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洋大学复校前景

25/11/18

作者/来源:余山农

南洋大学是在战后的艰苦环境中,由星马两地华人奋力兴办起来的。当时华人所面对的政治形势,十分险恶,全靠众人一心一德,群策群力,南洋大学才得以成功创办,可是却备受种种歧视与迫害。

一九五七年,马来亚独立,巫统政权推行马来人优先的种族主义政策,华文教育寸步难移。

一九五九年,星加坡完全自治,李光耀上台执政,推行峇峇人优先的种族主义政策,华文教育最终被连根拔起,彻底毁灭。

同一个时期,南非的白种人政权推行白人优先的种族主义政策,黑人受尽歧视与迫害。

这三个地方的种族主义政策,背后的黑手都是英国人。

南非的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1918-2013)因为争取人权,反对白人政权的反人类政策,坐牢二十六年。

南洋大学的毕业生谢太宝,因为争取人权,反对李光耀政权的反人类政策,坐牢长达三十二年,成为世界上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

曼德拉久困牢房,最终换来黑人的人权与政府。谢太宝久困牢房,却无法阻止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消灭华文教育。李光耀政权比南非白人政权要凶残得多。

一九六五年,印尼苏哈托(Suharto,1921-2008)发动政变,夺取政权。他在这次事件中,杀害大约五十万华人,关闭所有华文学校,全面禁用华文。李光耀对此不仅无动于衷,还对苏哈托的所作所为大表赞赏,因为他不是华人,他是峇峇人。李光耀与苏哈托惺惺相惜,成为好朋友。

二〇〇八年一月十三日,苏哈托病危的时候,李光耀赶紧飞到雅加达探望。探了病后,悲从中来,他说:“我为他感到难过,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我一直和他保持密切合作,而他现在并没有得到他应该拥有的那些荣誉。”这正是古语所说的:“物伤其类,兔死狐悲。”

在世人眼中,苏哈托是个穷凶极恶的魔王。然而,无论多凶恶的魔王也有好朋友。苏哈托和李光耀便是同类好友。

苏哈托倒行逆施,无恶不作,终于在一九九八年倒台,哈比比(Baharuddin Jusuf Habibie,生于1936年)继任总统。他本是苏哈多所提拔的人,担任副总统。可是他与苏哈多不同。他在德国所受的教育,显然对他的思想有极大的影响。他尊重人的尊严,尊重平等人权。他知道什么是文明。

一九九九年四月六日,哈比比批准签署联合国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ICERD),法定各民族一律平等,废除了苏哈托在身份证上对华人的歧视,废除了苏哈托禁止华人用自己的姓名的法律,并取消了苏哈托颁布的华文禁令,批准恢复华文教育。于是华文教育开始在印尼复苏。这是他在任期间所做的一件很关键的事。他是个改变历史的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瓦西德(Abdurrahman Wahid,1940 – 2009)继任印尼总统。他也是个改变历史的人。他就任后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中国,显然是为了弥补苏哈托时期屠杀华人所留给人的恶劣印象。随后中国也派针灸专家,为他医治眼疾。

瓦西德是印尼最大的回教组织,回教教师联合会的主席。他有华人的血统,这让他更加明白种族平等的重要。他上任后,极力促进种族平等,废除苏哈托的种族主义政策,使印尼社会更加平和。印尼的华文教育于是渐渐蓬勃发展起来。

目前,只有马来西亚和文莱还未签署联合国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仍然受到种种压制。华人不能创办自己的大学。南洋大学也当然不能在马来西亚复办,而马来西亚却是复办南洋大学最合适的地方。

今年五月间的大选中,巫统政权垮台了,形势正在日渐改变。马来西亚签署联合国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是迟早的事。南洋大学在马来西亚复办也渐见曙光。

星加坡的形势也必将改变。西哲云: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这话用在星加坡十分合适。任何地区,权力腐败也必定导致金钱腐败。古人云:

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

星加坡的形势正是如此。李光耀身前身后的政权久已深陷在权力腐败与金钱腐败的泥淖之中,没有回头路。历史的洪流必将摧枯拉朽,冲走李光耀的残留势力。南洋大学也必将得以复校。诗云:

凤凰鸣矣
于彼高冈
梧桐生矣
于彼朝阳

传说中的凤凰是把幸福带给人世间的使者,每五百年一次,背负人世间的冤仇苦难,投身于熊熊的烈火之中自焚,在浴火之后重生,给人世间带来幸福。南洋大学在历尽无数冤仇苦难之后,也必将像浴火的凤凰一样得以重生。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