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陈六使南大精神得以传承

02/12/18

作者/来源:南洋古今 – 随笔南洋网 (2012-10-29)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rchiver/?tid-66452.html

新加坡华文论坛 陈六使南大精神得以传承(页 1) –

  陈六使作为南洋大学的创办人,其敢作敢为和冒险创校的精神广为人知,但另一方面,他对于经费筹集经验不足,对知识分子办校缺乏信任。虽然南大因内外原因失败了,但陈六使所代表的南大精神却得以流传。  

  这名原本没有多少人研究的华社先贤,在逝世40年后,在一些年轻学者的史料分析下呈现更立体的多面性。  

  从福建省同安县集美乡过番的陈六使受过的教育不多,在陈嘉庚感染下以中国式的方式创立大学就已经跟英殖民环境格格不入,另外,他因为不肯下放权利给校长,最终引发与专程从美国请来掌校的知名学者林语堂的对抗。  

  最后,林语堂愤然举家离开新加坡,这之后,南大启用曾任中正中学校长的庄竹林为校长,直到后者1964年因政治问题被迫离职。

  利亮时:经费筹措 陈六使考虑不周全   

  台湾国立高雄师范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副教授利亮时认为,陈六使对经费筹措考虑不周全,以为办学跟做生意一样,小有小做,大有大做,但恰恰办校需要长远规划。  

  他举例说,林语堂建议的2000万元办学费,直到开学时也只有1400万元,实际到账还不到1000万元,而陈六使在不断呼吁筹款外并没有别的方式,所以在开学后就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作为新书《陈六使与南洋大学》的作者,利亮时认为陈六使不是个教育家,忽略了未来发展的很多细节,比如他以有限公司的方式注册南大,日后也没有认真解决这一问题。  

  陈六使在林语堂之后成立行政委员会,以集体领导方式治校,但研究南大历史的《联合早报》“早报网”兼“新汇点”主编周兆呈博士指出,以张天泽为首的行政委员会没有实权,使得他最后也跟陈六使矛盾爆发。张天泽离开南大时,曾向当时的教育部长杨玉麟告状,指“陈六使一目不识丁之商人,一手操作大学教育,任用一中学程度之潘国渠(潘受)为秘书长,结党营私,把持校政,致令捐款中断,校誉低落”。  

  他认为,林语堂主张以优渥条件从国外聘请学者在今天是可行的,但却时空错位,林语堂跟陈六使在当年其实是专业主义和实用主义之间的矛盾。

  周兆呈:介入式控制政策让南大国家化获初步实现   

  周兆呈以《控制与反控制:陈六使与南洋大学的国家化》为题发言时说,南大跟各界政府也是不断角力的过程。在殖民政府时是默反到默认,跟民选政府的拉拢式控制,而行动党政府在有了明确建国目标和实力增强后,采取了介入式的控制政策。  

  这当中都存在共同点:第一是政府都以津贴作为交换条件;第二是以报告书解决控制权的政治策略,无论是《白里斯葛评议会》报告书、《魏雅聆检讨委员会》报告书、王赓武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都曾招致南大的批评;第三,政府利用学位承认作为最后的杀手锏。  

  马绍尔政府被视为跟南大关系不错的蜜月期,但南大却没利用这一点意识去争取学位承认,行动党政府虽最后承认了学位,周兆呈认为,到那个时候,政府对大学的控制权和国家化都得到了初步实现。  

  回看过去,虽然不得不沉重地承认南大的失败,但是学者认为陈六使的贡献流芳百世,讲求自强不息和不忘本的南大精神也会一直传承下去。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游俊豪说,不能单以纯黑纯白来评定功过,他认为陈六使和马华教育名人林连玉类似,“恰恰因为他们失败了,所以他们成功了,当面对社会发展问题时,很多人很有见识,但陈六使和林连玉让人看到人性的光辉”。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席王赓武教授在总结时对这些“70后”的研究成果表示很受感动,“故事还没有完,南大历史才刚开始谱写,还要写很多很多的文章,让我们多方面了解问题复杂到什么程度”。

  王德威:《新加坡派》是本地华语语系关键词之一   

  梁文福作为新谣代表人物,以一首脍炙人口的《新加坡派》道出了人们对新加坡的感情,是代表新加坡华语语系的关键词。  

  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讲座教授王德威甚至认为,《新加坡派》取代了多年前本地诗人丘菽园以汉诗那种优雅的、来自古代的渺渺之音。“这个声音如此贴近日常生活,跟建国历史息息相关。在轻松的大众文化层次上,不能忽视梁文福这样的创作者对庶民想象和对新加坡未来想象的贡献。”   

  王德威是当代著名的文化评论学者,也是南洋理工大学今年的陈六使中华语言文化教授基金访问教授,他昨天在陈六使逝世40周年纪念研讨会上,以“华语语系的人文视野与新加坡经验:十个关键词”发表演讲。  

  在他看来,能够代表新加坡华语语系的十个关键词,除现任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兼任副教授梁文福所代表的新谣外,还包括《叻报》及其创办人薛有礼、推动儒教的林文庆医生、代表汉诗的丘菽园、撰写《新华百年史》的宋旺相、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代表南洋华文文学的方修、代表多语剧场的郭宝昆、代表越界创作的陈瑞献、英培安和潘受及“孤岛遗民”希尼尔兄弟(谢惠平和谢裕民)。  

  他指出,以前谈到中国研究或中文研究时,中国不只是文明传承,也影射了政治实体,这样的观念隐含了大陆与边缘、主与客、内与外的简单划分,但到了近代,各种各样华人社群需要对华语表现新的定位,即“华语语系文学”(Sinophone Literature),这并不只是字正腔圆的华语,还囊括分支出来的大语系,包括方言、口语和各阶层使用的专用语言,当中众声喧哗,百家争鸣。

图片附件: ntu121029.jpg (2012-10-29 19:49, 20.14 K)

德下花园
在报业中心礼堂举行的“传承文化,作育英才:纪念陈六使逝世四十周年”活动上,也举办了一场由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总编辑林任君(左二)主持的“陈六使与南洋大学”研讨会。参与的三名主讲人是(左起)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游俊豪、《联合早报》“早报网”兼“新汇点”主编周兆呈博士以及台湾国立高雄师范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副教授利亮时。(邬福梁摄)

评论:

2012-10-31 19:32 韩山元
利亮时谈南大错误百出

利亮时是重复了过去一些学者对陈六使的批评与指责和对林语堂的同情与辩护,他的说法全无新意,早已有人批驳。

这位原是马来西亚人的台湾副教授对南洋大学的历史其实不甚了解,错误百出,对陈六使做了极不公平的指责。

这里我先讲一点:南大当年以有限公司注册绝不是陈六使要把办南大当作做生意,而是当时英国殖民地政府不允许华人办南大,认为已经有一所马来亚大学(设在新加坡的)就够了。最后,勉强同意让南大创立,但是不能以大学的名义注册,所以才不得不注册为“南洋大学有限公司”,

利亮时如果研究南大的历史不知道这一点,那是不可思议的;如果知道,却来指责和嘲笑陈六使先生,那简直是恶毒。

[[i]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2-10-31 21:39 编辑 [/i]]

2012-10-31 22:01 韩山元
一个重要补充

我的藏书中有一本454页的《南洋大学创校史》,1956年11月出版,关于南大的注册,有一个重要情况:在南大注册为“有限公司”后,以陈六使为主席的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一直希望将注册名称中的“有限公司”取消,让南大堂堂正正地以一个高等学府的姿态立足,但是当时处理此事的英国殖民地政府辅政司(地位仅次于总督)拒绝了这一申请,坚持南大必须保留“有限公司”的名称。

按:《南洋大学创校史》是南大开学那一年出版的,保留了大量原始资料。

2012-11-1 19:19 subinlee
先輩陳六使為了南大為了華文教育而失去公民權,這種大無畏精神,真叫我萬二分的敬佩。
陳先輩我想您鞠躬咯!!!!

[[i] 本帖最后由 subinlee 于 2012-11-1 19:20 编辑 [/i]]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