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无国界记者组织》授李显龙荣衔

28/11/18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27/11/2018)

转载自:
http://theindependent.sg/reporters-without-borders-
brands-lee-hsien-loong-a-predator-of-press-freedom/?fbclid=IwAR0n5nqzCgQLoQ4J_pBTI0_
HOCPVsmTGRgkY941gkF_GvuLDAjrfR-7tsd0

恭贺李显龙荣获“新闻自由掠夺者”衔头

编者按:本文做原文题目为:《无国界记者组织》授予李显龙为“新闻自由掠夺者”。

致力于推广国际新闻自由活动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RSF)在其官方网站正式授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新闻自由掠夺者”。

今年62岁的李显龙与北韩的金正恩、中国的习近平、俄罗斯的普金和塔利班以及其他人,都被《无国界记者》组织授予“新闻自由掠夺者”的衔头。

在公开授予显龙为“新闻自由的掠夺者”的衔头时,《无国界记者组织》突出了李显龙是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儿子。同时,《无国界记者组织》也指出了李显龙的“袭击招数”是属于“惯用性”。《无国界记者组织》详列了推荐李显龙的“杀戮计数”、“强暴”和“针对性的目标”。

“新闻自由掠夺者” (Predator of Press Freedom):

李显龙。62岁。他于2004 年开始成为掠夺者。他是1959年到1990 年担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儿子。

“袭击招数”(ATTACK TECHNIQUE)

这是惯用性的手法——李显龙对起诉他不喜欢的个人,如博客不曾犹豫过。这是符合SLAP的战略(对公众P的战略诉讼)(SLAPP (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他的策略是包括了通过诽谤起诉或者其他的司法诉讼。这是为了达到阻吓个别的记者和博客,(记者和博客们是无法在司法诉讼上面对强权或者的拥有巨额财富的原告。),以及与当局进行辩论有关不利于公众的课题。

在这个繁荣的城市国家,尽管它具有现代化、先锋型的形象,却是媒体自由的敌人。诸诉于诽谤诉讼法令(Defamation suites [sic])对付不同政见者是极其普遍的情况。

赶尽杀绝(KILL TALLY):

数个社交媒体网站被令关闭;公民记者和博客被起诉,以及罚款或者监禁。

执法(ENFORCERS):

媒体发展局(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MDA)—— 政府控制的媒体发展局有权审核记者,包括在线社交网络的发表的文章内容。这要感激为记者,包括在线社交网络量身定制的法律法规,其中包括了

新加坡媒体发展局法令、影片与广播法令。媒体发展局于2015年4月份下令关闭《真实新加坡》网站(THE REAL SINGAPORE),就是基于它发表在网站的批评文章内容过于尖锐。这个网站的两位主持人被判处入狱。

“被锁定的对象”(FAVOURITE TARGETS):

公民记者和博客;独立新闻网站;活跃参与社会活动网站。

“官方话语权”(OFFICIAL DISCOURSE):

你需要谈论和讨论任何你有兴趣的问题。但是,你不可以随意诋毁任何人,假设你不可以收回所做的诋毁言论,那么,当有人对我进行诋毁时,我要如何为自己的名誉清白?(2015年7月)。

国家新闻自由评级(COUNTRY SCORE):

根据2016年《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评级指数,在180个国家新闻自由评级指数报告,新加坡的评级从来就没有高过135位。

新加坡政府与《无国界记者》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就是不友好的。从2002年开始,无国界记者发表的新闻自由指数里就一直把新加坡列为自由度最差的国家。
正如无国界记者发布有关李显龙的图表里,在2016年的新闻自由度指数,新加坡是被列位为第154的国家。新加坡在2015年是被列位为153的国家。自2006年,新加坡评级的位数列位为140,至今已经下跌了14个评级点数。《无国界记者组织》对有关的评级做了如下的解释(见网址:explained the ranking) “媒体发展局法令(The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Act)、影片与广播法令(the Films Act and the Broadcasting Act)赋予媒体展局(the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MDA)进行审查记者的文章,社交在线网络上载的文章包括在内。于2015年4月份,这个政府机构下令关闭社交网站《真实新加坡》(The Real Singapore (TRS))时事网站。原因是它是在了有关批评政府的文章。它指控这个网站上载这两篇具有“煽动性内容”。网站的编辑(杨凯兴)被判入狱(10个月)。进行提告诽谤的司法行为在这个城市国家和总理李显龙个人起诉博客的案例已经司空见惯了。”(见网址:《早报》:《The Real Singapore两负责人控煽动罪》
https://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50414-468537) “《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克里斯多佛(RWB secretary-general Christophe Deloire)说,

“很不幸的明显地,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领导人正在发展一种关于新闻合法化的偏执狂。它制造的恐惧气氛导致了人们对辩论和多元主义的怨恶。镇压媒体的行为已经成为那些越来越专制的政府的手段了同时,非官方管理的媒体却越来越让人们感到兴趣。”

“名副其实的新闻主义者必须要反击哪些受到利益既得者所赞助与支持日益增加的宣传以及散布的媒体内容,以确保”对人们来说,公众拥有独立和可靠信息和资讯的正当权利,不论是在当地或者是全球范围是极其重要的和必须解决的问题。

以法国为基地、非盈利和高层领导人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与新加坡政府之间的冲突是属于正常的。

于2015年,前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当时在刚接任新加坡政府首长职位时,在《今日新加坡》(TODAY)的五周年纪念宴会上发言时就批评过《无国界记者组织》。他说,

“我把《无国界记者的新闻自由指数》视为是面值的。它是通过西方自由主义者的棱镜计算出来的主观量度。基于这些指数是依据的反馈主要来自十四个表达自由的群体,以及130名记者。它的指数不像《经济论坛》的《世界竞争力报告》那样的严谨、缺乏细心的研究实际的数据。”

四年后,也就是2009年,现任律政与内政部长善木根在纽约国家年会会议国际部的开幕鸡尾酒会讲话时攻击了《无国界记者组织》。
善木根说,

“注意到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排名低于西非洲的几内亚——几内亚政府枪杀了举行和平民主集会的参与者。”

“对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到底有多客观性?……我愿意再次与大家分享一些脱离事实和荒谬的情况:有关声称‘无国界记者组织’。它制定了一个世界各国的新闻自由的排名指数。在2008年,这个组织把我们(新加坡)排名在173个国家立冬第144位。这是在埃塞尔比亚、苏丹、哈萨克斯坦、委内瑞拉、几内亚、海地……等等之后。”

在2014年,《无国界记者组织》反驳和批评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提告博客鄞玉林的事件。两年后,就是2016年,社运组织批评善木根指控《网络公民》在报道14岁青少年林俊辉(Benjamin Lim)跳楼自杀事件是不全面的。(《人民呼声论坛》:《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行动党政府内政/律政部长三木根 对《网络公民》所进行指责 》https://renminhushengluntan.wordpress.com/2016/03/15/))(《人民呼声论坛》:《14岁跳楼身亡青少年林俊辉家人致给社会各界的公开信——人民行动党政府必须就14岁青少年跳楼身亡发表正式声明!》
https://renminhushengluntan.wordpress.com/2016/02/04/)

2017年,善木根在新加坡国会再一次攻击《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世界新闻自由度排名不高,要求新加坡人“不要理会”这样的排名报告。这个报告吧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排名在巴基斯丹和阿富汗之后:

“例如,假设我可以在这里表示不同意《无国界记者组织》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的看法,我在2009年之前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了。在2008年,《无国界记者组织》把我们(新加坡)排名在173个国家的第144位,就是比几内亚、苏丹、巴基斯坦之下。我在2009年已经指出,《国际先驱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发表了一则有关几内亚的新闻报道, 这是在我当时发表有关谈话前两天。《国际先驱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报道说,人们被‘残暴的军人屠杀’和妇女在街道上被强奸。但是,《无国界记者组织》却把我们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置于这些情况之上。”

犹有甚者,在今年五月份新加坡‘国会特选委员会’举办的“反对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无国界记者组织》拒绝接受新加坡政府的邀请出席听证会,并提交有关与“反对虚假信息”的意见。《无国界记者组织》说,只有在阅读了“国会特选委员会”草拟的政策文件后,才会出席听证会。

对邀请的诚意表示怀疑,并强调以“严酷法令”剥夺新闻自由。《无国界记者组织》声称们最为重要的是,拟议中指定的反对虚假信息的法令不是为了缩紧新加坡的不同意见的紧咒。

《国会特选委员会》发表一篇声明(见网址: press release),《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主要代表出席新加坡政府邀请,并在听证会上提供口头供证。《国会特选委员会》说,他们发给《无国界记者组织》的邀请函仍然是有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