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行动党歌颂英国殖民主义者!

04/01/19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03-1-2019)

行动党是婊子站街不敢立碑 ——“纪念”或“庆祝”都是在歌颂英国殖民主义者!

第三/四代行动党领导人说,他们将在今年8月举行“双庆”!“庆祝”什么?

它们说,要“庆祝国庆”!

但是,他们说,莱佛士登录200周年,是要用“纪念”!

这应该就不是“双庆”了吧?应该是“一庆”、“一纪”吧?

他们说,国庆可以使用“庆祝”的字眼,但是,“莱佛士登陆200周年”就不可以使用“庆祝”的字眼,必须使用“纪念”的字眼!?

那怎么可以说是“双庆”呢?

我看,说穿了是:

第三/四代行动党领导人面对着的心理状态是:投鼠忌器!——那就是老祖宗所说的:婊子站街不敢立碑!

大家看看《早报》发表的这篇文章大小标题,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心理充满着矛盾!

并非庆祝“殖民”历史学者:开埠庆典单位须明确

学者:开埠200年是纪念我国历史标记

双庆活动50年前与现在意义不同

它们到底是要传递什么信息?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两个极其重要的历史问题:

所谓“东印度贸易公司”的历史;

英国殖民主义者占领新加坡的历史?

“东印度贸易公司”的政治、经济和军事背景历史

“东印度贸易公司”的原名是“不列颠东印度公司“(或“英国东印度公司”,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简称BEIC),或成为”约翰公司”(John Company)。1

1600年12月31日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予该公司皇家特许状,给予它在印度贸易的特权而组成。实际上这个特许状给予东印度贸易的垄断权21年。随时间的变迁东印度公司从一个商业贸易企业变成印度的实际主宰者。在1858年被解除行政权力为止,它还获得了助理政府和军事作用。

东印度公司的总部在伦敦利德贺街(Leadenhall Street)。它主要建立了英属印度。

1717年莫卧尔帝国皇帝下令免除东印度公司在孟加拉的关税,这给该公司对印度贸易一巨大优势。

1757年罗伯特·克莱武爵士在普拉西战役中的决定性胜利使东印度公司成为了一股有力的经济和军事力量。

1760年除少数海岸贸易点外(如本地治里等),法国已被逐出印度。

早在1620年该公司就声称对南非桌山一带有拥有权。后来它占领和统治了圣赫勒拿岛;又参与占领和建设香港和新加坡;以及雇佣威廉·基德对付海盗;另外,公司在印度引入和种植茶。公司历史上其它值得注意的事件包括:将拿破仑关押在圣赫勒拿岛上、伊利胡·耶鲁靠东印度公司发财,而其贸易在英国美洲殖民地则导致了波士顿倾茶事件。

英国殖民主义者占领新加坡的历史背景

在英国殖民统治者到来之前,新加坡是一个小渔。

1819年1月28日,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官员莱佛士( Raffles)率领了一小队人在新加坡河口登陆,拉开了英国在新加坡将近一个半世纪殖民统治的帷幕。

在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岛之前,英国与荷兰已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半岛为扩展各自的殖民地进行较量。19世纪初,英国对中国的贸易“已成为英国、中国与印度三角贸易的重要部分。因此,英国需要拥有对衔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以保护英国在印度的利益和对中国贸易的海上航线安全。

早在1786年,英国已占据了马六甲海峡北端的槟榔屿(俗称“槟城”)。1818年,莱佛士前往英国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殖民地明古连(Benkulen)担任副总督时,荷兰人已在马来半岛上占领了马六甲,并扩展其在苏门答腊岛的势力。当时莱佛士认为,英国从好望角到中国的海上航线都没有一个可供应食水和粮食的港口,于是要求上级让他在马六甲海峡南部设立一个据点。新加坡由于地理位置良好,便成了莱佛士的目标。

根据记载,莱佛士于1819年登上新加坡岛时,岛上约有500人居住,其中100户马来人住在新加坡河北岸,30户海人(马来语 OrangLaut)住在河口的船上,约30名华籍居民在岛上内陆地区的甘蜜园从事香料种植。

历史学者认为,当时新加坡人口有大约1000人,其中在加冷地区有500人,实里达地区有200人,格南地区有150人,在发巴港口则有一些海人。此外,还有20到30名的华籍居民,以及在岛上的马来柔佛王国大臣天猛公(马来语 Temenggong,官职仅次于宰相)拥有的20至30名马来人随从。

莱佛士抵达新加坡时,新加坡是由马来柔佛王国的天猛公阿都拉曼(Abdul Rahman)管辖。

莱佛士上岸后立即与天猛公进行谈判,双方于1819年1月30日签订了一份初步的协议书。在协议中,天猛公同意让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岛上建立商栈,并答应不会与其他国家签订任何协议而英国东印度公司则同意负责保护天猛公,并每年付给他3000元。

由于天猛公是柔佛土邦统治者苏丹的大臣,他没有最终的决定权,在法理上莱佛士必须要获得柔佛王国的苏丹的认可,他与天猛公所签订的协议才能具有法律的效力。莱佛士随后得知柔佛王国苏丹家族当时为了争夺王位而起内讧,便趁此不可多得的良机部署了拥立苏丹的安排,以确保英国在新加坡殖民统治的地位。

当时,柔佛王国的属地包括马来半岛的柔佛州、新加坡和廖内群岛,1812年,柔佛苏丹马目(Mahmud)在廖内逝世,其长子东姑隆(TunkuLong)原是苏丹指定的继承人,但马目驾崩时东姑隆在彭亨州,因此未能及时继位,宫廷内掌握大权的大臣,便趁机拥立东姑隆的同父异母弟弟阿都拉曼(Abdul Rahman)为苏丹,以巩固其势力。天猛公将东隆兄弟争位之事告诉莱佛士。莱佛士便派人到廖内群岛把已回返该地的东姑隆带到新加坡,并表示支持他出任柔佛苏丹,以利用他来巩固英国在新加坡的地位。在莱佛士的安排下,东姑隆登上柔佛苏丹的宝座,称苏丹胡先(Hussein)。

1819年2月6日,苏丹胡先和天猛公与莱佛士签订了一份正式的协议书。该协议确认了天猛公于同年1月30日与莱佛士签署的初步协议,并让英国东印度公司有权在苏丹领土内的任何地方设立商栈。苏丹也同意不与任何其他国家签订条约,不让欧洲与美洲列强在其领土内设立据点。英国东印度公司则答应给予苏丹保护和每年付给他500元,并每年支付给天猛公3000元,同时让天猛公分得向当地船只征收费用收入的一半。

按照该协议,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新加坡的权利已获得法律的保障,但英国殖民统治者的欲望并未止于此。英国东印度公司与苏丹胡先签约后,立即引起荷兰政府的不满。荷兰指责英国侵犯了其势力范围,威胁英国必须退出新加坡,否则就采取武力行动对抗。

由于新加坡占据着优越的地理位置,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发新加坡的最初几年里,人口和贸易数量都大增,英国不愿意因荷兰的抗议而放弃新加坡。

1823年6月7日,莱佛士与苏丹胡先和天猛公再签订一项新的协议。苏丹胡先与天猛公将新加坡全岛与毗邻的岛屿全部交由英国当局管理,苏丹每月可获1500元,天猛公每月可获800元。这份协议为英国在新加坡的殖民统治提供了法律依据。

自英国势力入侵新加坡后,荷兰就不断与英国交涉,但一直未能达致协议,随着时间的拖延,双方都急于解决这项纠纷。英国政府担心由于利益的冲突可能导致一场战争,荷兰方面也了解到要想迫使英国退出新加坡是十分艰难的事,但必须要防止英国以新加坡作为跳板向廖内群岛扩展势力。

为了解决在东印度群岛(印度尼西亚群岛)由于彼此扩张势力而引起的纷争,英国与荷兰双方遂进行了谈判与协商,最终于1824年3月17日在伦敦签订了《英荷条约》。该条约清楚地划分了英国与荷兰在马来亚与印度尼西亚的殖民地势力范围,以及彼此的商业活动权利。根据该条约,荷兰不再反对英国占有新加坡,并将其在马来半岛所占据的马六甲移交给英国,而且表明不会与马来半岛的土邦订立协议,以及不在马来半岛上设立据点。

英国方面则将其在苏门答腊岛上占据的明古连移交给荷兰,并承诺不会与苏门答腊岛或新加坡以南岛屿的土酋签订协议或在该区域设立据点。

荷兰与英国清晰地规划了各自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亚的殖民地的地盘后,英国政府便进一步巩固在新加坡的殖民统治。

1824年8月2日,新加坡驻扎官克劳福德(Crawfurd)与苏丹胡先和天猛公又签订了新的协议,苏丹同意将新加坡与新加坡本岛周围的岛屿和岸外十里内的海域割让给英国东印度公司。根据这项名为《友好与联盟条约》的规定,英国东印度公司一次性支付给苏丹33200元,加上终身支付每月1300元,同时也一次性支付给天猛公26800元,加上终身支付每月700元。该条约签订后,新加坡就完全沦为英国的殖民地。

英国自获得新加坡的控制权后,莱佛士便开始推行新加坡的城市策划蓝图。1822年10月,他委任了一个由3名欧洲人组成的委员会,以协调新加坡的城市策划工作。11月4日,莱佛士将他的计划蓝图发给了该委员会。在该计划中,莱佛士提出了三个主要的政策:

(1)划分3个社会阶级;
(2)对各社群采取分而治之的措施,将不同社群的居民分隔在不同的地点居住;
(3)对亚洲人社群采取间接统治的方式,由各自社群的头目(马来酋长或华人甲必丹)管理其社群,并负责解决社群内发生的纠纷,以确保社群的安宁。

在社会阶级划分方面,莱佛士重视新加坡的商业贸易活动,因此将商人列为社会最高阶级,其次是工匠,第三级为农耕者。

从此,商人在当地社会的领导地位就被肯定下来。在对新加坡的管治政策上,莱佛士将欧洲人、华籍居民、印度人、马来人、武吉士人和阿拉伯人等不同的族群安置在不同的区域居住。考虑到华籍居民因为方言群不同可能发生纠纷,他进一步按照方言群的不同加以分隔,以达到其分而治之的目的。莱佛士所实行的分而治之和间接统治的政策,为华人的方言帮群和下层民众的会党组织之兴起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这就是莱佛士在新加坡登陆200时,它们忌讳使用“庆祝”,而是使用“纪念”的字眼的真正原因!

从1819年开始,英国殖民主义者就开始统治新加坡。在1941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在新加坡林厝港登陆并占领新加坡时,英国殖民主义者脚底抹油抛下了新加坡人民,跑到澳大利亚避难!

当时,马来亚共产党响应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号召,成立了马来亚人民抗日军,领导新加坡各族人民与日本军国主义者进行浴血奋战,在1945年,美国在日本投下了原子弹迫使日本军国主义者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英国人又从澳大利亚跑回来窃取了我们抗日站的胜利果实!

1945年到1948年6月之间,新加坡出现了一段短暂的和平时期后。

紧接着,在1948 年,英国人开始对马来亚共产党及公开组织进行了血腥的镇压!大量的马来亚共产党党员及其支持者,以及爱国民主人士被逮捕、监禁、迫害、驱逐出境(到被捕者的原生国,如印度、中国、印尼等)。

面对着英国殖民主义者来势汹汹的镇压,马来亚共产党为了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被迫在1948年6月30日宣布,进行抗英民族解放战争,还击英国殖民主义者的血腥镇压!

英国殖民主义者为了消灭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抗英民族解放战争,从1950年开始,在马来亚半岛(也就是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实施了“紧急法令”和“华人新村集中制度”、在新加坡实施了“防止公共安全法令(简称‘公安法令’)(就是目前行动党在新加坡实施的“内部安全法令”的前身)”。

从1951年开始,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人民,在公开合法组织的领导下,为反抗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殖民统治和争取国家独立、民主、自由与平等,展开了此起彼伏、汹涌澎湃的“默迪卡”斗争运动!

英国殖民主义者被迫在1957年8月30日允许马来亚半岛人民予以成立“马来亚联合邦”。在马来亚人民取得了斗争胜利的基础上,新加坡人民也在1959年5月30日通过议会选举,取得了新加坡自治邦的成立。

甭管行动党第三/第四代领导人是使用“纪念”、或者是“庆祝”的字眼,都离不开这个重要的历史实施——那就是:没有英国人莱佛士披着“商人”的外衣,就没有英国殖民主义者统治新加坡的历史!

大家可以翻查行动党第一代外交部长惹耶勒南在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后,告诉记者说,

新加坡的历史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而不是那些他们豢养的“学者”所说的“开埠200年是纪念我国历史标记!”

第三/四代行动党领导人大肆宣扬,今天新加坡的经济发展状况是归功于当年莱佛士的所谓“丰功伟绩”的基础根基!

他们不敢把莱佛士和他的“东印度公司”的殖民主义侵略者的背景和狰狞面目告诉现在的新加坡人!

这就是第三/四代行动党领导人说,不要把莱佛士在新加坡登陆的活动定位为“庆祝”(?)而是定位为“纪念”!

老祖宗说,婊子站街不敢立碑就是这样来滴!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