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为何共享滑板车东南亚难生存?

29/01/19

作者/来源:MomentumWorks 墨腾创投
https://wallstreetcn.com

共享电动滑板车在国内一直都没有形成风口,虽然也有创业公司在做(比如杭州的云造科技),但是关注度比共享单车少了很多。一方面是成本、安全、规模化的考虑,另一方面ofo的现状也给大家造成了心理阴影,资本们已经不想再蹚这淌“浑水”。

但是在欧美,Lime和Bird这两大独角兽已经打得火热,还不断有新的入局者。其中有不少具有中国基因的团队在海外创业,比如Lime就是由昆仲资本美国投资团队创办;欧洲的Wind Mobility创始人也是中国人,也曾参与过国内的共享单车出行大战。

Lime早期也是共享单车,创始人是两名华人

除了欧美之外,新加坡“看上去”似乎很适合发展电动滑板车:线上支付已经有了一定基础、教育水平高、基础设施良好。所以从几个月前开始,共享滑板车就已经成为当地创投圈的热门话题。

Lime已经进入了新加坡,在2018年底招募了一支本地团队,并开始在Facebook打广告,在新加坡招募”Juicer”(兼职管理员,负责给滑板车充电等工作)。

除了Lime,东南亚已经涌现了众多本地玩家。比如Beam,在2018年10月获得了一笔640万美元的种子轮资金,创始人Alan Jiang曾是ofo的东南亚地区负责人,再之前则负责Uber在亚洲的落地。

Beam创始人Alan Jiang曾是ofo东南亚负责人

再比如Telepod,是新加坡第一家推行共享滑板车业务的创业公司,在2017年7月就正式上线。去年4月的曾获得一笔金额未知的投资,由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旗下的投资机构 Momentum VC领投。

比较新的创业公司还有Neuron Mobility、Anywheel以及QiQ。

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电动滑板车有一些优点,比如体积小巧、续航里程高、速度更快;因为是站立骑行,穿裙子的女士们也少了很多不便;运营者可以收取更高的费用等。

但是墨腾仍然认为共享电动滑板车在东南亚会遇到不小的挑战,结果不会比共享单车们更好。有如下原因:

1、监管

经过了之前对共享单车的监管,LTA(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对无桩共享交通工具的管理更加得心应手。年初,LTA开始接受各个公司的申请,但是根据之前共享单车的经验,一家平台获得的可运行数量不会很多。

LTA申请页面

如果想要正式运营必须取得经营许可证,目前已经开放申请,截止日期为2月份。如果没有许可证的话,只能在学校校园和工业园区试运营。

Grab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试运营

政府对于平台和用户双方都有了更严格的规定,比如必须停放在指定位置;行驶速度不能超过10km/h。

2、很难盈利

我们来计算一下电动滑板车这种商业模式能不能盈利。

一辆滑板车的成本约400新币,一般寿命在30-90天。这就意味着要把滑板车的折旧计算在内,同时必须在90天内将收入最大化。以下是计算过程:

包括定位设备在内的每辆滑板车成本:400新币

使用率:每辆滑板车一天使用五次

每次骑行的时间:20分钟

收费模式:1新币解锁+0.15新币/分钟

维护成本:5新币/天

交易过程中产生的费用:1新币/一位乘客

一天的收入=5*($1+$0.15*20= $20

一天的利润=$20- $ 5- $ 1 * 5 = $10

盈亏平衡天数= $400/$10=40天

根据计算结果,在滑板车折损的期限内,能够达到盈亏平衡。

但这只是在完美状态下,有一些数据是很难达到的。比如上述模型假设每辆滑板车每天能使用五次,但是根据新加坡的共享单车数据,每天只能使用两次,滑板车应该不会超过这个数字。

而滑板车的收费要更高,如果用户们想节约成本的话,大可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如果嫌麻烦也可以打车。此外,充电和维护的成本应该也高于我们的假设。

在新加坡还有一些不利因素,比如在潮湿多雨的气候之下,滑板车的寿命肯定要低于阳光明媚并且相对干燥的美国加州。

东南亚其他地区的不利因素就更多了。比如在印尼可以直接打个摩托车,又便宜又方便。

3、出路?

那么,现在这些创业公司有没有比较好的出路?墨腾认为最好的结果是被Grab或者Go-Jek收购,并不是没有可能。Uber此前投资了Lime后,就一直有传闻说Uber会收购Lime或者Bird。但是现在这两家市值都有所回落,所以我们预测Uber会再等待一阵子。

而且,如果想要被巨头收购,就不能只局限于新加坡,可是除了新加坡之外,东南亚其他区域明显不适合;如果扩展到日韩等发达经济区,又有点不伦不类,脱离了Grab和Go-Jek的传统范围,卖给谁都不合适。更何况Grab的业务已经包含了Grabwheel。

也许会有其他投资者感兴趣?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