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白里斯葛报告书必然破产

26/01/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21-7-2015)

南洋大学历史中,白里斯葛报告书是单一最重要的政治操作,彻底颠覆了大学原本设定的办学宗旨与发展方向。报告书之根本性影响,是创办人被逼接受官方对报告书建议的执行与落实,以致丧失了大学发展方向的决策权。由此启动了一连串干预,其结果是官方主导办学,逐渐的背离南大创办人的初衷。

坊间虽然有不少在方方面面批判与反对白里斯葛报告书的议论。但是,这些个别的论述至今尚未系统化的整理,进而汇集成为一个完整的历史观,足以彻底根除白里斯葛报告书对大学名誉造成的严重破害。

这项具有学术研究价值的课题不难处理。先行把有关资料列出清单,将之分类,并且梳理各个论述观点,有了这个基础,白里斯葛报告书的种种脉络自然一一显现,要得出个结论是水到渠成。

有关白里斯葛报告书的评议,主要还是围绕在论述理据反驳报告书的错误与不公正。然而,单是喊冤难以成事,还得有一部理论与史实兼备之完整的历史演绎来全盘否定白里斯葛报告书。唯有彻底否定了白里斯葛报告书,南洋大学才能够恢复应有的历史名誉。

在相关白里斯葛报告书的论述中,杨进发《创建南大二、三事》提到的英国殖民部档案,编号CO 1022/346是关键性文件,记录了英殖民总督设定如何处理华人办大学的四大方针:反对华人办大学;打击大学学术名誉:劝告创办人放弃:拒绝任何协助。

这四大方针可以理解为,华人大学没有生存空间,教育部会尽其所能摧毁华人大学。在劝告创办人放弃的尝试失败之后,除了拒绝任何协助之外,还要增加其办学的困难程度。打击华人大学的最佳手段,是彻底破坏大学的学术名誉。

事实上,这正是南大发展路障图的真实写照。这一份档案文件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能够用来解释大学何以会,其所以然,在草创时期遭遇各种困境的根本原因。更重要的是,在根本上否定了白里斯葛报告书的正当性。

要了解这个中历史详情,先得回顾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

1953年1月16日,陈六使宣布华社要创办一所华人大学。

1953年2月16日,即四周后,英殖民部大臣于在大英国会发言,明确反对华人办大学,认为不合时宜。

1953年5月5日,大学在无法取得官方支持之后。唯有以南洋大学有限公司取得法人地位。官方拒绝大学申请在名称上除去有限公司的字眼。

1953年6月2日,即三周后,英殖民总督召集三人会议,设定处理华人办大学的四大方针。

1956年5月2日,南大开学四周后,殖民政府教育部宣布不承认南大文凭。

1959年7月22日,英国人即将卸下殖民统治权力的前夕,提出白里斯葛报告书建议不承认南洋大学文凭。

从时间点来看,英国人是及时的针锋相对大学的每一进阶,做出必要的回击。先是在南大刚起步的阶段,稍后,学生尚未完成学业之前,就已经急不及待的宣判不承认南大文凭。其目的无非就是要挫折创办人的办学意志,和削弱社会大众对大学的信心。大学资金来源是社会捐献,动摇社会信心与期待,可以有效打击华人办学的财政实力。

在四大方针之中,摧毁大学学术名誉是单一最重要的政治陷害,给予了南洋大学最大的破坏。学术水准是任何大学的最基本资产,因为没有学术水准的大学,是没有其存在的价值。因此,摧毁南大的学术名誉,等同抹杀南大的生存空间。

回顾历史,英国殖民部档案编号CO 1022/346文件的历史价值,是在于证实了白里斯葛报告书不承认南洋大学文凭的建议,并非是1959年的决定,而是早在1953年,即六年之前就已经被英殖民总督定案。

换个层面来看,文件亦证实了所谓的南大学术水准问题是子虚乌有的杜撰。直白说,不承认南洋大学文凭一事,完全与南大的真实学术水准全然没有任何关系。再明显不过,这是英国人陷害南洋大学的政治谋算。

还有,文件揭露了不为外人道的机密内幕,对梳理南大经历的政治过程至关重要。知道了历史源头才能辨识历史轨迹。这是解读南大历史的不可或缺知识工具。

诚然,历史事实确实如此。

那么,南洋大学的真实学术水准究竟是什么一种情况?

对此,坊间有足够的文献可以阐明南大毕业生在学术与事业上的杰出成就,可以轻易反驳白里斯葛报告书对大学的污蔑。这其中王慷鼎的田野调查研究是最有力量的资料,证实了南大毕业生在国际上的大学研究院取得不凡之学术成果。

总结而言。真的假不了,南洋大学经得起历史考验。假的真不了,白里斯葛报告书的历史未来,必然是走向破产的结局。届时,官方版本的南洋大学历史,肯定也要面对终结的下场。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之际,李光耀对南洋大学的胡说八道,势必纤毫毕现于世人跟前,成为娱乐大众的世纪经典笑话。

毋庸置疑,南洋大学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