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南大当局是谁?谁主宰南大?

24/11/1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2-7-2015)

李光耀善于偷鸡摸狗的政治伎俩,尤其是嫁祸于人的勾当,也就是说,转嫁历史责任。官方南洋大学历史之中的所谓南大当局,就是李光耀设定的代罪羔羊。

这一说法其来有自,真凭实据,绝非无中生有。

1974年7月27日,教育部长李昭铭在大学第15届毕业典礼上以《南大发展为全国性高等学府》为题发言,传达的主要信息是说,南洋大学做为一所华人大学的时代已经过去,南大必须改变成为一所英文大学,以吸收非华人和非华文教育源流的学生。

部长演说中不断强调与重复的指责,说南大当局这样,讲南大当局那样,借此凸显出南大当局一方的存在。按这一述说,南洋大学存在着一个独立自主的管理层,并且有责任承担大学管理不当的责任。显然的,这一个说法并不符合历史事实。

历史上,1963年9月22日,李光耀遞夺陈六使的公民权,逼迫陈六使辞去南大理事会主席,从此开启了李光耀直接插手南大事务的时代。坊间的历史资料,明确记录了李光耀夺权南大理事会的政治过程。

简单来说,后陈六使时代的南洋大学,李光耀掌握了委任大学理事会的绝对权力。之后,南洋大学的教学与行政等等事关大学运作的一切,都是由李光耀认可的人选,按照李光耀对南大的政治指令办事。

根据文献资料,1962年,政府通过南大法令安排3名官方代表进入理事会。1963年9月,内政部官员进驻南大监督兼且清算教职员与学生。1964年李光耀委任两名亲信,卢曜和陈祝强进入理事会。卢曜出任常务理事。按李光耀本人的揭露,从1965年开始就在设计谋算南洋大学。1966年6月1日卢曜升任副校长掌管行政,负责大学教务与内部运作,是李光耀在南洋大学的全权代表。

此外,李光耀干预南大教学的历史事实,还可以通过白里斯葛报告书,魏亚龄报告书,王赓武报告书,得到明确的证实。

这说明了,南洋大学的教学与运作是全面按照,李光耀设计的南洋大学发展轨迹执行,进程中,容不得一分一毫的偏差。

事实如此,李昭铭却何以要故弄玄虚?无中生有的制造出一个并不独立存在的南大当局?毫无疑问,除了让一个不知所以的南大当局,背上历史黑窝之外,还为南大变质为英文大学的过度性进程,做好必要的舆论准备工作。

要明白个中历史真相,先看看讲话是如何的拿南大当局一词来说事?

其一,‘ 假如南大当局,漠视了这些事实,而只力求维持原状的话,那么我们不难地预测到南大将会面对一些困难。’被南大漠视的事实是:

1、过去十多年来,每年华校的人数逐渐减少,而英校学生则相应地增加。

2、我国正在积极进行的兼通两种语言的政策,来自各语文源流学生之间的差距,也逐渐地减少,而最终加以消失。

3、各初级学院的课程都是两种语文兼施并用。这些毕业生将会更有效地掌握华文和英文。而在选择大学深造肘,将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更多的选择机会。

4、愈来愈多的华校学生被录取进入新大攻读。在五十年代,华校毕业生进入新大,凤毛麟角,在六五年新大只4.5%的学生是来自华校,而今年新生中,华校学生达到25%之多。

其二,‘ 不可否认的,南大的特色必须要保留。但是南大当局,也必须要有面对现实的勇气,摆脱那些阻碍发展的蚕茧。南大当局,就是理事和行政当局,也必须要有过人的智、勇,将南大发展为一间全国性高等学府,作为各种语文惊流各民族学生深造的中心。 ’

其三,‘ 从华校生在新大的表现看来,这是不成问题的。这样看来,师生两方面都能了解现实的需求。所剩下来的关键,就是看南大最高当局。正如我刚才所说。理事会和行政当局是否有过人的智、勇和行政的魄力了。 ’

在明确部长讲话的所为何事之前,有两个必须先检验与界定的讲话内涵。

一,演说立论基础的可信程度,因为一个站不住脚的立论,必定只能演绎出一个言不及义的叙述。

二,对南大指责的合理性程度,因为不具合理性的讲话,只能被看成是别有用心,或者,胡说八道。

第一点,李昭铭对语文教育现状的讲话自相矛盾,不攻自破,不足为信。李光耀双语教育的失败,坊间有不少的论述可供参考。历史上,当年一位重量级内阁部长,在双语教育政策实行初期,总结实践经验时指出其中的弊病与不妥之处。数年后,一位在大学执教的执政党议员,更是公开的感叹国立大学的英文水平每况愈下,应验了官方先前总结出的失败经验。

第二点,李昭铭要求一群唯命是从的凡是派人士组成的大学理事会和行政当局,拿出智慧与勇气来办事;既不实际更是强人所难。看来,部长并不知道,南大面对的是人在屋檐下之尴尬现实;这一处境正是李光耀南大政治的结果。反之,如果对现实有所认识,那就是在睁眼说瞎话。

李昭铭拿南大当局说事,为的是混淆是非,模糊历史事实。

首先,南洋大学并不存在一个能够独立自主的大学领导层。后陈六使时代的南洋大学理事会,是一个听命于李光耀的非独立理事会。同样的,南洋大学法令规定,大学的重要行政职位由宪报委任,所以必定也是一个听命于李光耀的行政团队。明显的,南洋大学不享有大学行政自主权。

此外,南洋大学的教学,是在白里斯葛报告书,魏亚龄报告书,王赓武报告书的规范下运行,尤其是王赓武对南大的的学术发展空间,给予了一个极为严格的限制。直白说,南洋大学完全的丧失了学术自主权。

在这一个现实情况下,南洋大学能够做些什么,不能够做些什么,在政策上已经有了极为明确的规范。基于此,南洋大学对外部环境的变迁,已经全面失去了适时应对的权力与能力。

李昭铭对南大当局漠视事实的指责,正是南大失去独立自主权力的最佳写照,准确反映了南大丧失对外部环境变迁提出必要反应的能力。

此外,李昭铭对南大当局漠视事实的指责,亦是一个极为不负责任的说法。漠视事实与无能为力是两个全然不同的两码事,前者是无所作为,后者是力不从心。

举个例子,李光耀为了消灭南洋大学的学生来源,刻意修改了华校中学体制。对于如此这般打击南大的政府措施,大学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在此,大学并非漠视事实,无所作为,而是全无反抗的能力。

实质上,把无能为力掉包为漠视事实是在受害者的伤口撒盐。

厘清了这些历史事实,再回头看看李昭铭的讲话中心内容:南洋大学做为一所华人大学的时代已经过去,南大必须改变成为一所英文大学。

华人大学时代的去留存亡,是一个政治决策的结果。当李光耀决定了华人大学时代已经过去,那么,南洋大学就得面对变质成为英文大学,甚至于,被最终关闭的命运。也就是说,李光耀要南大成为什么样的大学,南大就必然会成为李光耀心目中的大学。对此政治决定,南洋大学不具有改变命运的权力与能力。

由此来看,李昭铭指出的漠视事实,缺乏智慧与勇气之说,是完全没有客观事实基础的污蔑。教育部长的目的是要把南洋大学的种种问题,聚焦,进而连同把大学治理的责任,转嫁于一个所谓的南大当局。

这些史实清楚说明了,李光耀是南洋大学的真正主宰者。说白了,李光耀就是南大当局,南大当局也就是李光耀。

毋庸置疑,南洋大学的历史变迁,完全和一个并不独立存在的南大当局无关,而是李光耀必须全盘承担的历史责任。当然,历史也不会忘记诸如关世强,卢曜,王赓武,李微尘,郑威廉等人对南洋大学以及新加坡华文教育所造成的伤害。

---

分类题材: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