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资本主义的缺陷须修复

14/01/19

作者/来源:日经中文网 https://cn.nikkei.com

美国特朗普政权上台2年来,自由贸易体系发生巨大的变化,全球持续着混沌的时代。我们应该从这样的时代学到些什么,思考些什么呢?日本经济新闻采访了牛津大学教授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

记者:您怎么看待发达国家的政治两极化和民粹主义(大众迎合主义)的扩散?

保罗·科利尔:过去40年间日益加深的社会分裂被放任不管是原因所在。首先是城市和地方的差距。纽约、伦敦和东京已经渐渐不再是能够体现其所在国家的城市。

其次是,有技能的人和没有技能的人之间的差距。发达国家的单纯劳动被发展中国家夺走,旨在提高生产效率的教育溢价出现提高。被甩下的是那些生活在地方城市,技能落后的中老年人和寻找工作的年轻人。一方面,受到良好教育、在城市长大的精英人群正在渐渐远离本应被广泛共享的价值观。

英国脱欧问题暴露出地方民众的强烈愤怒,这令我深感震惊。在法国,民众的愤怒指向被视为城市精英代表的马克龙总统。在美国,地方白人劳动者阶层的不满则将特朗普推上总统之位。

依赖欲望存在极限

记者:为什么社会的分裂会被放任不管呢?

保罗·科利尔:这是因为,资本主义只信赖欲望这一错误的观点得到扩散。的确,将经济学作为模型采用的“经济人”懒惰并贪婪,以自我为中心。但是现实的人并不这样。虽然经济学者理解这一极限,但是有人认同“欲望是好事”这种观点。这样的机制不应该持续下去。

记者:您认为需要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呢?

保罗·科利尔:资本主义是能够使大众获得繁荣的唯一机制。但是,不能放任自流。极左、极右、民粹主义者利用了民众的愤怒。问题是善于代表民众发声的这些人并没有什么现实的解决措施。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曾对我表示,“自己很后悔没能创造出国民共享的价值观和归属意识”。为了将繁荣与人们的归属意识和自尊心融合起来,必须加紧修复资本主义的缺陷。

这其中所需要的是履行各自义务的道德。在有道德的家庭,父母子女之间、夫妻之间应该都会相互帮助。有道德的企业应该对员工和地区社会负责。有道德的国家必须遵守与民众之间达成的社会契约。

记者:在消除社会分裂方面可以采取什么措施呢?

保罗·科利尔:在地方城市,政府建立知识产业的新集合体是方法之一。这是因为,即使是合理的计划,也存在完全交由市场机制则无法实现的协调的问题。教育和职业培训也不能仅仅交给企业来做。

记者:自由的贸易令众多人富起来,为什么贸易战却出现扩大呢?

保罗·科利尔:经济学家认为,如果两个国家开展自由贸易,则两国的大部分人都能够富裕起来。为了使所有人都受益,各国必须建立赢家帮助输家的分配机制。但现实并非如此。

不能安于现状、自欺欺人

记者:您怎么看待新兴市场国家的未来?

保罗·科利尔:债务免除、全球性资金充裕以及资源价格上涨等等,很多国家过于沉浸于安逸的环境。呆在幻想的世界不愿正视现实的国家最终将被现实所打垮。非洲方面,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卢旺达等资源匮乏的国家做得不错。新加坡等部分国家已经开始研究发达国家失败的教训,思考避免重蹈覆辙的对策。

记者:您怎么评价沙特阿拉伯等中东产油国摆脱石油依赖的改革?

保罗·科利尔:以往依赖石油的经济渐渐行不通。可以理解政府希望制定庞大的计划,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方法。处于转型期的中东需要反复进行小的尝试。

邓小平说过“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的就是好猫”,中国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允许进行各种尝试。由于不能计划好一切,所以应该通过各种尝试不断进行调整。

记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岐部秀光

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牛津大学教授。曾担任世界银行发展研究部主任和英国政府顾问。以开发经济领域的研究而闻名,著有《最底层的10亿人》等书。新书《资本主义的未来》分析了发达国家的政治和经济。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