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临时取消艺博会

29/01/19

作者/来源:香港商報 http://www.hkcd.com

艺术不再登陆新加坡? 艺博会临时取消惹争议

  在展會和新加坡藝術圈逐步互相喪失信任的背後,是亞洲藝術市場越发激烈的競爭。而新加坡政府對新興展會的大力扶持,成為壓垮“藝術登陸新加坡”的一根沉重稻草。

  1月16日,原計劃參加2019年“藝術登陸新加坡(ArtStageSingapore)”的45家畫廊收到一條緊急通知,展會創辦人Lorenzo Rudolf在一封郵件中向各畫廊宣布,原定將于9天後(1月24日)舉辦的展會臨時取消。

  事實上,隨著藝術市場整體環境的變遷,新加坡在亞洲藝術圖景中的地位不斷受到挑戰,“藝術登陸新加坡”這一展會近年來每況愈下。一直為展會提供支持的新加坡政府也不滿其表現,選擇扶持其他藝博會,這很可能是本次風波的導火索。

  由于事出突然,展會的臨時取消引发了巨大爭議。不少畫廊早就安排了行程,臨時取消活動將带來巨大的經濟損失,部分畫廊已經運抵新加坡的藝術品也面臨無處存放和展示的尷尬。對此,新加坡官方和私人藝術展覽空間迅速展開應急帮扶。

  展會突然取消

  “藝術登陸新加坡”由原巴塞爾藝術展總監Lorenzo Rudolf創立于2011年,得益于新加坡在亞洲金融市場中舉足輕重的地位,該展會逐步发展壯大,至2015年達到高峰,有多達195家畫廊參展。2016年該展會進一步擴張,在印尼雅加達設立了分會場,強化了自身在東南亞藝術生態中的角色。

  在擴張的同時,該展會也一直存在隱憂。自2016年以來,展會的參展畫廊數一直在下跌。2018年1月,“藝術登陸新加坡”的參展畫廊數首次跌破100,僅83家畫廊選擇在新加坡參展。展會參觀人數也逐步下滑。同年9月,主辦方以與亞運會時間沖突,無法協調藝術品海關運輸為由,取消了剛舉辦兩屆的雅加達分展會。

  據ArtAsia Pacific報道,關于“藝術登陸新加坡”關停的消息,自2018年以來一直有所傳聞。Lorenzo Rudolf此前在接受海峽時報采訪時表示:“考慮到近年來的趨勢,存在這些謠言很正常,但我們從來沒有提出放棄這一展會。”隨後,展會官方公布稱,將有45家畫廊在2019年參展,其中15家為新加坡本地畫廊。

  直到2019年1月16日,據南華早報報道,參展畫廊收到Lorenzo Rudolf的郵件通知稱:“考慮到目前情況,本屆‘藝術登陸新加坡’被迫停止籌備並取消展覽,請您停止並退出一切相關的准備工作。”

  政府另有“新歡”

  在“藝術登陸新加坡”宣布取消舉辦後,此前一直對活動提供支持的新加坡旅遊局、經濟发展局和國家藝術委員會聯合发布聲明表示:“很遺憾該事件发展對參展商、合作夥伴及藏家带來的影響,但理解主辦方做出的商業決定。”

  然而,在隨後的一封公開信中,Lorenzo Rudolf卻語氣較為激烈地將矛頭指向了新加坡政府。他在公開信中表示,在今年原定的“藝術登陸新加坡”舉辦期間,新加坡政府同期支持了另一新開的藝博會S.E.A.Focus,並向畫廊許諾更低的參展費用。Lorenzo Rudolf認為,S.E.A.Focus既沒有嘗試與新畫廊合作,也沒有能力吸引新藏家,而是在政府支持下,搶奪“藝術登陸新加坡”的已有資源,新加坡政府的這一做法有失公允。

  公開信稱:“即使在市場表現不佳的情況下,‘藝術登陸新加坡’一直堅守新加坡市場,為新加坡藝術市場做出了諸多貢獻,但新加坡政府目前的做法導致了兩場藝博會惡性競爭,‘藝術登陸新加坡’無法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存活。”

  與之相對,新加坡政府和藝術圈對Lorenzo Rudolf也有所不滿。在2018年1月舉辦的第八屆“藝術登陸新加坡”開幕式現場,Lorenzo Rudolf的发言就引发一片嘩然。他公開指責稱:“除少部分成熟藏家外,新加坡新買家增長速度過慢,購買力不足。因此自展會創辦以來有超過500多家畫廊嘗試來到新加坡參展,只有不到50家畫廊選擇复展,大部分畫廊由于銷量不佳,不再回頭。”

  同時,Lorenzo Rudolf還表示:“新加坡過高的運營成本和東南亞鄰國無法匹配,側重東南亞市場的畫廊很難在此生存。”事實上,最近几年中,“藝術登陸新加坡”就一直在打入東南亞周邊國家市場,除在印尼的分會場外,2018年新加坡展會選擇主推泰國藝術,有7家泰國畫廊參展。

  據南華早報報道,新加坡藝術圈認為“藝術登陸新加坡”實際上並沒有致力于发展新加坡的全球化市場,而是以新加坡為跳板,將目光局限在對東南亞藝術市場的挖掘上。而正是這一策略,導致新加坡逐漸失去了角逐亞洲藝術市場中心的競爭力。

  在雙方逐步互相喪失信任的背後,是亞洲藝術市場越发激烈的競爭。在2013年巴塞爾藝術展收購香港國際藝術展(ArtHK)後,香港迅速成長為國際藝術品交易中心,在二級市場方面,蘇富比和佳士得等拍賣行也將其亞洲總部設在香港。這使得新加坡面臨被邊緣化的風險。

  同時,上海也在藝博會領域穩紮穩打地進步,ART021和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分別在2013年和2014年成立,並不斷擴大規模,吸引了一批國際頂尖畫廊每年定期參展。2019年1月18-20日,首屆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開幕,創始人MagnusRenfrew在接受ArtnetNews專訪時表示,台灣具有亞洲范圍內最具潛力的藏家市場。

  面對亞洲城市之間的激烈競爭,新加坡政府寄望于通過扶持其他展會,重振藝術市場。今年與“藝術登陸新加坡”同期舉辦的S.E.A.Focus就獲得了更多政府資源。此外,首屆ArtSG藝博會預計也將在2019年11月登陸新加坡。

  急需善後處理

  對許多畫廊來說,展會在舉辦前9天突然取消意味著直接的經濟損失。紐約畫廊MarcStraus負責人KenTan在接受海峽時報采訪時表示:“畫廊目前的投入包括在濱海灣金沙酒店租用場地的費用、運輸藝術品的費用、邀請藝術家和策展人在新加坡參加活動的費用等等。”而“藝術登陸新加坡”的一位負責人則在接受南華早報采訪時表示,針對畫廊的補償方案,展會目前不予評論。

  已將藝術品運抵新加坡的海外畫廊不止MarcStraus一家,不少藝術品在新加坡面臨無處存放和展示的困境。為及時止損,不少畫廊開始尋求在新加坡另找空間,臨時設展。為應對這一突发情況,新加坡本地畫廊迅速行動起來,通過社交網絡召集閑置的藝術展示空間資源。

  據海峽時報報道,新加坡本地包括畫廊、酒店、會展中心等多方組織表示,願意以低價承接部分藝術品的展覽。在政府支持下,“藝術登陸新加坡”的原舉辦地濱海灣金沙酒店也表示,將提供一個臨時的展示空間,每位參展商僅需支付2000美元的象征性費用,即可獲得一個30平米的標准展位。

  新加坡ArtPorters畫廊聯合創始人GuillaumeLevy-Lambert在接受海峽時報采訪時表示,畫廊此前邀請印尼藝術家NaufalAbshar為展會特別創作了7件作品,目前畫廊只能找一個臨時空間策展。Levy-Lambert表示:“相比而言,一些外國畫廊的損失更大。展會的臨時取消對新加坡作為藝術中心的聲譽带來了負面影響,對此我們必須努力彌補。”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