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东南亚金融科技的机遇与挑战

28/01/19

作者/来源:王文岳 自由评论网 https://talk.ltn.com.tw

金融科技在东南亚是新兴产业,东南亚政府莫不将之与本国金融产业之发展挂勾,甚至进一步创造无现金社会。然而,在东南亚社会普遍依赖现金交易,数位经济生态圈在东南亚各国发展的情形参差不齐,即使有政府部门的介入,东南亚金融科技的发展仍然需要克服的障碍。

做为新创黑马的金融科技

近年东南亚经济发展迅速,欧美日的创投资金莫不把东南亚视为蕴生下一波独角兽群的潜力市场;自东协经济共同体前年生效以来,6亿人口的内需市场、持续的经济成长,以及急速扩张中的中产阶级消费力,东南亚的新创市场受到关注并不意外,而其中,金融科技则是东南亚新创生态圈的主力部门。

金融科技独领风骚并非偶然

首先、新创市场在东南亚尚属于起步阶段,相关概念、法规尚在发展中,再加上东南亚的金融基础建设并不完善,各式金融商品尚有发展空间,远不如建基在既有的网际网路与智慧手机使用客群的金融科技具有前景;第二、东南亚多国政府力推「工业4.0」(Industry 4.0),数位经济前景可期,主客观因素均使金融科技成功作为较佳的投资标的。东协经济共同体于2016开始运作以后,资本自由流动与金融整合是跨国投资与交异的重大进程,金融科技基础建设显然是东协经济共同体发展的重要关键。无论是支付体系、政策、法规架构、支付文件、管理机构和基础设施等关键要素均须标准化与统合以回应市场的明确需求,政府规范有益金融科技发展。

东协6亿人口的内需市场、持续的经济成长,以及急速扩张中的中产阶级消费力,东南亚的新创市场受到关注,其中,金融科技则是东南亚新创生态圈的主力部门。(Asian Development Bank)

这并不是说东南亚的金融科技发展水到渠成,事实上,东南亚的金融科技公司仍然必须处理不那麽科技的问题。譬如东南亚国家并非普遍具有银行帐户、信用卡的持有率偏低。再加上现行应用于东南亚的金融科技来源,莫非欧美日,就是中国。这使得东南亚的金融科技公司往往必须处理科技与现实的落差,发展溷合式的商业模式以跨越高科技与低科技的鸿沟。

现行的东南亚金融科技部门大致可粗略区分为四大业务,而最主要的领头羊,仍然是行动支付服务。这四项业务分别是「行动支付服务」、「行动现金转帐」、「行动海外转帐服务」、「借贷服务」。行动支付服务是东南亚金融科技产业的主要业务,最主要的金融科技公司是来自中国的阿里巴巴与腾讯,以及本地的Grab及Go-Jek。至于行动现金转帐则是新加坡与泰国发展出的电子支付服务。行动海外转帐则是提供海外移工汇款之用。借贷服务主要服务信用资讯系统尚待发展的新兴东南亚国家。

金融科技在东南亚毕竟是新兴产业,因此东南亚政府莫不将之与本国金融产业之发展挂勾,甚至进一步创造无现金社会。然而,在东南亚社会普遍依赖现金交易,Internet、共享经济、金融科技、平台经济、P2P借贷、电商、电子支付与手机app等数位经济生态圈在东南亚各国发展的情形参差不齐,即使有政府部门的介入,东南亚金融科技的发展仍然需要克服的障碍。

在东南亚社会普遍依赖现金交易,数位经济生态圈在东南亚各国发展的情形参差不齐,即使有政府部门的介入,东南亚金融科技的发展仍然需要克服的障碍。(Tech Wire Asia)

东南亚的金融科技发展 东南亚国家金融科技产业的75家主要公司中,就有43家在新加坡设立总部,在泰国则有19家,在印尼有12家,在越南有9家、菲律宾有8家,马来西亚有5家,缅甸则有4家,这个数字可以反映新加坡企图想要利用其在金融基础建设上的优势,建立亚太金融中心的雄心。事实上,新加坡不但成立了大量的企业界以及公部门的金融科技实验室及新创加速器以外,也与东协成员国一同合作,马来西亚、印尼、越南、泰国及菲律宾都在手机支付、P2P个人线上融资、财富管理上进行专桉专项的技术开发。至于主要业务上,有43%的业务属于电子支付,反映电子支付业务在金融科技产业的重要性。因此,在2012年主要创投对于东南亚的金融科技新创公司的投资仅为1100万美元,到了2015年时竟成为16倍的1.77亿美元。

东南亚金融科技的发展,与东协国家的金融自由化进程有关。多数东协国家在金融危机以后开始推动金融改革,但目前距离「东协经济共同体蓝图」(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Blueprint)所设定的目标仍有相当的差距。以银行业而言,多数东协国家的银行都不符合东协经济共同体蓝图与「东协服务架构协议」(ASEAN Framework Agreement on Services, AFAS)所订的外资限制,贸易限制仍多。在2013年由世界银行与东协秘书处所完成的《东协整合监视报告》(ASEAN Integration Monitoring Report),总结东协服务贸易自由化进度不理想,远落后在货品贸易自由化之后,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等国在金融市场的贸易限制与障碍仍多。

此外,东南亚金融科技的发展在国内市场上,亦有多项先天限制。

第一、银行服务的使用低,金融基础建设极待发展。印尼每10万名成年人才有54.7台ATM,而越南仅约24.5台,菲律宾则为27.1台。低度的ATM设立部分与地理条件有关,像菲律宾与印尼均有庞大的岛屿领土,在土地与人口分散的情形下,ATM的设置与补钞成本自然提高。此外,VIP三国的金融服务仍较为落后,除了客户必须耐心等待服务以外,VIP三国远赴海外工作的移工人口庞大,本国的银行亦无能提供友善便捷的海外金融服务。

第二、银行开户率低,菲律宾与越南均仅有3成左右的人口拥有银行帐户,寮柬缅三国更不满3成,在本地金融部门无法提供服务的情形下,微金融的发展成为人民自力救济的象徵。

第三、贷款与信用卡取得不易,除了新加坡(48.9%)以外,马来西亚持有信用卡的人口比例是21.3%,泰越印菲的信用卡人口普及率均在10%以下。

菲律宾与印尼均有庞大的岛屿领土,在土地与人口分散的情形下,ATM的设置与补钞成本自然提高。(AFP)

第四、现金交易仍是印菲越三国主要的交易方式,高达半数以上交易仍然仰赖现金完成,相较于99%电子商务已採用信用卡支付的新加坡,东南亚VIP三国交易乃以现金为主。

东南亚国家金融科技市场的基础条件限制促使各国在「2025年整合愿景」宣示将致力于加强东协金融整合性以期促成更多金融市场的改革,但实际成效如何,仍待观察。事实上,近年在东南亚成功的金融科技新创公司,其服务莫不建立在回应本地金融需求上。

以越南的金融科技新创M_Service所推出的MoMo支付而言,就是考量到越南多数低收入族群难以取得金融服务的机会,因此利用智慧型手机即可进行的支付业务就回应了一般大众的需求。为此,M_Service在全国各地佈建了4000个服务点,并且在2017年与Vinasun建立伙伴关係以作为旗下计程车服务Vinasun Taxi的行动支付之用。而金融基础建设相对完善的新加坡与泰国,则有PayNow与PromptPay,前者是新加坡银行公会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所推出的行动支付服务。后者则为泰国银行公会及泰国中央银行主导的行动支付服务。

行动支付业务虽佔了东南亚金融科技产业的半数以上市场,外来与本地行动支付业者的竞争亦趋白热化。来自中国的阿里巴巴及腾讯挟中国市场累积的庞大资本,来势汹汹。阿里巴巴收购了东南亚最大的电商网站Lazada与印尼主最大的电商网站Tokopedia。腾讯则投资东南亚最大的网路公司Sea、越南最大的网路公司VNG,以及Go-Jek。

来自中国的阿里巴巴及腾讯挟中国市场累积的庞大资本,来势汹汹。阿里巴巴收购了东南亚最大的电商网站Lazada与印尼主最大的电商网站Tokopedia。(REUTERS)

至于原生于东南亚本地的Grab及Go-Jek则挟其成功的叫车业务扩展,跨足金融科技业务。Grab 在马新发展了自身的 Grab Pay,之后也在印尼併购了三家金融新创–Kartuku、Midtrans、Mapan;之后又为了进入越南市场,Grab 自 Access Venture Capital 购入越南支付应用 Moca 的股分。印尼的 Go-Jek 则是在印尼金融服务监管局的支持下(Otoritas Jasa Keuangan, OJK)与印尼的 Findaya、Dana Cita、Aktivaku 三家 P2P 借贷平台合作,发展自身的支付系统 Go-Pay,成为跨足叫车与电子支付的共享经济巨头。

整体而言,东南亚金融科技发展在各国政府期待改善银行业普惠金融服务(Financial Inclusion)与创造无现金环境的原则上,儘可能鼓励金融科技的发展,也因此各国中央银行、银行公会与金融科技业者在行动支付业务的发展上,多在振兴经济发展的前提下,蓬勃发展。而当前诸多金融基础建设不足的改善程度,也将是东南亚国家金融科技发展最大的挑战。

王文岳/国立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学系助理教授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