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修改协议还是降低小贩营运成本重要?

15/11/18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4-11-2018)

转载自: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1/12/neas-changes-to-contractual-terms-between-social-enterprises-and-hawkers-a-good-direction-forward-for-the-latter-but-more-needs-to-be-done-regarding-costs-shouldered-by-hawkers-says-stallh/?fbclid=IwAR3FF-PZa7Q6G5xEA11cIoEuYhGO7uxeKxpGj
TDHulWMcLVnt9BOC8FgLMs

环境局修改社会企业与小贩们的协议条款重要?还是降低小贩营运成本重要?

随着舆论围绕社会企业及它们经营小贩中心近似于强制手段成为热议的课题后,环境局宣布在本月9日(2018年11月9日),已经协定了社会企业与7个小贩中心及摊主之间签署的有关协议的主要条款。这7家社会企业包括了:

Fei Siong Social Enterprise, OTMH, Timbre+Hawkers, Hawker Management, and NTUC Foodfare Co-operative.

目前在义顺小贩中心经营的一名摊主在评论环境局有关的这项决定时说,

“我想,这是一个朝向保护小贩们的利益和福利的一个良好发展的方向。”

他补充说,

“事实上,环境局是知道这些社会企业的一些合同条款是不公平及高压性的。还有许多需要做的是,社会企业施加在小贩们的实际营运成本。”

一名要求匿名的小贩,他之前揭露了一家社会企业OTMH Pte Ltd,强加在淡滨尼小贩中心的小贩们的协议合同条款。

OTMH Pte Ltd是一家“社会企业”单位,是属于‘咖啡店集团(’Kopitiam Group)在2016年成立的的饮食公司。

在他交给TOC的资料,摊主最初是有意在淡滨尼小贩中心失去一个租赁摊位的。

无论如何,这名小贩在与‘咖啡店集团(’Kopitiam Group)属下的OTMH Pte Ltd进行商讨具体细节后,

“最终是带着失望的心情放弃了。OTMH Pte Ltd的作为让我们觉得,到底他们是关心小贩卫华以及吸引目前的新加坡人加入这个传统行业,还是更加关心自己是一个社会企业单位?”

他解释说,

“在他们提出的协议书里面有任何实质上说明有关社会企业的构思或者协助小贩们的意图。那份协议书的条款内容事实上是完全负面的(即一面倒向社会企业,不利于小贩们的利益的)。与其与一个魔鬼签署这样的协议书条款,他觉得不得不选择放弃2千元押金念头。事实上,环境局是默许这样的协议条款的。请见环境局致给小贩们的函件扫描件:

“事项:关于代理管理公共小贩中心事宜

……

我们仍然在观察有关我们委任的代理公司OTH公司事宜,我们将会尽快地回复,我们希望能能够耐心的等待和理解。谢谢。”

淡滨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钟丽慧的复函如下:

“谢谢您的反馈,我已经将您的反馈转达给了OTH。他们会与环境局跟进。

致意

淡滨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钟丽慧”

小贩中心的摊位主们也尝试与行动党淡滨尼国会议员联系,特别是负责主管环境水源部长马善高(Masagos Zulkifli)。无论如何,他们‘不是在保护我们的利益,而是把我们推向吞噬我们的咖啡店集团(Kopitiam)’。这名小贩感到失望。

”您好!

……

我及我的家人正在寻找寻找一个小贩摊位做生意。我们与咖啡店集团管理的淡滨尼小贩中心进行接洽。

我们感到惊讶的是,我们必须同意接受足少每天经营20小时的约定。如果我们同意这项条款后,我们无法履行而提早休息营业,我们将会面对罚款。

我想知道的是,小贩中心是由私人企业负责管理,但是小贩中心是属于新加坡人生活不可或缺一部分。95%的小贩们都是自雇人士。因此,他他们向我吹嘘说,要求小贩们每天营业20小时是获得授权的。

假设这是事实,那么,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就几乎失去了平衡。他们绝对不可以制定这样协议条款的要求。这是迫使青年人像我们一样离开小贩这个行业。我们哪有睡觉休息的时间?我们有哪有充足的时间与孩子们在一块儿?小贩们大多数的自己经营的。请您修正‘咖啡店集团’的政策,以更加吸引年轻人家入这个行业。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集聚在一起。我仅此行为您能够把这封信交给环境局予以考虑。

假设咖啡店集团事实施有关的协议条款,最终(小贩中心)只能成为他们自己的私人咖啡店。

他补充说,

“当小贩中心事件处于干柴烈火之际,以及听取小贩们的意见时,他们在盈利上强征了15%的GTO“。

摊主们说,

”这根本就不是管理公共食物中心的做法。他们真的是吞噬了我们的生活。”

当TOC提出了,小贩中心24小时经营的结果是危害到生活与工作的平衡时,问小贩中心最合理的一天经营时间是多长时?

小贩们提出“经营时间8-10小时”、或者时在“经营提供两餐(及早餐与中餐、或者是中餐与晚餐)的经营时段”。

TOC说,有关‘咖啡店集团’建议,考虑“共同经营方式”——及潜在性的转租他们的摊位给其他的共同经营时。小贩们说,

“这样的建议是一种借口。是为了他们的收益扩大化”而转嫁到小贩们的身上的。这样的建议‘转租摊位’的概念,只是把单独的小贩摊位经营者的负担,专家称为给他小贩摊位给他租赁者的身上吧了。”

当TOC要求小贩们详细阐述他所拥有的合同的某些细节时,他们说,

指出了不利于小贩们的条款。在有关的协议里有哪些条款是不利于小贩们的?

他们说,

“协议本身就是对小贩们完全不利的。”

摊主们特别指出,

“代理管理公司有权处罚提早收摊的和那些为事先申请休假的摊主。”

与此同时,小贩们说,在开始时,他们原来的构想是,

“为了不区分个别小贩们的独立性,他们还要求在经营时段,穿上他们的设计的统一制服。”

环境局在检讨了合约细节,以期更好保障小贩权益,经调整的事项包括:

新条例下,小贩每周可营业至少5天;如有意经营超过8小时,可和社企讨论,并确保有足够人力营业。当局也鼓励小贩和社企合作,共同制定休息日。

违约赔偿必须合理,轻微违例赔偿额应不超过50元;严重违规罚款也不应超过100元。对小贩征收的行政费用需合理,除了小贩需缴交印花税,律师费应由社企承担。

环境局文告称,如已给与社企足够的通知时间,小贩应被允许终止租约,而终止租约的期限不应超过两个月。至于征收保证金也不得超过两个月租金。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