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握中美关系主动权

29/11/18

作者/来源:郭至君 中评社 http://bj.crntt.com

  北京11月28日电中美两国元首马上将在阿根廷的G20峰会上会晤,国际舆论都非常聚焦此次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两国最高领导人的首次会晤。中评社记者日前在北京访问了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研究员、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他表示,现在才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构建的开始,但是这个新型关系可能更多是偏向负面性的。美国现在普遍地形成了对中国的负面共识。中美之间互动的自变量和因变量跟特朗普的当选和民主党是有关系的,但更多地是因为中国本身的变化。因此中国之后的发展对中美关系的变化至关重要,可以说把握中美关系的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是真正的“把钥匙握在了自己手中”。以下为采访全文:

  中评社记者:习特二人已经约定在阿根廷的G20峰会上会晤,他们会就中美之间的一些摩擦达成新的协定吗?

  孙哲:我认为G20峰会上中美就贸易摩擦达成某种协议是可能的,现在所剩时间不多了,可能有几种结果,一种是达成框架之间的协议,表示中美愿意在贸易上进行合作,重申一个积极的基调,剩下没达成的部分争取明年初宣布。也有可能确确实实达成一些协议以后,直接宣布,像习特第一次在海湖庄园的会晤那样,甚至有可能两人在晚宴后发表声明,说中美两国在多方面达成协议,而不特别强调中美贸易战等。但这样的协议是不是一种大妥协?大合作?大和解?那就未必了。我倾向于它是一种暂时性的合作信号,而不太可能是大和解。

  中评社记者:美国的中期选举对于特朗普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民主党是否会弹劾特朗普?

  孙哲:对于美国中期选举,中国专家学者的预测和美国专家学者的预测基本差不多,都是众议院翻盘,最后的结果是确是如此。那么它的含义在哪儿呢?美国政治本身就具有钟摆性,所以不能简单地说,这次中期选举特朗普就输掉了,失败了。当年小布什执政时,因为发动了两伊战争,所以很多选民并不喜欢他,反战示威也很多,但是直到2006年民主党才重新拿下众议院。而这次民主党重新掌管众议院,他们也知道把握经济重要,而且需要停止党争党阀,所以也不能排斥他们选择部分与特朗普进行合作。尽管特朗普不受民主党待见,但如果民主党再重复前几年的僵局,就会进一步更加撕裂美国社会。况且特朗普在移民墙、美墨边境等一些问题其实有所妥协,因此民主党应该会根据议题的不同,跟特朗普进行有限度的合作。至于是否会弹劾他,就要看民主党从什么方面下手了。

  我认为,特朗普有三大丑闻会被民主党盯得很紧。第一就是“通俄门”,特朗普的儿子和之前的竞选顾问与俄罗斯相关人员有交往已经是坐实的证据,民主党从这一条就是可以发动弹劾他的程序的。第二就是特朗普的性丑闻,特朗普对女性发出过很多不敬的言论,其中有一个是民主党会比较留意的,那就是涉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婚外情”的美国著名艶星斯托米•丹尼尔斯,她曾私下告诉闺蜜以及一家杂志她曾与特朗普发生多次性关系,那时特朗普与现任妻子梅塔尼亚已经结婚,这种地下情保持了有一年时间。《华尔街日报》曾报道,特朗普是在2006年7月的一场高尔夫名人赛上认识了这位艶星,而他们第一次上床则是发生在现任妻子梅拉尼娅,刚给特朗普生下儿子巴伦一个月后。而共和党人非常讲究家庭价值(family value),因此特朗普的这样对自己妻子不忠的做法是伤害比较大的,会在共和党内引发不同的争议。第三就是特朗普的家族腐败,包括其本人税收问题以及其女婿库什纳家族的避税问题,还有就是库什纳和伊万卡夫妇在白宫任职时候的一举一动,是否与沙特高层来往密切?是否帮助以色列贷款?等等问题都会被调查得很详细。虽然一些细节没办法还原,但他试图打卡这个黑箱子,会给特朗普带来被动。

  总的来说,民主党在一部分问题上不会过多地找特朗普的麻烦,但是在协调他和某些州(包括加州、纽约州)的紧张关系时,是会变本加厉地利用媒体来“修理”特朗普,这样在某些议题上特朗普就没有办法得到众议院的支持,这我觉得是中期选举带给特朗普最大的噩梦。再加上面临2020年的大选,因此这次中选的结果对特朗普来讲还是影响很大的。

  中评社记者:特朗普在2020年连任的几率有多大?

  孙哲:目前来看还是很大的。如果他能继续把经济搞好,而且不犯什么大错的话,还是可能势如破竹的。反观民主党,则见不到什么有力的对手。现在民主党内说“希拉里4.0版本”已经准备参选2020,但我个人觉得不行。一是因为上次的败选对她来讲伤害很大,身体、状态未必能恢复得那么好。而且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她自己没有新的理念、概念,没有和年轻人打成一片的东西,她说的话都是老道的、守成的,而特朗普是一个新型的政客。如果说是他们俩“厮杀”的话,希拉里并不占什么便宜。

  如果说,明年全美掀起一个“反特”高潮,那还可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地选择希拉里。如果说其他民主党人,例如说拜登,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听他的演讲还是老调重弹,太多的奥巴马痕迹,甚至没有克林顿那么“调皮自然”。民主党很多老一辈的形象在美国年轻人看来就是一个老师、一个家长,听不懂年轻人的笑话,也不懂得怎么和他们交流。但如果说民主党内年轻一点的有实力、能出来竞选的人,目前有一位就是刚刚加州新当选的州长纽森(Gavin Newsom),但是因为他过去的新闻和自身的宗教信仰也饱受争议,是否真的能获得党内提名也未可知。

  中评社记者: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是否会有所改变呢?是朝什么方向改变?

  孙哲:很多人都特别关心这个问题,我是觉得,要真正了解中美关系,首先要了解中国人和美国人,要了解双方的哲学思想,个人认为,现在才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构建的开始,但是这个新型关系可能更多是偏向负面性的。美国现在普遍地形成了对中国的负面共识。中美之间互动的自变量和因变量跟特朗普的当选和民主党是有关系的,但更多地是因为中国本身的变化。因此中国之后的发展对中美关系的变化至关重要,可以说把握中美关系的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是真正的“把钥匙握在了自己手中”。

  例如贸易战,我也同意一些专家的观点,即要用全面的深刻的内部改革来应对中美贸易战。但同时我们要思考因为老百姓和决策者的认知、期望都不一样,所以我们要思考突破口在哪里?我认为,中美关系之后一段时间都不会回到原来的状态,而是进入到一种新的大国关系,而推动这种关系发展的潜在动力要看中国自身是否会把握好大的政局方向,落实改革使得国家本身得到真正的成长。习近平总书记说过的“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因此,越是到了危机的时候,越要想想这句话的奥秘。

  中评社记者: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台海问题上动作频频,您担心美国某一天会真得踩到中国对台问题上的红线吗?

孙哲:我个人觉得目前国内“急统论”还是挺多的,而且感觉现在中方对于美台军事关系的危险性的理解有一点夸大。我觉得比起过多地着墨于遏制台独、两岸统一的角度来思考方案,专家学者们更应该想到从中国软实力的文化影响,政治体制的吸引力,对未来发展的愿景,甚至于从台湾老百姓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美国在台海上的动作都是小动作,它只是想挑衅挑衅,它的对台的根本战略始终没有变。台湾现在面临的国际社会环境是怎样的,大家都很清楚,美国最近所有的一系列动作并不会给美台实质性的关系带来太大的变化。对于台海问题,要说理性的话,做理性的事,扎扎实实地从两岸关系本身来解套。两岸关系已经在深度的融合之中了,翻不了车,但是摩擦会不断,面对这些问题想要找出路,就要从理论出发大胆假设,只有那样才会真正有所作为。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