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我们坚守小贩问题的既定立场

03/12/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30-11-2018)

转载自:
http://theindependent.sg/hawkers-plight-tisg-will-hold-the-line/?fbclid=IwAR09zVW02OQVcaafpFFPbH0yjsXQOhdE
ZZaWtmw-IK8CGskZIdx9W0R0AR8

我们支持小人物!我们不会抛弃关心小贩们的困境!我们置身事外是对小贩们的伤害!

我们经常都在一直自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我们要做什么?

我们是属于第四产业。我们要向人民发出声音。在我们的网站——《独立新加坡网站》刊载了许多实在的故事。但是,国家控制的主流媒体视而不见。我们的网站的使命就是要当权者承担应尽的责任。我们的网站扮演的就是一个检举当权者滥用权力的一个平台。

让我们把2018年11月20日的这一天载入我们国家的历史。当在国家的独立后宣称是维护的权利的工会,全国职总属下的一家企业“富食客”(Foodfare),披着‘职工会’的外衣来对付我们。

显然地,向全国职总树下“富食客”道歉意见非常轻而易举的——因为分毫无损。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发表一则道歉声明或删除它们认为有问题的两篇文章。从经济效益上来说,这是最好的决定。

但是,实质的问题是,《独立新加坡网站》来说,我们不是一个赚取盈利的网站。我们设立网站的动机最主要的是:“把笔杆子仅仅的握在新闻工作者手里”。——我们要发表类似于那些孤独无援的受苦人群表达心声、为那些无处可以表达自己的心声者发声。

我们的网站所上载的那两篇是建立在具有事实根据的基础上的。我们撰写和发表的文章是在拥有着确凿的。无论如何,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全国职总属下的‘富食阁’所发表的声明是与我们所获取的事实证据是背道而驰的。

我们已经致函给全国职总属下‘富食客’的律师事务所David Lim & Partners,索取有关他的客户向媒体发布的声明和向我们提出诉求的信函。

我们认为,当前面对的最大问题和基于公众的利益是,除非全国职总属下的‘富食客’能够证明,我们所上载的这两篇文章实属虚假和毫无根据捏造的信息。否则,我们必须继续上载这两篇文章。以下是我们提出的一些问题:

作为职工会全国职总是否可以让类似于其属下的“富食客”进行商业活动?这是不是存在着既定的利益冲突吗?

当一个小生意经营者与一家职工会的属下机构竞争时,小生意经营者怎能与这家大机构进行讨价还价争取合理公平的协议条款?

全国职总属下的‘富食阁’是否在与小生意者及小贩们商议过废除罚款的条款?

当许多公司的员工在节日期间度假休息时,不仅仅工友们,也包括小贩们,‘富食阁’是如何保证工友们享有的这些福利政策?

小生意经营者享受公共休假休息日子的权利在哪儿?

这是一个显著的例子证明,“劳资政三方”在新加坡是失败的。这个模式的存在是具有着其固有的局限。非常清楚地,职工会必须与商业脱离关系!

对于正义的事情,我们站在对的一方。在小贩中心的问题上,我们必须坚持立场。对那些每天长时间站在热灶熬煎的小贩的苦衷,我们怎能视若无睹?!这些小贩为新加坡人民每天提供价廉物美的三餐的啊!我们感到痛心。我们不可以,也不能够允许他们继续受到权势的气压。基于此,《独立新加坡网站》将继续坚持支持我们的小贩们、工友们和被蹂躏的人民站在一块儿,支持他们维护自身的权利与权益。

《独立新加坡网站》出版者

比莱.古玛
Kumaran Pillai
Publisher

附件:

1.《网络公民》:《年迈小贩因伤休业一周被罚款3500元 富食客辩称曾给机会免罚款》(见网址: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11/

早前,一名小贩女儿向媒体申诉,自己年迈父亲在职总富食客管理的机场食阁开档营生,因受伤而找不到替代员工,想休息数日,却被管理层罚款3千500元。
有关不愿具名的小贩女儿是在日前,向英文时事网站《独立》媒体爆料。小贩的父亲在富食客管理的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食客开档,担任主厨。今年六月,由于父亲在工作时受伤,由于伤势严重,被迫休息一周。

女儿解释,由于不能聘请客工,越来越少国人和永久居民肯在食阁摊位工作,父亲一直面对人手不足问题。父亲甚至要轮早晚班连做,才不会被富食客管理层罚款。

“由于父亲伤势较严重,我们被迫休业一周。我致函职总富食客解释父亲的状况,指出我们一时找不到头手来顶替父亲,希望对方能通融。然而,富食客不接受我们的解释,却开出3500元的罚款。”

女儿也向媒体揭示与富食客的电邮往来截图,也附上医生开出的病假单和父亲骨折的X光扫描图:

女儿对于对方的答复表达失望,也很遗憾这个声称是非营利的官联餐饮机构,无法弹性处理和罔顾旗下摊贩的健康。

富食客:曾献议休业一周后三天内开档,可免罚款

职总富食客在回覆《8频道新闻》询问时则解释,管理层曾在上述小贩休业一星期后,发出三天内开档便取消罚款的提议,但对方没有这么做。

而事件发生时,摊主正在进行摊位转让,因此触犯了提前终止条款。

富食客对小贩开出的3500罚款。小贩女儿称,罚款从他们的2万2600元抵押金扣除。

发言人也指出,摊主在今年6月10日通过电邮表示希望提前终结租约,并申请将档口转让给别的租户,公司已同意并协助处理转让事宜。

“在我们协助处理转让时,她父亲因为脚痛,需要关档七天。她告诉分支经理将在父亲病假结束后开档,但她没有,这触犯了提前终止条款。”

富食客表示,该摊位之前已发生过两次类似情况,都是作为主厨的父亲因工伤无法经营档口,而他们也给予通融。第一次,关档四天,职总富食客取消罚款。第二次,休业两天,职总富食客索取象征式罚款。

富食客规定小贩营业时间

职总富食客也强调了要求摊贩完成一定营业时间的原因。

“在职总富食客与场地业主的主要合同中,我们被要求在某些规定时段营业。因此,我们与摊主的合约明确规定了这些营业时间,这是我们必须对业主遵守的义务。”

揭有小贩连做18小时过劳死

另一方面,上述小贩女儿也揭发另一起发生今年农历新年期间的世间,指一名在同食阁营生另一年迈小贩,为了避免被罚款而连续工作18小时,导致过劳死。
他指出,有关小贩由于员工在新年期间返乡,人手不足,为此曾向富食客申请缩短营业时间,但却被拒绝,甚至管理层指出,若一日不开档,将被罚款500元。
为了避免被罚款,小贩只好在年初一和初二两天,从早上5点开档到晚上11点,但最终在初二感到身体不适被送入医院,不久就与世长辞。

而心脏外科医生证实,小反正是因为过劳而死的。

富食客在回覆媒体时则证实,有关已故小贩,乃是方先生(译音),在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食阁经营第六和第七号摊位。

富食客称未接获申请

然而,富食客声称,从未接获有关摊位小贩缩短营业时间的申请。

富食客分支经理在今年2月19日,有发现方先生身体不适,说服他去接受治疗,并找人顶替他的位置。孰料,下午就传来方先生因心脏衰竭过世的消息。

发言人称该公司已终止了他的合约罚款,至于保证金和销售收入等退还手续仍在进行。

2.《独立新加坡网站》:《NTUC Foodfare slaps $3500 fine on elderly and injured tenant who was unable to operate for a few days》
(见网址
http://theindependent.sg/ntuc-foodfare-slaps-3500-fine-on-injured-tenant-who-was-unable-to-operate-the-stall-for-few-days/?fbclid=IwAR3-cz2tpGD4LE4cmewQ_mbQpg0l4obNPtmcbrcjhZ9WgMbIASB4Gjl7dho)

3.《redwiretimes》网站报道:《NTUC FoodFare Confirms It Fined Hawker Who Suffered Foot Fracture More Than Once》
(见网址
http://redwiretimes.com/singapore-in-brief/ntuc-foodfare-confirms-it-fined-hawker-who-suffered-foot-fracture-more-than-once/?fbclid=IwAR2g09k1BNyzu-jvshPzoa5feAOcn92Nkh8ers6GczJnJSaKqsox3b7V7sk——
3.《mothership》网站报道:《Hawker fined S$3,500 for closing stall produces email exchange that differs from Foodfare’s account》
(见网址:
https://mothership.sg/2018/11/foodfare-hawker-fine-dispute-ntuc/?fbclid=IwAR0tz9_uSuxI3pesDyhLQDCVxtv8xlatNwI31yAoyyrMgHyhkMi3-eCfBJ4)

4. 《TODAY》网站:《NTUC Foodfare to take legal action against 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 website over ‘false’ reports on hawkers》
(见网址:
https://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ntuc-foodfare-take-legal-action-against-independent-singapore-website-over-false-reports?fbclid=IwAR0QXZp0szPlt2xV__3VIHX60-0q2OMR1nQS41J130aN7QK2l-7kw-OFzsA)

5.《独立新加坡网站》英文版原文及其与全国职总属下律师事务所往来信件。

6.《独立新加坡网站》与全国职总属下律师事务所往来信件。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