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无法休息的新加坡人

28/12/18

作者/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finance.eastmoney.com

全球工作最拼的国家?新加坡!

  随着科技的进步,原本可以解放的双手却仍被手机和网络困得死死的——在家、在咖啡店、在地铁上,随处都是自己的办公室。新加坡人的实际工作时间开始变得无法准确衡量,甚至有比之前更长的可能。

  近日,新加坡人力资源局(Ministry of Manpower, MOM)发布第三季度劳动报告称,新加坡人的工作时间对比2010年已稳步下降,9月,新加坡员工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44.9小时,低于2010年9月的46.3小时。在五天工作周中,新加坡人平均每天工作8.98小时,2010年同期为9.26小时。

  但是,这仍没有改变新加坡人是全球最努力的工作狂的现状,新加坡工人仍是世界上工作最努力的国家之一——至少按工时计算是这样。新加坡的人口老龄化愈加严重,许多年轻工人的父母都已接近60岁。专家们表示,对于这些工人来说,如果他们继续像过去的同龄人一样长时间工作,就意味着他们照顾年迈父母的时间会更少。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单身或少生孩子,这导致去年的生育率降至7年来最低点。人们经常提到的一个原因是:工作时间太长,导致没有精力去考虑别的事情。

  随着科技的进步,原本可以解放的双手却仍被手机和网络困得死死的——在家、在咖啡店、在地铁上,随处都是自己的办公室。新加坡人的实际工作时间开始变得无法准确衡量,甚至有比之前更长的可能。

  无法休息的新加坡人

  每一年的统计数据都不断坐实新加坡人工作狂之名:2015年新加坡居民在全球发达城市的每周工作时间为45.6小时,仅次于香港的50.1小时。2016年的一份由跨国人力资源咨询公司ManpowerGroup发布的报告发现,在千禧一代中,新加坡人均每周工作时间也是全球第二长,约48小时。MOM表示,其每年都会收到大约200起有关“工作时间过长”的投诉。

  新加坡国立大学(NUS)社会学家Tan Ern Ser指出,长时间的工作、以及精神长期被工作占据等问题会导致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减少,尤其是那些最需要关注的人。

  近年来,新加坡人的工作时间的确在减少,可以花更多时间与家人在一起。在上周发布的第三季度劳动报告中,MOM还调查了新加坡人的正常工作时间和实际工作时间两大指标。正常工作时间指员工通常一周工作的时间,包括无薪加班、查看工作邮件或在家完成其他常规任务的时间。实际工作时间则包括所有形式的加班时间,无论它们是正常的还是有报酬的。

  根据MOM的数据,新加坡人的正常工作时间从2010年的峰值46.6小时降至2017年的43.2小时。实际工作时间也从2010年的45.6小时下降到2017年的43.0小时。

  除了和自己比较以外,和别的“工作狂国”——日本和韩国对比如何呢?

  MOM调查显示,去年新加坡员工平均每周工作45.1小时。相比之下,韩国工人的工作时间为38.9小时,而日本工人的工作时间为32.9小时。

  这对新加坡人来说有点意外——他们的工作时间竟比以长时间工作的办公文化著称的日本人或韩国人更长,但专家们警告说,不要只根据数据进行比较。联昌国际私人银行(CIMB Private Banking)经济学家Song Seng Wun便指出,与新加坡相比,日本和韩国的劳动力规模相对更大,也更多样化,“如果你看看东京市中心的统计数据,可能在那里的工作时间将远远长于——比如说——新加坡的中央商务区。”

  技术带来了好的改变?实际工作时长更难以衡量

  不过,一些网民对MOM的报告表示难以置信,他们指出,他们实际工作时间其实越来越长,科技的发展导致他们不得不频繁地通过电子邮件或聊天软件参与工作。

  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博士Walter Theseira表示,近年来,在许多发达经济体,人们可能低估了工作时间。随着技术的发展,工作进一步渗透到日常生活中,从而模糊了家庭和办公室之间的界线。比如,人们现在可以在办公室外的移动设备上阅读和回复工作邮件或工作文件,工作场所通过电子邮件、电话和其他连接不断延伸到生活的其他领域。

  以行业为例,法律行业技术的重大进步对于律师来说也不是好事情。律师事务所Templars Law律师Genesis Shen表示,科技的发展发展使得律师们现在对某些案件的收费比以前低了,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接受更多的案件来维持同样的收入水平。

  某些行业特殊的特点也为计算实际工作时间带来阻碍。MOM报告详细列出了不同行业员工每周的平均总工作时间。比如,在保险服务行业工作的人9月份的带薪工作时间为40.1小时,是所有行业中最低的。蓝领工人的工作时间继续蝉联工作狂人宝座——运输设备制造业的员工工作时间为每周51.3小时,其次是保安和调查行业,平均每周工作51小时。

  但保险行业人士却说,带薪工作时间并不能准确反映他们的工作状况,因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已经不再清晰。安盛新加坡(AXA Singapore)的副董事Benjamin Ng曾在一家银行担任客户经理七年,他说,很多人每周工作60个小时,参加路演,会见客户。

  为什么这么拼?

  保持足够长的工作时间,对于新加坡人来说一方面是他们保持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另一方面,这样的文化也已经在该国深深扎根。

  NeXT Career Consulting Group董事总经理Paul Heng认为,工时减少将损害新加坡在亚洲其它国家中的竞争力,因为劳动力成本和生产率是“企业竞争力的两个关键组成部分”。

  但其实,在其他激烈竞争的经济体之间,也有工作时间相当健康的国家。比如去年德国人的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就是26.1小时,为全球最短。“这很难一概而论,因为工作时间的增加并不总是意味着这些额外的时间都很有效率。” Walter Theseira表示。

  另一方面,新加坡也有着不太健康的职场文化。比如,员工即使在工作结束后仍留在办公室——直到老板离开。

  早在2004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宣布,新加坡的工作周将从五天半缩短至五天,以缓解新加坡人的压力。当时,他指出,实行五天工作制“对我们的年轻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其实新加坡也有法律保障人们的休息时间,受《雇佣法》保护的员工每周最多可工作44小时。他们也不允许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而且一个月最多只能加班72小时。

  Song Seng Wun认为,新加坡已经遵循国际劳工标准,并立法规定了最长工作时间。但是面临劳动力短缺问题的企业会抗议任何进一步减少工时的举措。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