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张素兰 警方的传召问讯

17/12/18

作者/来源:张素兰 人民论坛 (14/12/2018)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112078642302442?tn=K-R

在目前的情况下,所有的社运活动分子都必须要有心里准备,都会随时被警方传召问讯,同时,他们个人所拥有的电子设备将会被警方充公。新加坡的黑暗日子已经降临了。

“在黑暗的日子里:还会唱歌吗?是的,也会唱歌。是关于黑暗的歌曲”—— 著名德国戏剧家与诗人–贝尔托·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

假设您的被警方传召到警署问讯。请您必须按时准时赴约,即便是您怀疑自己可能会被逮捕。

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 ,就是使用笔名Willy Sum在《网络公民网站》发表文章《谢健平脸书贴文的启示》(The take away from Seah Kian Ping’s Facebook post)。的作者。由于他不要让读者看到自己的名字时,被误解是外国人,而使用了Willy Sum的笔名。这次事件让他在自己的生命中带来了震撼。他的在2018年12月12日下午一点在家里被警方逮捕的。

事实上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已经事先获得警方的通知,在当天早上10点钟到广东民路警署报到接受问讯,他尝试展延再过几天才到警署报到。他在12月10日星期一到广东民路见了警方负责官员。警方告诉他会(按照他的要求)调整传召的日期。但是。警方过后并没有这么做。

由于警方没有做出回应,迪哥达先生(Mr De Costa)没有按时在当天早上10点钟到广东民路报到。他要求展延数天后的原因是,由于当天自己要参加一场面试。就咋当天下午1点整,警方人员到他的家里逮捕了他。

在抵达广东民路警署时,刑事调查局(CID)起诉他两项罪状。

涉嫌触犯了刑事法典第500条,事实上他是不足于构成触犯者条罪状而被逮捕。例如,法律并没有赋予警方拥有权力逮捕他;

在《滥用电脑法令》第3款(1)项下,在未经电邮主人Sim Wee Lee的同意下,冒用Sim Wee Lee的电邮账号willysim71@yahoo.com.sg,发电邮给《网络公民》。

他被起诉的第二项涉嫌罪状是足于构成出的饭有关的法令而被逮捕的。即使这也是一种复合性的涉嫌犯罪。例如,这就诸如当局可以接受通过接受触犯交通法令的罚款一样。

在过去数年来,新加坡的法令已经变得越来越严厉了。目前消耗品实施的刑事法典是延续了1872年的英国法律的。只有在涉及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才赋予警方人员由于逮捕令。国会通过了立法与修正现存的法令已经赋予警方带队任何事件都拥有行使逮捕的权力。法令也授权按警方人员可以在深更半夜到百姓家里。如果警方人员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在没有持有逮捕令的情况下逮捕您。

这样的事件已经于2017年发生在结霜桥旧货市场公会主席许永坤的身上了。佳能官方人员在深更半夜到他的家进行所差,并充公了他的手机。最后,警方发现,他们到徐永坤先生家具那些搜查和骚扰是找错的人。但是,对于警方人员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问题,他们并没有向许永坤先生给个说法和做出道歉。(见网址:https://www.google.com/url…)

于2016年,我被指控涉嫌触犯了刑事法典第78(B)《国会选举法令》项下。在武吉巴督补选的冷静日当天发表、或者重发一些文章和评论。这是属于轻微涉嫌犯罪。但是,警方利用这个机会窜进我的家,充公了我的个人电脑和手机。他们给予的简单理由,就是触犯了上述的法令是属于“可以被逮捕”的。

但是,在刑事法典第3(1)条滥用电脑法令款项下,涉嫌触犯刑事诽谤并不属于触犯“可以被逮捕”的。为此,一组警方人员到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逮捕他。他被起诉后被拘押。数小时之后,他才以一万元被具保出外候审。

我希望警方能够回复我以下的问题。假设我上述所说的是错误的,我可以纠正。

当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逮捕他亲自到广东民路警署要求展延问讯日期时,警方是不是还需要到他的家里上演这出戏?

警方一直以来都是通过电话或者是递送信件处理类似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的案件,告知他无法展延问讯日期?

为什么警方人员需要耗费4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一场这样的行动?

警方的的行动是不是要发挥具有震撼性和恐吓的意图?

仅此温馨提醒所有的社会运工作者们,务必注意:在警方传召问讯时,必须准时赴约。除非警方以书面通知您的传召日期时间已经展延(或者者更换)。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