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马一家亲下的现实 兄弟阋牆

25/12/18

作者/来源:张珈健 苹果日报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1224/1488639/

论者指出,今年的星马关係相当不平静,马来西亚突然片面宣布「修改新山港口界线」中央公报,在未知会新加坡的情形下,扩张主权海域到新加坡海域。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仅一水之隔,双方历史与血缘关係密切,曾同属一个国家。即便在1965年新加坡基于种种因素分离建国后,两国人民依然往来频繁、经贸上互利互惠。其后的40多年,彼此虽偶有争议,但合作关係依旧。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说:「星、马就像双胞胎」,可谓一家亲的兄弟之邦。

不过,今年的星马关係相当不平静。例如,马来西亚突然片面宣布「修改新山港口界线」中央公报,该公报在未知会新加坡的情形下扩张主权海域到新加坡海域,并迳行派遣调查船隻进入、停泊于扩张海域以宣示主权。由于新扩大的马国海域疆界不仅侵入原新加坡惯行海域,更直逼新加坡的大士港口,星方大为光火,立即派出海军与警察海岸卫队与马国船隻对峙,并且在12月6日也宣布扩大星国港口海域界线,一时之间剑拔弩张。

同一时间,马来西亚亦在领空问题上发难。马国知会新加坡,将于4年内完全收回自1974年就由新加坡跨境管理的马来西亚柔佛州南部领空控制权。事实上,新加坡之所以能够控管柔南领空,主要是根据联合国国际民航组织按照技术与航空管理因素所划定、并在1974年由星马两国同意的飞航情报区安排。

面对马国昨是今非的态度,新加坡颇感无奈。但马来西亚批评新加坡滥用其航空管理权,执意在2019年于新加坡实里达机场推动新的仪表着陆系统(由仪表系统导引飞机降落,俗称盲降系统),新系统不仅独厚实里达机场发展,还会限制马来西亚柔佛港口及巴西古当地区的发展。

除此之外,自5月马哈迪以93岁高龄强势回锅马国政坛,成为全球史上最年长首相以来,马来西亚已经对新加坡展开诸多挑战。首先,马哈迪一上台,便以反贪腐、预算控制为理由,暂时中止新加坡与马前首相纳吉谈妥的马新高速铁路合作计画。更甚者,马哈迪指出两国在1962年签订的马对星廉价供水协议,让马来西亚数十年来受尽剥削,要求至少提高水价10倍。眼见马来西亚同时推进陆、海、空与水资源的全方面攻略,新加坡也不禁要感叹,就算兄弟之邦亦会翻脸相向。

持平而论, 作为国家发展主义者,马哈迪的诸多决策根基于「马国优先」。只要有利于马来西亚自主发展,就算充满争议他也敢于一试。因此他一上台便取消中国在马的一带一路建设计画,指其构成马国沉重债务,且贪腐的纳吉前政府没有善尽监督。马哈迪甚至当面对中国总理李克强直言:「我们支持自由贸易,但更需要公平贸易……我们不想要新版本的经济殖民主义。」

马同时还希望以保护政策推动国产车3.0计画,希望在2020年前推出首款车。马哈迪的鹰派作风亦有国内政治考量。马哈迪领导的执政联盟——「希望联盟」内部充满分歧,而全国在许多议题如族群问题上经常对立,例如日前因为担忧马来人与土着的少数族群保障权益被剥夺,巫统与伊斯兰等发动全国大游行反对马政府签订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政府因而妥协。值此之际,马哈迪需要外在目标来凝聚团结。

新加坡在这过程中颇为无辜,幸赖其仍具有不容忽视的自主国防与经济实力,以及主体国家身分,因此即便老大哥再怎麽发怒,两国最终仍愿意进行对等谈判,甚至同意未来可能由国际法院仲裁争端。星马关係的启示在于,国际政治甚为现实,也瞬息万变,就算非常亲暱的一家人,也可能因为领导更替而共识俱亡矣。惟有先强化自身国防、经济与政治实力,持续发展并保持与第三方(国际组织或盟国)的联繫,或许才能维繫长治久安的亲密关係。

东南亚特派员:张珈健/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政治学博士,自由研究者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