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非交往是好事欧伪善令人震惊

27/12/18

作者/来源:新浪 https://mil.news.sina.com.cn

  原标题:“难道我们不知道如何与中国相处?欧洲人的伪善令人震惊”

  (观察者讯)随着欧非峰会近日召开,中国与非洲的合作关系再次被摆到欧洲舆论的聚光灯下。

  卢旺达总统卡加梅上周在奥地利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同当地记者谈到中非合作问题,他反问记者,难道我们不知道如何与中国相处?欧洲人的伪善令人震惊。

  在12月25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此事,发言人华春莹也进行了回应。

  问:据报道,卢旺达总统卡加梅日前在奥地利维也纳出席欧非峰会期间接受奥地利媒体采访谈到中非合作和非欧关系。卡加梅表示,中国与非洲的交往是好事。中国在卢旺达很活跃,但并非以不恰当的方式行事。我们知道我们的能力和我们应该接受中国提出的哪些建议,以避免债台高筑。这取决于我们非洲人,难道我们不知道如何与中国相处?欧洲人的伪善令人震惊。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注意到有关报道。大家都知道,中国对非合作秉持真实亲诚理念和正确义利观。近年来,中非各领域务实合作取得丰硕成果。中国人民对非洲人民的真情实意,非洲人民能够感受得到;中国对非合作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非洲人民也可以感受得到。中非合作受到非洲国家和人民的真诚欢迎,也得到国际社会的积极评价,这是不争的事实。

  正如中方一贯强调的,非洲国家和人民有权利、也有能力自主选择他们的合作伙伴。国际社会各方开展对非合作时,应该更多倾听非方的声音、相信非方的智慧、尊重非方的意愿。那些罔顾事实或出于政治目的对非方选择指手画脚、对中非合作说三道四的做法,注定得不到非方的认可和同意。

  观察者网注意到,卡加梅总统是在接受奥地利《世界报》独家采访时,详细谈到了非洲与欧洲的经贸关系,以及中国在非洲的援助等问题的。

  《世界报》报道以德文发表,卢旺达全国发行量及影响力最大的《新时代报》(The New Times)12月24日发表报道英文译本,观察者网编译全文如下:
卢旺达总统卡加梅上周与奥地利总理库尔茨、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谈卢旺达总统卡加梅上周与奥地利总理库尔茨、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谈

  问:为何欧洲“重新发现”了对非洲的兴趣?因为移民危机么?

  欧洲曾经忽视了非洲。基于我们之间共同的历史,非洲本应是欧洲的一个可供选择的伙伴。然而,欧洲人的态度完全错了。他们自视甚高,认为自己代表了世间所能提供的一切,其他人只能向欧洲学习并寻求帮助。

  几个世纪以来,欧洲人就是这样对待非洲的。

  问:现在这种情况改变了吗?

  是的,因为某些事实,它正在开始改变。

  问:哪些事实呢?

  欧洲已经意识到,欧洲大陆的情况已经不那么美好(rosy)。看看这些抗议活动和不断变化的政治格局吧,移民问题只是欧洲公民不满的一部分。

  愤怒的矛头直指欧洲政治领导人们犯下的错误。

  问:到2050年,非洲人口将翻一番。仅仅出于这个原因,许多人认为非洲人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涌入欧洲。

  但这不仅是人口规模的问题,人口增长的背景也很重要。中国有13亿人口,然而,中国人并没有大批非法移民到其他国家。

  即使非洲人口不增长,由于许多地方的贫困非常严重,人们一定会寻找其他出路。欧洲在非洲几十亿几十亿(美元),为何还有贫困呢?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问: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部分的原因是,这数十亿美元是有“回程票”的,这些钱流向非洲,转了一圈后又回到欧洲。这些钱在非洲什么也没留下。

  其中一些资金可能已经消失在某些非洲领导人的口袋里。

  让我们暂时假设一部分情况就是这样。

  但欧洲真的蠢到让这些小偷赚得盆满钵满吗?可能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是因为钱被投到了错误的地方。

  问:那么,发展基金应该投向哪里呢?

  应该被投入为非洲青年服务的工业、基础设施和教育机构。在非洲青年人口飞速增长的背景下,这是实现人口红利的唯一途径。

  问:中国正在非洲大力投资基础设施。中国的公司正在卢旺达到处修建公路。是不是中国人比欧洲人更聪明吗?

  中国在卢旺达很活跃,但不是以一种不恰当的方式。卢旺达的新公路大部分是用欧洲的钱修建的,有时会有中国分包商。

  问:你认为中国参与非洲事务是好事吗?

  是好事,但也可以改进。非洲人首先必须为自己而努力。在卢旺达,我们知道我们的能力范围,也知道为了避免债务负担过重,我们应该接受中国的哪些建议。但也有一些国家做得不好,现在陷入了困境。

  问:这些国家陷入了债务陷阱。

  并非所有国家,但这是可能发生的,这取决于我们非洲人自己。难道我们不知道如何与中国相处(Why don’t we know how to negotiate with China? )?当然,中国人不只是作为慈善家来帮助我们的。

  问:所以你也看到了非洲精英的问题?

  当然。非洲人只能自力更生。

  问:哪个国家为你们树立了发展典范?新加坡?

  我们从新加坡学到了一些东西,我们今天仍然与新加坡合作。但我们没有试图复制任何其他国家的道路。

  问: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投资于自己的人民,投资健康和教育失业;

  第二,必须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第三,在技术上投资。

  我们正在努力创造更好的产业结构:旅游、信息技术和能源。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为公民提供更好的教育,以促进创新和创业。

  问:您对下一个10年的卢旺达有什么愿景吗?

  我们从2000年开始制定2020年的计划。现在我们制定了2020年至2050年的新计划,这个计划分为两个15年。我们的理想是建立一个稳定、安全、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国家,使我国公民能够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中过好生活。

  问:你曾是将军,国防部长,从2000年开始当了总统……

  我怀念作为军事指挥官和国防部长的生活(笑)。比起现在某些我经常不得不处理的麻烦事,我更喜欢当年的工作。

  问:2015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严厉批评你修宪谋求延长总统任期,你对本国人民的福祉是不可或缺的吗?

  仅仅因为奥巴马认为如何,就能决定事情的好坏吗?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连任了四次,没有人说什么。

  我没有提议或参与修宪,但接受了这个决定。卢旺达人民感谢我所做的工作。

  问:很明显,您在指责西方把自己的民主标准强加于人。

  欧洲人的伪善令人震惊(The hypocrisy of Europeans is stunning)。他们在宣扬自己没有实践的东西。

  为什么欧洲今天如此失败?是不是因为“民主”?如果“民主”就意味着失败,那么欧洲人的“民主”不是我应该去实践的东西。

  问:你如何评价欧洲对2015年难民危机的处理?

  欧洲存在移民问题,是因为他们未能及早解决这一问题。他们非但没有帮助非洲,反而使非洲大陆更加贫困。

  不要误解,我并没有把移民问题归咎于欧洲。

  这是我们共同的问题。非洲人必须扪心自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混乱,迫使人们继续逃离他们的家园。不能把责任推给欧洲。

  但欧洲人总是乐于参照自己的形象塑造他人。他们不断抱怨非洲到处都是“独裁者”。相当于在说,“我们是自由的,欧洲就是天堂,你们快来吧!”直到今天为止,欧洲就是这样邀请非洲人的。

  最近卢旺达监狱释放了一些反对派领导人。扩大民主空间是你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吗?

  我不确定人们在谈论“民主”时的想法是否跟你一样。你说的“反对派领导人”是什么意思呢?她(可能指12月7日获释的Diane Rwigara女士)是申请成为总统候选人,但他们也违反了各种法律(broke all kinds of rules)。

  然后某些人就开始讲故事,好像是我想阻止她参加竞选。实际上这位女士甚至连竞选市长都不会被选上。

  问:如果你这么受欢迎,那镇压就没有必要了。

  什么是“民主”?是允许不法行为占上风吗?另一名被释放的女士曾因与种族灭绝罪有关而入狱。在其他国家,她可能会被处死。

  问:那么她为什么被释放呢?

  我们赦免了很多人。当我们的人民看到曾经的杀人犯回到街头,他们会谴责我们。我们并不因此感到高兴,但我们希望在自己的国家,所有人有一个共同的未来。

  问:卢旺达的平衡有多脆弱?就在24年前,80万人被屠杀了。

我们试图治愈这个社会。许多受害者的亲属觉得难以理解。我们与他们交流。政治不是游戏。它关乎每个人的生活。
中国不会向内转的五个理由
2018-12-26 08:07 星岛环球网

捷克报业辛迪加12月25日文章,原题:中国会向内转自我封闭吗?全文如下:

表面看,若贸易紧张不断升级,中美似乎都会显得相对隔绝孤立。中国对美出口占其GDP的4%,从美国的进口仅占GDP的1%。而在美国,对应数字分别为1%和3%。但撇开这些数字不谈,两大经济体从全球化退却会造成巨大代价。

没错,中国一直在再平衡经济。2015年以来15个季度里,有10个季度内需对中国GDP的贡献超过60%。在经历持续驱动全球增长后,中国的大“开放”似乎失去动力。但这些未必意味着中国会闭关自守。事实上,五个原因说明为何中国不太可能自我隔绝。

首先,中国仍依赖外国技术,2011年到2016年,其一半科技产品进口来自美国(27%)、日本(17%)和德国(11%)。尽管中国着力加强本土创新,但这些数字几乎未变。

其次,若中国自我封闭,会损害邻国的经济前景,从而给自己周边造成不稳定。比如据经合组织分析,美中贸易减少可造成马来西亚、新加坡和韩国各自损失0.5%至1.5%的GDP,这反过来会影响中国欲成为地区贸易支柱的雄心。

第三,若中国目光向内转,会错失跨国公司的投资和技术。截至2015年,在华外企48.1万家,雇用约1400万人。中国约40%出口是外企或合资企业生产的。在华外企生产87%的电子产品、59%的机械。

第四,贸易减少可能削弱中国提高国内经济效率所需的改革势头。比如,若中国被迫增加流动性以弥补贸易损失,改革金融体系的计划就会靠边。若经济受到压力,改革国企以提高生产率的计划可能会因担心失业而推迟。

最后,更广泛的方面,充分证据显示全球互联互通有利于增长。若中国的开放倒退,损害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人。失去中国市场、资本流动、出口和人才,将导致物价上涨和增长减慢。根据麦肯锡全球贸易数据库,中国对美出口77%是用于成品生产的中间产品和生产资料,因此贸易关税提高,美国境内公司将受到直接冲击。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