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国家法院必须予梁实轩许渊臣道歉

18/12/18

作者/来源:张素兰 人民论坛 (17/12/2018)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

国家法院必须给予梁实轩和许渊臣一个说法和道歉

基于国家法院拒绝接受梁实轩先生于2018年12月13日为《网络公民》主编许渊臣保外候审的担保人的具保候审,导致许渊臣在当天出现前所未有的尴尬,同时也因此需要耗费数小时被拘押在令人感到不舒适的警署拘留室。国家法院为此需要向梁实轩和许渊臣提出解释和道歉。

在《刑事诉讼法典》第94(1)(e)条下,只有同属被告者不能够成为担保人。此条款如下:

“如需要提供具保候审——“在刑事案件中为被告提供担保的者,不可以是同属一个案件的被告人。”

梁实轩先生说许渊臣的朋友。梁实轩先生不是许渊臣案件的同属被告人,国家法院是基于哪一条法令拒绝梁实轩先生作为许渊臣的保外候审的担保人?

明显地国家拒绝梁实轩先生作为担保人为许渊臣提供保外候审的理由是,由于他目前正面对总理李显龙在高院的起诉诉讼案件。假设这是国家法院拒绝梁实轩先生成为许渊臣的保外候审的担保人的理由(我想,国家法院应该不基于这样的理由),那么,这是极其可悲的。

总理李显龙起诉梁实轩先生的诉讼案件是属于民事诉讼案件。他并没有被转为与许渊臣案件的同属被告。因此,根本就牵扯不上他具备担保许渊臣保外后生的本地人资格。

在相关的法律约定下,作为一名为涉嫌翻案者提供具保候审的担保人承担应有的法律责职责是,确保被告在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必须按时出庭受审。法院巍峨许渊臣提出的内外候审金额是5千元。假设许渊臣在法院开庭之日未能按时出庭受审,那么,梁实轩所承担的法律责任就是充公其作为担保人缴交的5千元保证金.许渊臣弃保行为是不可能存在的。

国家法院为此必须要给予梁实轩先生和许渊臣先生一个说法和道歉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