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09/12/18

作者/来源:编辑部 13 Aug 2003 国际南洋大学之友
http://www.geocities.ws/nantahfriends/nantah/nantah11.html

在南大南大(二)

1。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今年1月8日南洋理工大学校长徐冠林在访谈中表达要将南洋大学请回云南园:将南洋大学与南洋理工大的两段历史融合,将南洋理工大学复名为南洋大学,同时盼望南洋大学校友认同。鉴于南洋大学与校友跟新加坡政府之间的“恩恩怨怨”盘根错节,我们曾视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使命。凑巧南大校友朱永安教授不约而同地在校友之间作了调查,发现绝大部份校友都拒绝接受理大就是南大,许多校友对复名之举不以为然。

但大家只要稍为留意,就会发现古往今来,世上震憾人心,令后人世代相传的事件,有那几桩不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难事?所谓“可歌可泣”,岂非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代称?“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未必成功,“知其可为而为之”则 成功又何足道哉?

1月8日徐校长立下宏愿,在大家看来却是难度。

1。南大校友积怨超过廿年,鲁仲连的角色绝不好当。

2。许多南大校友都把徐校长当成“官方代表”,先入为主地自先“定位”。

3。新加坡政府,南洋理工大学校友,与在校的南洋理工大学师生之间也未必全无阻力。

4。语文为文化的根基,新加坡教育制度在过去数十年前已经全面转型,华文教育已被连根拔起。没有中小学华校之根,未来“南洋大学”又如何去实至名归?

5。众所周知,新加坡政府英语源流的成员占大多数,(南大被关闭,新加坡华校不复存实滥觞于此),高度颂扬南洋大学与中华文化,对他们来说未必都是动听的曲调。

6。在这情况下有如在高空走网索,过份“南大”恐怕会遭许多人疑忌,不够“南大”又会被南大人视为“假南大”。

但话说回来,上述难度虽是不争的现实,但跟一国之前途,跟全球大气候放在一起来看,却属于“小范围”的思量。

1。新加坡绝大部份是华裔,处今中华民族复兴,全球认同保留母语文化为人类基本人权的21世纪,新加坡成立一间华文大学不仅有其诉求,而且有其必要性。

2。新加坡英语化的原因抛开其政治因素不谈,现实因素是要与国际接轨,加强新加坡人民国际竞争的能力。这点见仁见智,且未必是个“恒常”的真理。现在香港人谋职不懂中文就希望渺茫,新加坡是否有此一日不得而知。据知涌向中国的外国公司主管层莫不勤习中文。

3。因中国的兴起,“中文”日渐有其市场。新加坡具中西交流的先天条件,成立华文大学有其不可取代的优势。

4。文化是国家的灵魂,华人为主流的新加坡以中华文化为主流是天经地义的明智之策。这点从新加坡李光耀资政,吴作栋总理,李显龙副总理,杨荣文部长的谈话中都可见端倪。而新加坡要建立文化保垒,还能有比重现南大更佳的途径吗?

5。校友们的“积怨”是形而上,意识形态多于对个人的实质伤害。我们认为它不应成为在新加坡重振南大的阻力。南大断流与其消极对待何如积极延续?以重现南洋大学作为起发点,带动国家与地区的积极发展,身为南大校友,又有什么理由不共襄义举呢?

徐校长本身华校出身,虽然抱怀疑心态者大不乏人,但寄于厚望者却是占大多数。欣见徐校长以实质的探索与实质的安排去回应众疑。当然在客观现实与执行效果上仍然 存在变数,但许校长的能力与诚意已普遍受到肯定。

从许多史实看到,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也常会走出康庄大道。新加坡政府将任务交给徐校长,徐校长郑重地将任务看待为使命是不争的事实。但要英校源流人士由衷支持恐怕是奢望。他能走到那里,华人社会与南大校友们的鼎力支持肯定会起重大作用。

这也使我们再次想起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巴顿将军对将上前线的军人说:

“庆幸你们有机会参加这场伟大的战争,要不然将来有一天你的孙子会问你:公公, 您在第二次大战时做了些什么?你只能这样回答:嗯,那时我在家里洗厕所。”

(待续)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