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南大十年发展计划

15/12/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15-7-2015)

1970年8月11日,李光耀在南大演讲《南大与我们的前途》,表示新大已经有了一份十年发展计划,所以南大也必须有一个同样的十年计划。

随即,1970年12月间,大学成立南洋大学发展策划委员会,研讨有关南大今后十年发展之趋向,并提出全盘性的发展计划。

南洋大学发展策划委员会成员包括,前南大校长黄丽松,前南大研究院院长林春献,前教育部代理常任秘书郑维廉,南大理事黄望青,南大副校长卢耀。两名顾问之一是新加坡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游保生。

1971年1月间,委员会展开工作,历时11个月完成计划书。估计,最迟是在1972年年初之际,报告内容已经定案。

1973年1月1日,南大校长薛寿生《与时代并进的南大》在星洲日报刊登,预告相关的南大十年发展计划。

1973年7月28日,大学正式对外发布了南大十年发展计划报告书。报告书篇幅,仅仅三页,共列出19项指示内容。其中的要点是,

指示2:委员会之任务范国限于参酌本国其他高等学府的发展计划以及本大学依赖政府资助的事实。

指示3:委员会对南洋大学在今后十年的发展,提出三个可能朝向的方向。

一、南大以新加坡大学作为榜样发展成为一间完整的大学:
二、把南大发展为一间与新加坡大学相辅相成的大学;
三、南洋大学本着它本身的历史与传统以及其他特殊因素,在配合我国社会的需求前提下,以它本身的力量去发展成为一个独特的整体。

由于外在的限制,委员会认为这三个方向,前者无可实行,只得以第三个方向作为研议的根据。

指示5:委员会报告书对于南大之未来发展及成长之献议,并不是把现有学系都作相应之扩充,而是视南大较占优势或潜能所在而使各学系在不同比率下去发展,以及在国家社会需求的大前提下增设新学系或学科。

指示6:因而有必要突破现时专供文理通才教育而过少提供专业训练之局限,亦有必要把现时颇不受限制的学科范围,使成为多元化。

历史会如何回顾,这一份所谓的南大十年发展计划报告书?

首先,十年发展计划报告书,是按李光耀的政治指示编制而成。依文献记载,李光耀的指示是:南大的十年计划必须以新大的发展计划为基础,做出对应的配合方案。果如其然,报告书的内容是以指示格式提供信息。

卢耀,郑维廉,黄望青都是李光耀的代理人。卢耀是1964年南大第2届理事会的政府代表,理事会常务理事。郑维廉是1969年南大第4届理事会的政府代表。黄望青是1969年南大第4届理事会的工商界代表,也是执行委员会成员。往后,此三人都继续留在南大理事会。

其次,报告书是一份中文翻译文稿,所以报告书正本是以英文书写。从言论立场和措辞来看,这是官方撰写的报告书。定稿之后,以南洋大学的名义发表。从其一再拖延,迟迟不发布的时间性来看,报告书对南大师生而言,不具有任何实质性的指导意义。换言之, 并非大学的教育发展路线图。

由此来看,报告书的政治意义,要远大于教学意义。

事实确实如此。比如,文学院分为人文学院与社会科学院;商学院改称为商业管理学院;生物学系增设经济植物与动物学等等的组织架构调整,何须杀鸡用牛刀?卢耀副校长只需一纸公文就能成事。

另外,报告书认识到:南大毗邻工业区,具有比较优势与良好潜能,工业区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机会。既然明白南大的地理优势,何以不建议发展工学院?

这些事实说明了,李光耀在根本上就不是从南洋大学教学与师生利益来考量。

南大十年发展计划,完全与教育无关,而是为了满足李光耀的个人政治利益。那就是,如何消灭华人教育体系盘算之中的一个关键性环节。这一个说法不难从华校历史变迁中求证。换言之,把报告书置放在华校灭亡历史的背景中去解读。

其三,李光耀的配合方案之说,是南大必须以新大模式办学意旨的延伸与落实。南大只能够在新大的影子下过日子的现实,在指示5与6,一再被强调。简言之,南大的任何学术发展,只能够在不影响新大社会地位的被约束情况之下进行。

在此,郑奋兴回忆录提供了实证。李光耀下令吴德耀关掉电脑系,理由是新大没有开办电脑系。即新大没有的学科,南大不可以开设。也就是说,南大不能超越新大的成就,

其四,19项指示中,指示3为最重要,因为这预告了南大未来发展。

李光耀坦言共费时16年去消灭南洋大学,1973年正好是这一时间段的中点站。为此,不妨回头看看,当年的李光耀对关闭南洋大学一事有何盘算?

指示3对南大未来发展提出三个大方向:即南大成为类似新大的大学;成为新大的互补大学;南大维持现状。

由于时机尚未成熟,所以李光耀选择先行定调南大为‘ 历史与传统以及其他特殊因素’下成立的大学。也就是,让南大在华人大学的标签下继续存在。这一个标签与新加坡多元种族社会,格格不入。借此,李光耀可以随时以南大不合时宜,与社会发展背道而驰的理由,终结南大。这正是李光耀的如意算盘。当然,李光耀是恶意的罔顾了南大是双语文大学的真实现状。

回顾历史,南大成为类似新大的大学,以及,成为新大的互补大学,就是1980年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时提出的两个选择方案。

由此可见,李光耀的南大十年发展计划,就是李光耀谋算南洋大学的十年计划。

其五,想必,新加坡人的新加坡历史观,终会接受这一个历史解读。道理很简单。

从常理而言,发展计划书是一张明确的路线图,应该演绎大学如何从目前现状开始,逐步迈向一个设定未来目标,内容上,了解当下时间点的大学是一个什么状况,到达下一个时间点的大学会是一个什么状况,而最终到了10年之后时间点的大学又会是一个什么状况。

有了这一个时间表之后,十年发展计划书应该提出具体的方案,解释如何按部就班的从一个时间点,有条不紊的发展至下一个时间点。理所当然,每一个时间点都必须有一个对应的行动计划书,以落实迈向下一个大学状况的目标。

毫无疑问,李光耀的南大十年发展计划,确实是与常理背道而驰。

总的来看,南大十年发展计划报告书,预告了李光耀将会以何种的方式,结束南洋大学的教育使命。更重要的是,除了再次证实李光耀善于挂羊头卖狗肉的伎俩,也凸显了李光耀对华人文化教育的一种不可理喻之赶尽杀绝的复仇心态。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