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对华两面战略能持久玩下去吗?

19/01/19

作者/来源:程毕凡(2016-06-03)环球时报
http://www.globalview.cn

原标题:新加坡“均势战略”选错了目标

陈九霖先生不久前在本报发表《新加坡也应支持中国南海立场》一文,寄望新加坡“不要一味借助美国势力抑制中国”。 陈先生用意虽好,但笔者认为要新加坡转变这一立场似乎很难。 只要粗略回顾一下新加坡安全观的发展经纬,便可对此有所了解。

1965年8月被迫脱离马来西亚,曾使新加坡一度茫然无措。 所幸,当时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强有力的领导班子不久便设计出一套使新加坡成为“世界城市”的生存发展战略。 简单说,就是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极其优惠的条件大力引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资本,使其在新加坡都有一份既得利益。 这样,它们不仅会帮助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而且也会在安全上为新加坡提供保护,使敌视新加坡的邻国不敢入侵。 按照李光耀的说法,这就是“均势战略”。 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他曾阐明“均势”并不意味着对峙双方势均力敌而是指一种“稳定的状态”。 当时已有所谓“美国统治下和平”的说法,新加坡的安全就主要托庇于美国,李光耀眼中的“均势”其实就是美国的霸权。

独立后的相当长时期,新加坡的“均势战略”主要针对周边对它怀有敌意的国家。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很好,在东盟国家对华经贸关系中占有突出地位。 但进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迅速崛起,新加坡尽量分享中国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但同时也逐渐将其所谓“均势战略”的矛头转向中国。 有一种论点认为,新加坡的表现是一种小国对大国普遍怀有的疑惧心理,因此不足为奇。 但我认为,即便是周边中小国家对中国确实怀有不同程度的疑惧心理,新加坡的表现和作用算是比较突出的。

其一,新加坡领导人和某些智囊人物在不少场合暗示中国国强必霸。 其中李光耀就曾说过“中国”一词就是“中央王国”之意。 “亚洲很多中小国家很担忧中国可能想恢复昔日的帝国地位,他们担心可能再次沦为不得不向中国进贡的附庸国。”由于新加坡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国际上普遍误以为它对中国更了解,因此以上这种论调产生了比较大的误导作用。

其二,新加坡并非美国正式军事盟国,但它毫不犹豫地让美国滨海战斗舰长期驻扎樟宜军港,不久前又接纳P8反潜机进驻。 这使得新加坡成为美国围堵和威慑中国的平台,有时显得比美国更急切地要它加强在亚太的霸权。

其三,新加坡不仅在南海“选边站”,在钓鱼岛争端中也有倾向日本的表态。 2013年8月李显龙总理访日时,提醒中国“无论是钓鱼岛问题还是南海问题”如果“硬取”,将丢掉世界地位和声誉。

新加坡这些“敲打”中国的言行日益引起中国学界和舆论界的批评。 事实上,新加坡也不是铁板一块,其舆论界、学界和普通民众中早已存在不同于政府做派的看法。 新加坡应反思的是:它能说清中国到底在什么地方威胁它的安全了吗? 其相互矛盾的对华两面战略能持久玩下去吗? 如果中美在南海的对抗加深,美国把新加坡拖进去,新加坡会安全吗? (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阅读:

陈九霖:新加坡也应支持中国南海立场

随着苏丹28日表态支持中国南海问题立场,本月13日至今已有包括俄罗斯、印度、文莱、柬埔寨、老挝等在内的13国表示支持中国应由当事国通过谈判和协议解决南海相关争议的主张。 笔者曾在新加坡长期工作,因此对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颇为关注。

虽然新加坡不是南海主权问题声索国,但却对南海问题表现出极度的热情,在多种场合发出过有关南海问题的声音。 早在2012年访华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警告东盟不要在南海争端中“选边”,而应采取中立、有远见的立场。 但事实上,新加坡多年来一直与美国保持密切军事交往,容许美军部署军事设施。 新加坡认为只有依靠美国才能在周边国家的夹缝中生存发展,因此客观上倒向了美国。

但笔者认为,新加坡不应只把眼光局限于在中美之间“选边”,而应从实际和大势出发展现更有远见的立场。 首先,南海问题主要涉及域内国家和地区,在美国“重返亚太”之前的相当长时期内,南海局势总体保持稳定,而近年来局势的恶化则与域外国家的介入有关。 无数历史事实已经证明,域外国家的“帮忙”只会“越帮越忙”。 新加坡应认清大势,认可中方提出的“尊重当事国之间的直接对话协商”,因为这是处理国家间争端的通行惯例,既符合国际法精神,也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明确规定。

第二,南海问题不是所谓“航行自由”问题,而是一个涉及本地区公共安全和领土主权的问题。 打着“航行自由”的幌子只会阻止问题的真正解决。 其一,美国声称“航行自由问题涉及它的国家利益”并未得到大多数国家支持,甚至西方七国集团内部对于南海问题都有争议。 其二,南海海域实际是国际上海运最繁忙的区域之一。 虽然南海问题起起伏伏、屡有波折,但从未影响正常航行。 如果新加坡一味借助美国势力抑制中国,进而搅浑南海,其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新加坡不但不能渔翁得利,相反可能会火中取栗、偷鸡不成反失米。

第三,国际争端要靠相应国际协议和规定来和平解决,中国这种一贯的主张和要求并不过分。 中国在2006年就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规定,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了不接受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对涉及中国领土主权裁决的书面声明,世界上30多个国家也都做了类似声明。

无论是今年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南海声索国文莱,还是域外国家印度、俄罗斯,都对南海问题做了表态。 新加坡也应意识到,指望在中美博弈中获益或误认为美国能够制衡中国,最后可能使它引火烧身,不但在中美利益高度一致时两头都不讨好,甚至可能成为两国的弃卒。 毕竟,新加坡的政治、经济和国际影响力甚至地理位置都在式微。

既然那么多国家都已表态支持中国,且所支持的立场公平公正、大势所趋,那么新加坡也应尽快明确立场和态度。 新加坡没必要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应脱离眼前利益窠臼,在正义与非正义、和平与武力、海洋公约和非海洋公约之间选择正确立场。

作者是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