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新加坡看台湾的教育改革

12/12/18

作者/来源:林湛钧 https://news.tvbs.com.tw

新加坡教育部王乙康于日前宣布一个重磅消息,2019年起全面取消小一和小二的计分测验,包括小二年底考试。这个消息传到台湾,许多人心中都有个直接联想,台湾要跟进吗?台湾小一、小二学生还要考试吗?

谈教育政策,切勿见树不见林,应全盘思考箇中利弊。笔者恰于去年十月到过PISA成绩表现优异的新加坡进行教育参访,与教育部官员对谈,几点意见供参:

首先,新加坡藉由考试进行人才分流的制度令人叹为观止,小一、小二不考试,然后呢?

新加坡学生在小六升中学有离校考试(PSLE),考母语、英文与数学三科,这场考试将决定学生能否挤进高级政府部门。PSLE达「O」水准的学生可以修习快捷课程或普通学术课程。修习快捷课程的「直通车」学生六年后直接考新加坡-剑桥会考,达「A」水准可以唸大学;修习普通学术课程的学生四年后也有个新加坡-剑桥会考检定,达「O」水准进入初级学院,二年后再筛选适合唸大学的人才。而PSLE仅达「N」水准的学生则修习普通工艺课程,进入工艺教育学院或理工学院就读,学会一技之长。不同学习课程的学生亦可藉由考试检定成绩转换修习的课程,每个人适得其所。

但PSLE升学制度中从未出现成绩水准达「直通车」或「O」水准的学生,降填「N」水准学生就读的工艺教育学院或理工学院。相较台湾教育改革过分扬弃分数,只谈兴趣,不正视学生能力差异所在,孰是孰非值得思考。

其次,新加坡学生除了每学期有一次计分测验外,还要参加年中、年底考试,再加上PSLE、新加坡-剑桥会考等升学考试,考试压力非常沉重。

鬆绑小一、小二不考试或取消部分学生的年中考试,只不过是希望孩子们不要从小就被考试压得喘不过气来,可以有些快乐探索的时间。

但是升学制度分流人才的终极手段未变,补习风气会不会更盛行?家长社经地位的分野会不会造成阶级流动的停滞,弱势世袭?台湾教改鬆绑升学考试的历程,其实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最后,新加坡认为优秀可以教导,强调因材施教,跨科学习,培养国际精神,鼓励学生勇于开拓、尝试,不怕失败,这是台湾教育最欠缺的部份。新加坡标榜创新价值的具体作为就是编列经费让学生申请短期出国交流,培养国际观,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新加坡更提倡教育与企业紧密结合,培养企业与社会所需的人才资源,因应经济需求,也让企业担负起应有的社会责任。

反观台湾教改却是朝令夕改,佯装多元价值,却无法釐清价值背后的内涵与乱象的根源,而让学生一再陷入迷惘、不知所措的恐惧中。

教育多元与考试制度并非平行的两条直线,无需因噎废食,更勿全盘否定过去传统的教育制度。教育改革务必异中求同,贴近台湾社会现实,改革才能收到成效。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