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士海浪刮不起行动党的爱国主义腥旗

31/12/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9-12-2018)

大士海浪刮不起行动党的“爱国主义“腥旗……

2018年即将结束了……

2019年即将到来了……

2018年,对于新加坡人民,特别是为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反对行动党实施的苛捐杂税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成果极其丰硕的一年!

2018年.对于行动党来说,这是一个衣服破烂的一年!

打从今年三月份,它们让破病财政部长王瑞杰发表了《2018年财政预算案》开始至今,都必须一直很费劲地在进行”自圆其说“……

巾帼社交媒体的不懈努力揭发了李光耀在50年轻编制的谎言——“政府组屋是老百姓终身据具有高增值的资产”的跨世界谎言、调高消费税、水电费而诱导了消费物价及交通费用的高涨、使用对付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等相关法律,引发了与社运分子、非政府人权组织、特别是受英文教育设立的社交媒体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为了进一步扩大一手官僚买办集团——全国职总属下商业机构的商业利益,而美其名为“非社会盈利企业”正在逐步取代与接管了理应由环境部负责管理的全国的小贩中心(包括了小贩熟食中心),造成了小贩中心的小贩们的不满以及老百姓因此必须支付更高的消费、马来西亚的‘509’政局突变(执政超过半个世纪的马来西亚国阵,事实上就是马来西亚巫统的垮台、马来西亚反对当成立了希盟联合政府),以及接着而来的新加坡——吉隆坡高速铁路项目暂缓实施、水供价格问题……再一次诱发了新、马之间的关系紧张浮出台面……

在这篇文章里,咱们暂时不谈行动党过去一年的那些破事……咱们就只谈谈年抄诱发新马的所谓“领土主权的问题”关系。

马国于12月4日指责新加坡在实里达机场飞机起降时使用“仪表降落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注:根据维基资料,“仪表降落系统”是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飞机精密进近和降落导引系统,使用无线电信号及高强度灯光阵列为飞机安全进近降落提供精密引导,在诸如低云、低能见度的条件下可以正常运行。)

马来西亚认为,这已经严重影响了巴西古(Pasir Gudang)当周边地区的飞机危安问题,以及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巴西古当是在柔佛州的一个工业区兼港口)。马来西亚将在明年收回这个地区的领空管理权。

但是,新加坡表示跨境管理遵循国际法,不涉及国家主权,许多国家的领空都由其他国家管理航空交通,以确保飞行安全与效率。

新加坡为此提出了马来西亚在柔佛州的西部海港,(与新加坡的大士集装箱码头相隔一水衣带)进行填海造地已经侵占新加坡领海主权。(新加坡指责马国于今年10月25日刊登了“修改新山港口界限声明”的联邦政府公报,私自扩大柔佛的港界,侵占新加坡大士一带的领海范围。)

这是新加坡负责主持的第33届亚细安峰会(11月11日至15日)结束不久后发生的问题。根据行动党政府披露的信息,于2018年11月24日至12月5日之间,马来西亚的船只一共入侵新加坡的这片海域14此。尽管新加坡向马来西亚政府提出了严正的抗议,马来西亚政府船并没有撤离的意思,反而由马国外交部长发出照会,建议对方停止派遣船只到“争议海域”,并希望双方尽快协商。

从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希盟政府上台执政以来,马来西亚与与新加坡的关系一直呈现处于紧张的关系。对此,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和一些外国媒体对最近发生的两国之间的领海主权纠纷,解读为是为新加坡对马来西亚将新加坡——吉隆坡高速铁路项目的延后施工、重新检讨马来西亚生水供应价格、航空管理、取代新柔长堤的弯桥等进行反击。反过来,外国媒体也认为,这是行动党政府为了与马来西亚政府在未来就上述问题与马来西亚进行谈判时,制造配套谈判条件。并为私自修改的港口界限寻找体面下台的台阶。

但是,最终,媒体都把这一切解读为是,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为当年被李光耀羞怒而“报仇”。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在处理有关马来西亚政府在柔佛州南部西边的码头填海造地工程是侵犯了新加坡领海主权的问题采取公开的政策?

为什么行动党及其控制的主流媒体媒体都把导致这次两国间的领土、领海和领空控制权公开化的责任都算在马来西亚希盟政府账上,特别是在马哈蒂尔的身上!——行动党极其控制的助理媒体,以及外国媒体,特别是那些来自中国、自以为“新加坡通”的“专家学者”,都枪口一致对外地说,导致新马这次关系紧张的“罪魁祸首”就是马哈蒂尔!马哈蒂尔是在报复和雪耻当年被李光耀羞怒……
为了更好的看清关这起事件的真正政治意图,让我们循序罗列从2018年12月5日公开化后的循序时间。

行动党的反应

1. 2018年12月5日,《早报》:《海陆空课题上接连交手 新马双方说了什么?》(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5-913431)
2. 2018年12月6日,《维文》:《维文:马国须停止侵入我国水域 避免紧张局势升级》(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6-913476)
3. 2018年12月6日,《早报》:《学者:马国再提双边旧课题 针对我国以维持内部凝聚力》(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6-913482)
4. 2018年12月7日,《许文远》:《仍有三艘船停留大士领海 许文远吁马国尽快撤离船只》(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7-913761)
5. 2018年12月7日。《许文远》:《被越界海域 大士填海前就属于我国》(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7-913760)
6. 2018年12月7日,《许文远》:《回应马国单方面扩大港界并14次入侵我国海域 我国依法扩展大士港海域界限》(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7-913750)
7. 2018年12月7日,黄永宏在 《脸书》上载了新加坡海岸卫队在大士海上警告马来西亚船只的视频(见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ngenghen/videos/1961857397243496/)
8. 2018年12月8日,《新加坡外交部》:《我国拒绝新马停派船到争议海域建议》(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8-914031)
9. 2018年12月8日,《早报》:《受访学者:扩大大士港界表明我国“不好欺负”》(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8-914044)
10. 2018年12月8日,《早报》》:《就新马领海问题 国会议长和议员纷纷发声》(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8-914256)
11. 2018年12月9日, 《早报》:《隆市反ICERD五万人集会和平收场 分析师:执政与在野党各有盘算》(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ea/story20181209-914317)
12. 2018年12月9日,《陈振声》:《陈振声:若无法迅速和睦解决 我国将寻求第三方调解新马领海问题》(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09-914290)
13. 2018年12月9日,《早报》:《新加坡武装部队 举行公开动员演习》(见网址: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1209-sg-saf-open-mobilisation/4199190.html?fbclid=IwAR0ZlzXTaTxSBN0i9lQKPWkk6dD0KUMBmLpZ6mJC6KT7n7E0oI6BHWprCH4)
14. 2018年12月10日,《早报网》:《马哈迪再掀两国风云动机何在?》《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0-914496》
15. 2018年12月10日,《王瑞杰》:《王瑞杰促马国停止入侵我国领海》(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0-914491)
16. 2018年12月11日,《双方同意下月第二周举行会谈 马要为领海争议降温 我国表示鼓舞》(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1-914777)
17. 2018年12月13日,《早报》:《民航专家分析六大误区 马国交长视频多处信息不准确》。民航专家指出,实里达机场周围空域并没有因为ILS出现新的建筑高度限制。ICAO针对高楼制定了一套标准,要求所有国家遵守以保障航空安全。这套标准已行之数十年,无论是利用ILS降落还是机师目测降落,都必须遵守现行ICAO条例。(见网址:)
2018年12月13日,《许文远》:《实里达仪表降陆系统启用 不影响巴西古当发展》(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3-915324)
18. 2018年12月13日,许文远:《停留我国领海马国船只减至一艘 许文远:朝正确方向迈进良好举措》(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3-915323)
19. 2018年12月14日,《新加坡外交部》:《依海洋法向联合国呈声明 我国不接受单方启动调解海界纠纷》(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4-915614)
20. 2018年12月15日,《新加坡外交部》:《以海洋法公约为据 我国优先寻求磋商解决领海纠纷》(见网址:
21.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5-915895)
22. 2018年12月18日,许文远:《新马下月双边会谈若意向相同 许文远:有望取得双赢解决方案》(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8-916583)
23. 2018年12月22日,吴作栋:《吴作栋:新马海域纠纷 各方应该保持冷静》(见网址: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1222-sg-esm-goh-chok-tong-book-fest/4209426.html?cid=ch8news-fb&fbclid=IwAR3PLpqVwqK-RCe2i6ZpAVANS1YMSLTkDtB5Ao0zH1Gx9s0wG8K3SQ7LviY)
24. 2018年12月27日《尚穆根:年底关卡繁忙 单是上周逾500人员加班》(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81227-919006)

马来西亚的反应:

1. 2018年12月11日,《早报》:《双方同意下月第二周举行会谈 马要为领海争议降温 我国表示鼓舞》(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1-914777)
2. 2018年12月12日,马来西亚《交通部》:《星报(STAR)》:《‘Higher risks for Pasir udang port’ (巴西古当港口处于刚风险)》(见网址:
https://www.msn.com/en-my/news/national/%e2%80%98higher-risks-for-pasir-gudang-port%e2%80%99/ar-BBQSs7d?srcref=rss)
3. 2018年12月12日,《早报》:《马国供应减少 鸡蛋价格稍涨》(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2-915050)
4. 2018年12月13日,《马来西亚关闸》:《新山关卡凌晨关闭演习 运菜车延误6小时》(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3-915550)

反对党的反应:

1. 2018年12月8日,工人党发表声明(见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workersparty/posts/2442095275807041?xts0=68.ARAlZj9-FdTYOJbWmVZUVT82lSFdKhaJ6VaWMyHEdme7yxZdl_c8v3UdGudOw6Hu0C8NSlgcrwOhyFAvyLjtaw3Y-x9NaIUcjiEKxxxt_7nZguD-f8G22bALLFATojo4kIrqZYIIKqeNTQ3JEnr1e1mIo0P_prTDRXDB5PaF10K53DKL1_xth7rhDQRNGDtHHBMQIcpVS09O_Rl8k7f5qcLtV_GovLWaEVtEufzv6FF8haotSpkVIggOOmIenpaFoeHNLjFCqQo3qZPDKnViIf28F21VrcNI5lT1UZZm7rxw0CnQebJ103uNeHjEGJXmCzkeM6GoHhzZS-kpZ4dl_CYRnw&__tn__=-R)
2. 2018年12月10日,新加坡民主党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新加坡的主权绝对不可以以任何形式及向任何人做出妥协让步(Singapore’s sovereignty cannot and must not be compromised by anyone and in any form)》(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yoursdp/posts/10157331364078455?xts0=68.ARC7I9M_lLpe1tRp646cyE3pYrrVEzINmR4cZKq2160M9OcWitQNHkj65HhhnNcKppR41Ytw3Kco0uFbq-nif0Fqon-rFNd0KjHBxDaLJp2UETYK_pk1J8kgH36EPhX6AMaotf5KwOMviGObfnrgkoU6szGT2Z5RzuJjjI0nJ2pM0bEuwlpMhNsZxV7Ry8ChnUYjJTBU5JyQ0eCLIJNzuVrphK4×0N5rbqaiE-L59rIXcIMsiGiAGGG-EZqGWdy6QfMkhESsLwnZwNDhRKWAwd_julzo3GO7OjOc5JevxXoNqCVarEOn3rUuQNdBfyrXit7D2WYGfnTxbhai&__tn__=-R)

新加坡人的反应:

1. 2018年12月17日,《早报》:《新柔两关卡 3天大塞车》(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7-916502)
2. 2018年12月18日,《早报》:《关卡塞塞塞… “迟到”2小时 榴梿也“卡关” 食客:不买了!》(见网址:
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18-916828)
3. 2018年12月22日,《早报》:《无惧长周末拥堵 国人涌新山过节》(见网址:https://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1222-917906)

新加坡政府外交部和交通部部长发表事情的经过,首先提到的日期是2017年12月(可能更早的时间,不知道。这个时间节点反正是在去年)!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是在今年5月9日上台,7月开始正式组阁宣誓就职!新加坡在提出这起事件前最近的一个时间节点是今年6月!新加坡公开这场领海主权纠纷的时间节点上在7/12.

新加坡的部长们以及主流媒体开始枪口一致对外讨伐马来西亚的时间节点是在9/12 到10/12之间。(包括了国防部进行公开动员海空军队实弹演习)

这是不是可以就理解为:

柔佛港口填海造地并不是马来西亚希盟政府刚刚开始干得事。是前朝纳吉遗留下来的问题!但是,马来西亚西希盟政府认了。(为什么认了。这不是这里探讨的问题。)为什么行动党在纳吉时代不提出这个问题?

行动党政府部长们以及主流媒体在9/12马来西亚人在吉隆坡的游行示威前,倾巢而出大肆讨伐马来西亚侵犯新加坡的领海主权,但是,在吉隆坡示威游行和平有序的结束后,行动党的部长们(主要是长许文远、慰问、陈振声、王瑞杰、吴作栋)有摆出来一副愿意与马来西亚就这个问题进行谈判?这说明了什么?

这是一个令人确实质疑,行动党在这个时候抛出的这个课题的背后政治目的是什么?

是不是因为李显龙已经不再是行动党的优质政治资产,无法为第四代领导人创造一个可以凝聚人民共识的课题?行动党从2018年3月公布财政预算以来,一直不得人心,特别是伤害到中间选民的妾身利益。为此,他们为了争取中间选民而主动公开这起涉及国与国之间的领土主权纠纷的件事?

行动党是不是在玩弄“项庄舞剑”的花招?他们要迫使反对党在这个问题上公开表明支持行动党与马来西亚“对着干”?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事件的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只要反对党公开表明行动党就是基于一党之私而抛出这个课题,反对党就必死无疑!为什么?

在1962年,也就是马来西亚成立之前,李光耀一直绞尽脑汁要说服英国人和东姑,尽早对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进行毁灭性的镇压!

尽管英国人和东姑也持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们也同时都知道,李光耀葫芦里面的是什么药——为确保自己可以在新加坡长期执政,必须首先消灭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力量!但是,一个人会东姑都基于没有具有确凿和有力的证据证明,当年的社阵以及左翼领导的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斗争是与马来亚共产党有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联,因此而无法答应李光耀的要求,把原定于1962年年底进行的逮捕行动延迟了。

在1962年12月8日,发生汶莱人民党为抗议英国殖民地政府不予以独立而进行武装起义(当时汶莱人民在选举中取得了全部25个议席)。新加坡社阵和马来亚社阵同时在当年同时发表声明和举行群众大会支持汶莱人民党的起义斗争!李光耀就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说服了英国人和东姑立即进行新加坡历史上最为重要和具有毁灭性消灭性的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今天李显龙和第四代行动党人是不是也要继承李光耀的衣钵,重演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不知道。反正在这个问题上,工人党和民主党已经在9/12和10/12分别发表声明了。他们已经明确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在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就水域问题是涉及国家领土主权问题,我的立场非常明确,在涉及我们国家的领土主权问题上一点都不会含糊!——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但是,必须基于以下的前提下,那就是,

双方各自坚持的海基线和领海是否按照联合国的国际海洋公约准则确定!这是整个问题的关键!

一旦,不是假设,或者双方各自坚持自己的认定标准,那么,这个问题就必然要出现胶着状态!如果出现胶着状态。

可以肯定地说,

新加坡大士海面的海域领土主权问题不是新加坡与马来西亚自1957年8月31日马来西亚联合邦独立以来的第一起涉及两国领土主权的问题?!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的领土主权问题包括了当年英国殖民主义者遗留下来的衔接两国的铁路、在丹戎巴葛火车站的土地、柔佛州苏丹在新加坡土地,白礁岛拥有权…这些问题都是在李光耀活着时候就存在的。

行动党的第二、三代领导人都是李光耀手把手教出来与马来西解决这些问题的!

——马来西亚的火车运输线直接穿过新加坡的心脏地带(包括了兀兰关闸口岸、武吉巴督国防部中心、丹戎巴葛集装箱码头和新加坡金融中心)!

这些问题比起目前这起海基线和领海问题是不是来得严重和致命性!这些问题都是在英国殖民主义者时代遗留下来的!这些问题解决了吗?是用什么方式和手段解决这些问题的?

柔佛州苏丹在新加坡的土地是通过协商保留土地解决的。
丹戎巴葛火车站问题也是在互惠互利基础上解决的!
白礁岛是通过第三方国际机构裁决解决方案!

这就是说,行动党政府在处理与马来西亚的大士海面的领土主权问题有例可循!
所以我的问题是,

为什么行动党现在迫不及待的要突出这起事件?
为什么国防部迫不及待地派出武装船只执法?
为什么国防部突然间要在12月10日-17日这个时候提出军事演习?

大家应该不会忘记,当中国与菲律宾、越南等国之间为南海诸岛主权发生纠纷时,新加坡是特别积极主张通过第三方国际机构进行仲裁、反对任何一方以武力解决?!

既然新加坡已经向马来西亚屡次提出交涉,马来西亚不加理会,行动党为什么不按照过去几十年解决上述问题的途径去解决问题?!

行动党政府主动公开与马来西亚之间的领海领空纠纷有以下的6个特点:

从行动党公开有关纠纷事件之日,即5/12到22/12。唯一没有对这起事件发表任何公开谈话的人就是李显龙(他仍然是按照计划如期在新加坡度假),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事件公开之后,提出了邀请行动党政府到吉隆坡开会讨论此事,行动党政府的态度很坚决:马来西亚的船只必须先离开新加坡的水域再说!

行动党政府在谈到控制实里达机场的领空飞机起降控制权开始时,并没有提到机师在起降实里达机场时,进出马来西亚巴西古当领空时会使用ILS起降实里达机场;

在谈到大士领海主权时,行动党政府没有主动提出当年这地块填海造地历史情况;

马来西亚人民于12月8日在吉隆坡进行抗议政府欲签署联合国反对种族歧视宣言的游行示威和平结束后,行动党立即摆出了一副“热爱和平”的姿态;

吴作栋在22/12提出,新马之间的的纠纷本来就不是突如其来和新鲜的事。

行动党通过控制的主流媒体制造舆论,把目前两国之间的领海主权纠纷,以及两国的“紧张关系”的未能妥善解决归咎于马哈蒂尔。

这一切到底说明了什么?就我个人而言,

这只不过是继续王瑞杰为首的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在今年3月公布财政预算案后,又抛出的另一个“信号风球”!

行动党就是要在即将来临的大选,通过“高喊爱国主义”测试老百姓对第四代领导人的反应!

如果两国的关系如行动党政府、学者和他们控制的主流媒体所说的那么紧张,闻名遐迩的“怕输的新加坡人民”明知道长堤关闸的严重阻塞,很会继续跑到马来西亚购物旅游吗?老百姓的行动事实上就已经告诉行动党政府,这是行动党政府与马来西亚之间的问题,两国关系并没有如它们描述的那样紧张!——根本就没有任何打仗的迹象!

一句话,

这是行动党政府淫想在利用马来西亚人民对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执政以来的绩欠佳,特别是马哈蒂尔个人所产生的不满,要在马来西亚外围制造一种气氛。同时,也向新加坡人民展示第四代领导人对于马哈蒂尔对新加坡的“敌视“是完全有决心和有能力应对的!

行动党为第四代领导人创造“新形象”的政治目的达到了吗?

不知道。

反正,大士的海浪刮不起行动党的“爱国主义”腥旗!这已经不争的事实了!

反正,2019年1月份的第二个星期,行动党政府就要到马来西亚吉隆坡向希盟政府“讨个说法”!

让我们拭目以待……

***************
以下提供当年新加坡在大士填海造地的一些信息供参考:
1.(见网址: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74769696209191&wfr=spider&for=pc&fbclid=IwAR0uIWQGsVplIZCQh2iBvUTkChscQMXaWQZYGgqtpn69VjuY6P2y_lfH3Hk)

这快地绝对是李光耀时代填海造地后浮出来的。绝对不是200年前红毛人登陆时发现的。也不是50年代的“默迪卡”声中得到的!这 是70年代末新加坡填海造地浮出来的!

要填海造地的材料就是大量的石子与沙子!这些填海造地的材料从哪儿来?

石子,是新加坡当年是从马来西亚柔佛州的边佳兰运过来的!规格是从25mm到5-6炖重的石块!

沙子,是从柔佛州的振林山通过吸砂船吸过来的!

在马来西亚禁止材料出口后,新加坡才从印尼的加里汶岛运载石子、从廖内群岛运载沙子继续填海造地工程!

2.《当今马来西亚》:《互动地图看马新领海争端》(见网址:
https://pages.malaysiakini.com/mysgborder/zh/?fbclid=IwAR0lHOAnIA6g2p-KIeZaq_-NKsjk93AL5iYNJvEa8P9_yN4MOqvi6ZIkxz0)

图表一:
1995年8月7日, 新马两国签署协定划分两国的海域边界。

图表2:
2000年,新加坡在大士他还。填海范围往南扩展,知道没有明确边界海域。由此而引伸出一个问题:释放y双方如何延长现有的海域边界。以应对新加坡填海造成的陆地。

图表三:
2005年9月1日,马来西亚把新加坡填海事件带上国际仲裁庭,最终双方达致和解。同意解决因填海衍生出来的问题。
双方同意进行协商新的海域边界。但是,后来无下文。

图表四:
2010年,虽然两国仍然存有分歧,但是,双方在界定港口海域边界时,都避开有争议的海域范围。
地图显示,新山港口与新加坡港口在2010年的海域界限。

图表五:
2018年10月25日,马来西亚扩展新山港口海域界限,知道新加坡港口的海域。
马来西亚交通部官员说,马来西亚此举是为了对付中国海域内原本无热恩控制的非法活动。

图表六:
2018年1月30日,作为回应马来西亚交通部的说法,新加坡再018年11月30日将新加坡港口海域扩展至新山港口还借范围。为此,造成了双方海域范围的重叠。新加坡派遣了军舰进入这片海域内。吗连续的一些非军事船艇也留在这片海域。

图表七:
2018年12月5日至今,这片受争议的海域的面积约相等于9200 奥林比克游泳池的总和。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