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贸易战后我最担心台湾问题

06/12/18

作者/来源:张爽 中评社 http://bj.crntt.com

  北京12月5日电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在中国记协第125期新闻茶座上回答中评社记者提问时表示,中美贸易战在明年中会告一段落,但因为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战略对手,别的麻烦还会相继产生,其中他最担心的就是台湾问题。如果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做得出格,就会非常危险。

  金灿荣说,中美之间现在碰到的麻烦是贸易战,虽然贸易战完全结束不太可能,但明年中会告一段落,以后还会经常出现。金灿荣举例说,美日从70年代末就有贸易摩擦,贸易战一直打到90年代中,打了二十多年,一共七轮。

  金灿荣对中评社说,由于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就算是贸易战告一段落,别的麻烦还会出来,其中他最担心的是台湾问题,“对中国大陆来讲,台湾问题是很敏感的问题,是国家核心利益,而且牵扯到民族感情。别的问题都可以谈判,但是台湾问题是不能谈判的,如果美国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出格,就非常危险。”

  “现在在特朗普的政权里面,有好几股势力,一股势力就是共和党极右派,他们很愿意打台湾牌,这非常危险。”金灿荣说,特朗普政权里还有代表华尔街、代表犹太利益集团的,这群人要沉稳理性一点,“我们不知道内部博弈怎么样,但希望极右派能够得到遏制。”

  金灿荣对中评社说,以前美国干预台湾问题有一个技术前提,就是在军事技术上能够击败解放军,但是现在这个时代结束了,美国的技术前提没有了,所以美国要非常慎重地打台湾牌。

  金灿荣说,美国过去把中国定位为“不太令人满意的合作伙伴”,但是现在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 以后的中美关系会非常麻烦。

  金灿荣推算,从现在开始,中美关系的大结构还是竞争中有合作,但是比例变了,之前的40年来是50%竞争,50%合作,未来则是三分之二竞争,三分之一合作,这是中美关系新常态。

  金灿荣说,少数美国的极右翼想让中美脱钩,搞全面新冷战,甚至有可能发生热战,这是中国要避免的,中国希望中美保持经济联系,避免新冷战,控制热战。“中国的态度是比较积极的,现在不确定性在美国这边。”
  
  金灿荣指出,中美关系在过去40年很成功,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帮助很大。但是现在中美关系可能进入到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了,“我个人认为,这是中国成功的必然结果。因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所以美国原来对中国的认识就改变了,现在中美关系就困难了。现在很肯定地讲,美国是把中国当做主要的竞争者了,而且有些人认为,长期来讲是唯一的竞争者。”

  金灿荣解释说,在人类的国际关系史上,守成大国总是防范新兴大国的,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把这种矛盾叫做“修昔底德陷阱”。其中美国特别敏感,美国在1894年中国甲午战争的时候,就世界第一了,从那时起美国就防范老二,第一个整的就是当时美国刚刚超越的大英帝国,第二个是德国,第三个是苏联,第四个是日本。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