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言而无信南大承诺

12/01/19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24-7-2015)

南洋大学历史里,李光耀是一个极为负面的历史人物。这一个历史评价是咎由自取的必然结论,并非南洋大学与南大师生的历史角色所使然。

然而,南洋大学与其师生的坎坷遭遇,却足以解释李光耀何以会成为南大历史上的千古罪人。也就是说,李光耀的历史评价是在霸凌南洋大学的政治过程中,逐一展现与形成。这是一个欺凌者与被羞辱者之间的因果关系。明显的,这是一个自取其辱的历史结果。

在这一个相互对峙的政治过程中,理解参与者的的历史角色,是价值判断的根本因素。因此,有必要先行了解对峙双方之何以发生冲突?所为何事?

李光耀的政治词汇里,华文教育者要不是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同情分子,不然,就是华文沙文主义者。这是把华文教育妖魔化的政治标签,为的是把李光耀在政党政治竞争中的不道德非法勾当合法化。

有必要强调的一点是,南洋大学与李光耀之间的对峙,与政党政治没有必然的直接关系。南大生与李光耀的根本矛盾,是反对政府不仅传承英殖民政策思维,更变本加厉的歧视华人教育。对此,南大生是在反对歧视华人教育的政策,而不是挑战李光耀的政府权力。这两者似是而非,前者是针对政府既定政策,后者是挑战个人政治权力;即政党政治竞争。

冲突的关键在于,李光耀把南大生维护华人民族母语教育的文化竞争,等同共产党颠覆社会的非法活动。这一段历史过程中,李光耀浑水摸鱼,把维护华文教育,扭曲为支持共产党的活动。

在此,历史有必要区分文化中国与政治中国,两个概念上南辕北辙之不同。简言之,包括南大生在内的华校生认同文化中国,绝对不能将之等同支持共产中国。

此外,即便是在西方世界定义的普世价值观,维护与学习民族母语教育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基本人权。南洋大学与南大师生,何罪之有?

由此可见,厘清抹黑南洋大学的历史观,有助还原南洋大学与其师生的历史名誉。

有句西方名言,大意是,使用谎言暂时的欺骗部分社会是可行的,使用谎言长期欺骗全体社会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东方智慧说的: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在南大历史中,李光耀善于挂羊头卖狗肉之外,还有睁眼说瞎话的伎俩。

1959年11月20日,快马加鞭完成的魏雅聆报告书,明目张胆的建议南大以英文取代华文。

1960年3月10日,南洋大学学生会发表《对于南大改革问题的声明》坚持任何改革,不能违背南大创校宗旨;南大必须保留以华文教学的基本原则。

同日《大学论坛》发表《南大改革问题关键在那里?》对改革南大的原则提出意见。作者李明仕认为,任何 “改组“,“改革‘,或是 “提高学术水准” 都不应该影响到南洋大学是一间华文大学的本质。

1960年3月28日,人民行动党的机关报一英文行动报,发表《沙文主义与自杀》,强烈谴责南大学生会的反对声浪;先是谴责华文教学为沙文主义,进而指责沙文主义者要求种族分离。

接着,3月30日。李光耀演说《语言与政治》指责南大是一间民族大学,不是国民大学,反对南大以华文教学,认为南大有必要使用马来语教学,招收非华人学生,以成为一所马来亚人的大学。

1960年4月25日,理直《谈谈“沙文主义与自杀“》认为英文行动报是在断章取义,言过其实。于是,针对这两项扭曲事实的指责,提出了有说服力的反驳。

1960年6月2日,星洲日报发表《南洋大学绝不并入马大》。社论开场先报告了李光耀前一天在新闻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话:马来亚大学新马分家之后,南洋大学绝不并入马来亚大学。社论也指出,教育部长以及政府中的其他发言人都曾确切声明,政府同意马大与南大,目前都分别保持其现在采用的教学用语。

1963年4月7日,星洲日报发表《南大教学媒介语问题现在澄清了》试图安抚惊惶失措的华人社会。文章提及:为了这个问题,,教育部发表书面声明,引述1960年以来李光耀以及各有关部长对于此事多次公开表明的态度,指出谣传南大改组则必须放弃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其实是一个“莫须有问题“。

1964年6月6日,《新加坡政府和南大理事会联合声明》第四点协议是:新加坡政府再三保证继续以华文为南大的教学媒介语,政府以前已屡次作此保证,在马来西亚的宪法下,新加坡仍保留教育自主权,因此,政府将可继续实施以往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的政策。

1965年11月6日,《南大联络委员会政府代表及南大理事会代表联合声明》:易润堂及李炯才代表新加坡政府,向南大理事会,再三保证继续以华文为南大之教学媒介语,并且规定凡欲进入南大的各源流学校学生,最低限度必须通晓华文,如此,南大才能名副其实地成为一间华文大学。

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南大历史过程,足以证实李光耀与部长们对南大的承诺,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值得进一步关注的一点是,李光耀给予的承诺都是弥天大谎,绝无可能兑现。一个永远不会成为现实的承诺,就是一个居心不良的大骗局。

道理不难明白。新加坡的历史现实是,英国人的殖民教育构思是积极推广国民学校,以英文教学取代所有的以母语教学之民族学校。同样的,后殖民时代的李光耀之既定教育政策是英文教学。换言之,除了英文教育之外,民族母语文化教育都丧失了生存空间。政策上,华文教学媒介语时代已经被终结,不复存在。

历史上,这一种以英文教学统一在地民族语文教学的政策思维,就是为何英国人和李光耀,都坚决反对华人社会创办以华文教学的南洋大学。

就此而言,历史必然会记录这么一个事实:李光耀明知故犯的给予了华人社会,一个绝对不会被兑现的母语文化教育承诺。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