歷史叢書

新加坡的同化運動
1959-1989

董狐

新加坡的同化運動

版權所有 不准翻印
國際書號

出版日期 201 年3月15日
第一次印刷 201 年3月15日

印刷

封面圖片

1980年,李光耀關閉南洋大学,象徵民族教育的牌坊上的校名和年份被拆除,同化運動至此完成。沒字的牌坊靜立路旁,向世人訴說災劫滄桑。

獻 給
陳六使 謝太寶

語錄

希特勒(Adolf Hitler,1889-1945)说:

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要消灭这种语言,首先从他们的学校里下手。

英國的納粹主義政党國民阵線(National Front)一九七十年代的領袖 John Tyndall (1934–2005)曾經說過,他最崇拜三个個人:希特勒、皮諾切特、李光耀。這三個人是他心目中的英雄。

約翰·阿克顿說:
權力導致腐败,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败。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John Acton (1834 –1902)

英國一九六十年代外交部長喬治布朗(1914 –1985)曾對李光耀说:

哈里(李光耀),你是蘇伊士運河以東最優秀的英國国人。
Harry, you’re the best bloody Englishman east of Suez.

- George Brown, Foreign Secretary of the United Kingdom (1966-68)

馬來西亞首相東姑阿都拉曼1975年對李光耀说:

光耀,我永遠都不會相信你這種政客。
Kuan Yew, I can never trust you as a politician.
-Tunku Abdul Rahman,   Prime Minister of Malaysia, in 1975

巴恩报告书说:

吾人深信初等教育应以造成一种共同之马来国籍为目标,以收容各种适龄儿童于国民学校,以取代目前之各种方言学校。在原则上,吾人提议取消各民族之方言学校。当然,方言学校之消灭是逐渐实施者,但今后关于教育经费之拨给,国民学校应有优先权。

巴恩报告书说:

我们这种新的国民学校,是一种建国的学校。我们的目的是要教授巫文。因为我们以为做父母者如果认为马来亚是他们永久的家乡和忠诚的对象,他们应当很喜欢叫他们的子女来学习这种语文。反之,他们若不高兴如此做法,那么我们就可以说他表现对马来亚不忠诚,及不把它认作自己永久的家乡。

槟城华校董教大会说

巴恩氏报告书已超出巫文教育之范围,而牵涉华校应否消灭的问题。

吉隆坡华校教师会说:

宾尼斯氏报告书是越俎代庖的,其报告已超出巫文调查之外。参杂有种族歧视偏见的成份。舍去合作政策,采取旧式的消灭政策。

吉隆坡华校教师会说:

凡在设有国民学校的地区,该区儿童即被强迫入国民学校,其它方言学校则可宣布关门大吉,换言之,国民学校愈普遍设立起来,则方言学校亦自然而然被消灭。文化被人消灭,竟可与人合作建国,全世界无此先例,华人决不相信有此可能。

陈祯禄先生说:

根据教育专家的结论,马来亚的华人,尤其是在家庭里说中国话的华人必须接受母语教育,因为这样才能使他们依照他们的文化和传统充份地发展及树立根基。失掉了自己文化熏陶的人们,绝对不会变成更文明的。一个人的方言正像一个人的影子,不能够和他本身分离的。我们马来亚华人,一定要保持我们的母语,更绝不应忽视能使我们成为善良人民的我们民族最高尚的道德理想。这个原则鄙人认为是绝对正确的。

全马华校董教代表大会:

凡由多元民族组成之国家其通用之语文,亦必多元。马来亚之主要民族,为华、巫、英、印,华人占全人口之半;用华文操华语之人数超越巫人之上。今竟欲禁止其多数民族习用之文字,代以所谓官方之语文。推原政府之意,以为不如此不足以收同化之功。

陈六使先生说:

始则割裂星马合一之局,分设总督,各使孤立;继则大力扩展英语学校,歧视各民族母语教育,于华语者倍甚。一九四七年,有关教育政策之拜恩报告书,各蓝皮书,白皮书以及教科书问题等,遂纷纷沓沓,如踵相接,举凡足以阻遏华语教育之生机者,议院无不一一通过。一九五一年马来亚联合邦商业法令,更规采定一律用英文或巫文簿记。步步逼人,盖欲造成环 境,沦华文于无用之地,而默待其自然淘汰矣。处兹状况之下,我星马华人,低眉相吊,负手彷徨,诚不知明日命运又将何似!

陈六使先生说:

余希望华侨在马来亚创办一大学。目标求其五年内成立,五年不成则十年,逾十年而马来亚犹无中国大学,则为落伍。吾人已认识马来亚无异吾人之故乡。既有此一新见解,自当为吾人马来亚之子孙计,以南洋群岛吾侨之众,中学生之多,非从速办一大学于中心地点之新加坡不可,愿各位贤达共促成之。

陈六使先生说:

目前华校危机重重,一方面有外来压力欲消灭华人文化,一方面又有内部摧残抵消力量。试观本地政府对华校英校及巫校之津贴情形,自可知之。马来亚联合邦近且已通过,所有商业簿记须用英,巫文,可见华人文化已面对消灭危机。吾人为维护华人文化之长存,实有创办华人大学之必要。就目前情势而观,吾侨中学生无处可资升学,实迫使吾人不得不创办大学。惟侨众认为华人大学必须创办,余当倾余之财产与侨众合作,协力促成之。

陈六使先生说:

我今日三百余万星马华人,独忍坐视母语教育,祖宗文化之形消迹灭于我足所践履手所经营且将以新国姿态与世人相见之土地耶?独忍后世子子孙孙不知谁是父母祖宗,寖且不自知其为华人也耶?

余每枨触及此,中心如焚,思办一中国式大学,试挽狂澜,冀幸中华文化永如日月星辰之高悬朗照于星马以至全东南亚,蓄之盖有日矣。

陈祯禄先生说:

如果华人不懂华人文化,那就不是华人了。如果他们不认识华人风俗和传统他们就不能成为华人。假使他们不是华人他们也不能成为马来人、英国人或印度人。他们可以说是流氓了。

李光耀说:

每一个历史学生都知道,使一个混合的社会集团说同样的语言,要比使任何成为同一个民族的成员来得容易。一个民族的形成可能要好几个世纪的时间。但是,使不同种族的人说一个语言,在一代里可以办得到。在一个己定型的民族社会里,加入这个社会的基本条件之一,是懂得这个社会的统一语言。

李光耀说:

南大必须是个马来亚大学,在眼前的将来用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但如果马来语是国语,南大是国家大学,那么,国语最终必须是南大的主要语言,在任何情况下,南大也不应当被认为是华人大学或华文大学。南大的宗旨当然是在马来亚创办一间马来亚大学,主要是容纳人口当中受华文教育的部分。但是,最终的宗旨,必须是一间马来亚人大学,容纳所有马来亚人,不论是华人还是非华人。

李光耀说:

在新加坡,华校教育,语言或文化根本没有被妨碍或压制的危险。没有人存心使南大与马大合并,或用英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而摧毁南大。

李光耀说:

南洋大学是东南亚的第一所华文大学,它一开始就注定失败,因为它与歷史洪流背道而驰。在东亚的政治土壤中栽培中国的果树,既无法在新加坡成长,也不可能在东南亚任何国家容身。南大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